王维洛:钱正英须为三峡工程错误承担责任

人气 581

【大纪元2016年07月31日讯】三无院士”和七朝红人钱正英

与“三无科学家”屠呦呦截然相反是“三无院士钱正英,她一没有文凭(包括大学毕业、硕士和博士文凭),二没有科学论文和著作,三没有科学成果,却是中国工程院的资深院士。根据维基、百度百科,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是钱正英的最大科学成果。

从一九五二年钱正英担任水利部副部长以来到如今,她在毛、华、胡、赵、江、胡和习七朝核心领导下都是红人,这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一九八六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决定进行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钱正英担任论证领导小组组长。后由杨振怀等接任,但可行性论证仍由钱正英拍板。一九九二年政治局开会决策三峡工程上马时,专门邀请钱正英到会,她作了用三峡工程取代洞庭湖功能的报告。至今她也不敢公开这个报告,二十多年过去了,中共中央也不解密这个报告。

排斥黄万里可行性论证酿大错

钱正英担任论证领导小组组长,亲自组织了论证的架构,挑选了四百多名专家和二十多名顾问,其中最大的错误是将黄万里拒绝在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之外,而且没有给出任何理由。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国在苏联的支持下建设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黄万里教授提出反对意见,舌战群儒七天。三门峡工程的失败证明了黄万里教授意见的正确。八十年代,中国准备在长江上建设三峡大坝工程,根本没有理由拒绝黄万里参与论证工作。今天可以确切地说,三峡工程的错误和黄河三门峡工程的错误如出一辙,三峡工程的命运也难逃脱三门峡工程失败的命运,只是灾难的浮现需要较长的时间。

黄万里教授去世之后,其后人努力地尽自己的能力去完成前辈未竟的事业,其中最大的成果之一就是指出三峡水库防洪库容计算中的重大错误。利用谷歌地球的功能,将三峡水库长江干道分切成二百二十个断面,在每个断面上他们测量出水库的截面,然后再计算两截面间的长度,最后计算水库防洪容量。得到的结果是三峡水库长江干道的防洪库容为一百五十二亿立方米,比官方公布的小许多。

二○一六年六月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周建军在接受澎湃新闻的采访时承认三点。第一,三峡工程防洪能力有限,主要是保荆江的安全,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水库有二百二十一点五亿立方米的防洪库容是错误计算的结果。第二,三峡是一个河道形的水库,汛期防洪期间,实际上水库里水流流速很快,水面坡降比较陡,如果坝前蓄水至海拔一百七十五米,将淹没涪陵等城市(涪陵城区常住人口六十七万)。第三,三峡工程要达到所谓的防洪效益,水库库容起码需要三百六十亿立方米。

这个采访在网络上引起了大的波澜。《新京报》刊登了廖宝平的《不能包管一切的三峡大坝能防多大洪水》文章,揭露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夸大三峡大坝防洪效益的事实。

三峡工程移民红线的崩溃

周建军教授的博士导师是林秉南,他是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泥沙组组长。林秉南在《三峡泥沙》中指出,未建设三峡大坝前,长江三峡河段的水面坡降为万分之二点三,河流保持泥沙冲淤平衡。建设三峡大坝后,水面坡降变小,水面坡降为万分之零点七,出现泥沙淤积。水面坡降万分之零点七就是一百公里河道有七米的水位差。绝大多数水库是湖泊型的,宽度大长度小。如果水库二十公里长,也是万分之零点七的水面坡降,水位差只有一点四米,影响不大。但三峡是一个河道形的狭长水库,长度超过六百公里,万分之零点七的水面坡降造成的水位差是十分可观的。而且这个坡降是随流量、流速变化而变化,洪水期流量大流速快,坡降也大。这个坡降在近大坝处小,而在水库库尾大,也称翘尾巴。三峡工程投入运行以来,坝址和重庆的最大水位差为三十八米,当时重庆市的部分市区如瓷器口等均被库水淹没。

