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教育问题 江泽民与陈至立同遭追责”系列报导之上

【内幕】习旧部翻出陈至立教育产业化旧账

人气: 1853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8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思缘报导)7月25日,陆媒消息称,中共教育部将对中小学有偿补课等问题进行专项治理。在此前3天的22日,教育部等先后声明退出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有评论认为,这是习当局在公开处理当年江泽民陈至立搞“教育产业化”造成的恶果。

自上世纪90年代江泽民推行“贪腐治国”政策,陈至立上任教育部长后也相应搞出“高校扩招”和“教育产业化”。这些直接导致中国教育界乱象丛生,教师素质下降,乱收费、权钱交易、学术腐败在大陆校园盛行。尤其“教育产业化”所造成的问题,一直为民间所诟病。

中小学生教育活动涉纠纷 教育部发声明退出

7月22日,教育部发声明,决定退出中共“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关工委)”发起的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

教育部的声明说,2011年8月31日,中共“关工委”会签教育部、安监总局、质检总局,联合印发《关于开展“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的通知》,部署开展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但近年来,有人以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办公室名义与社会公司签署合作协议,收取相关费用,从事牟利活动,并产生民事纠纷。

声明称,上述活动未获教育部授权,活动也与教育部无关。教育部决定退出这个活动。随后,质检总局与安监总局也相继通发布公告,声明退出。8月2日关工委网站消息:全国中小学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动已停止。

公开资料显示,“关工委”由部分中共退休高官挂名担任领导,包括多名副国级的前领导人。主任是前中共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顾秀莲。名誉主任包括前中共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至立、孙家正等。

这个活动办公室自成立以来,搞的比较重要的活动是“小黄帽工程”和“校车工程”。不管是推广小黄帽还是校车,都牵涉到企业、牵涉到钱。陆媒直指,这里面的猫腻就大了。

2014年5月,济南中院曾公开判决活动办公室向泰山智文化有限公司返还300万活动经费并赔偿损失。

据查,今年1月19日,陈至立还以“关工委”名誉主任头衔参加“关工委”的工作座谈会。

治理有偿补课 新任教育部长动作频繁

3天之后的7月25日,陆媒从教育部获悉,未来3个月教育部将对中小学有偿补课和教师违规收受礼品礼金问题进行治理,特别是对暑假、学生毕业、教师节及学校开学等重要节点,开展有针对性的专项治理。

7月2日,前国家行政学院副院长陈宝生刚刚被任命为教育部部长,接任退休的袁贵仁。到发稿为止,习近平旧部陈宝生已经公开在翻陈至立“教育产业化”的旧账。

被认为是江泽民情妇的陈至立,从1998年开始任中共教育部长。2003年,在江泽民的操控下,陈成为主管教科文体的国务委员。“教育产业化”的做法贯穿于陈主管教育的任期。

上世纪90年代开始补课慢慢变了味儿

这次当局教育部治理有偿补课,有其背后的原因。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大陆恢复高考,此后几年,学校基本都是无偿补课。到了上世纪90年代,补课慢慢变了味儿。

2004年7月《新闻周刊》曾披露,当时中共为了转移自己向教育投资的压力,一度提倡“教育产业化”,使教育挣钱成为大陆学校的普遍风气,间接造成了急功近利的社会环境。

“孩子的班主任说有些内容课堂不讲,如需要,可以去参加校外的辅导班” ,一位在北京机关大院工作的廖先生无奈地对大纪元记者说:“为了孩子不输给别人,只好按照老师的要求花钱报名了,等到了补习班一看,教课的老师就是他们的班主任。”

在当今大陆,老师课上不好好教课,把全部精力放在有偿补课上,甚至故意在课上不讲重点内容而是放到补习班上去讲的事情,早已不是新闻。老师补课目的纯粹为了赚钱。

另一位教育系统的人表示:“现在老师不是靠薪水,一个假期的补课费能赚够一年的工资”,一些老师靠着挣补习费买房买车。2012年5月,陆媒央视《新闻1+1》报导引用补习学校工作人员的话谈到当时的行情:650元一节课,80个课时是52,000元。

再加上中共“唯分数论”的误导教育,有偿补课越演越烈。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项贤明对陆媒表示,有偿补课就好比毒品,它坑害了孩子和父母,又让大家上了瘾,痴迷难返。

这些都要追究到当年的“教育产业化”。

“教育产业化”的来龙去脉

所谓“教育产业化”,就是鼓吹要像兴办工商业一样兴办国民教育,要像办企业一样办学校。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教育的产品必须商品化、市场化,并以盈利为目的。

一般认为,中共开始推行“教育产业化”是在上世纪90年代。当时,江泽民以“贪腐治国”为政策,陈至立在1998年任教育部长后,“教育产业化”泛滥。学校、教师等以各种名目搞钱,发展“三产”,学费直线上涨。

在大陆,每年因无法交学费而导致家长、学生自杀的事例都不少,还有数千万孩子因此不得不失学。老百姓叫苦连天。

《开放》杂志曾有报导指,陈至立最害人的是提出“教育产业化”政策,即是将中国教育当成做生意一样。

大陆中小学教育一度成为第二大暴利行业

2003年,中小学教育成为大陆仅次于房地产的第二大暴利行业。据一些教育专家保守估计,从1993年到2003年教育乱收费从中小学生家