全国人大批准三峡工程后,三峡库区在海拔一百七十五米的地方标出了一条红线,标明一百七十五米,称为移民红线。红线以下的居民为三峡工程移民,必须搬迁,后靠安置,在一百七十五米以上地区建造新居。按照毛泽东“高峡出平湖”的诗句,三峡水库是一个没有水面坡降的平湖,大坝前水位海拔一百七十五米,水库库尾的水位也是海拔一百七十五米。但事实正如周建军教授所指,三峡是一个河道形的水库,汛期防洪期间,水面坡降比较陡,是个斜湖,坝前蓄水至海拔一百七十五米,将淹没库区涪陵等城市,重庆的水位也达海拔二百一十七米。

和三门峡工程同样致命的错误

按照三峡水库是一个没有水面坡降的平湖来计算水库的防洪库容,称为水库的静态防洪库容。官方公布的防洪库容二百二十一点五亿立方米,是静态防洪库容,是错误计算的结果。

为了掩盖这个错误,中国政府现在仍坚持三峡工程有防洪库容二百二十一点五亿立方米的说法,只是这个防洪库容不再是静态防洪库容,而是动态防洪库容,就是考虑斜湖的防洪库容,是静态防洪库容加上一百七十五米水平线以上水面坡降所形成的库容。

这样用偷换概念的方法来掩盖论证的错误,但是水库移民和水库淹没的问题则是无法掩盖的。在三峡工程发挥防洪效益时,水库的实际淹没线不是水平线,而是一条上翘的曲线,离坝址越远,淹没的高度越大。坝前蓄水至海拔一百七十五米,库区涪陵、开县等城市都将被洪水淹没!

据说中国政府准备把三峡工程的正常蓄水位线从海拔一百七十五米提高到海拔一百八十米,以此来弥补防洪库容的不足,但是一句也不提,正常蓄水位线提高五米,要增加多少新移民,又要增加多少淹没损失。

三峡工程移民从海拔一百七十五米以下搬迁到一百七十五米以上,后来又搬迁到一百八十米以上、一百八十二米以上。有的移民已经搬迁了四次。未来还是要继续再搬迁。

参加三峡工程论证但拒绝在论证报告上签字的郭来喜指出,一九九○年七月六日下午四时许,在中南海国务院第一会议室三峡工程展览室,三峡工程筹建处哈总工程师私下和其密友交谈时承认三峡水库对重庆淹没的问题,并且说钱正英部长不让谈这个问题,怕影响论证。

林秉南指出,建设三峡大坝后,水面坡降变小为万分之零点七。但是这个水面坡降会逐渐变大,重庆的水位将继续加高,直到三峡水库重新达到冲淤平衡为止。这就是黄万里教授指出钱正英在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所犯的错误,忽略淤积上延和淹没区扩大的问题,最终影响西安安全。钱正英在三门峡工程上未承担任何责任,未受任何处分,保持七朝红人地位至今,所以她不可避免在三峡工程上重复同样的错误。工程可行性论证负责人承担全部技术责任,是保证正确决策的前提,否则中国难以走出不断重复错误的怪圈。(原标题:“三无院士”钱正英须为三峡工程错误决策承担技术责任)

——原载《动向》杂志2016年七月号

责任编辑:任慧夫

相关新闻
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影响从“弊大于利”到“利大于弊”
王维洛﹕建三峡大坝代价是什么?你知道吗?
王维洛:湄公河上的争水战争
周晓辉:财新网发文忆黄万里 罪魁江泽民浮现
最热视频
【欺世大观】为中共立功的特务 个个难逃厄运
【新闻看点】鲍威尔或炸翻乔州 Dominion被深度曝光
【思想领袖】戈萨尔:媒体无权宣布大选结果
车评:是仪表还是萤幕!? 2020 M-Benz GLB250
【远见快评】海怪是啥?川普“解密”
3种豆煮汤喝去湿气 中医妙方击退湿疹、干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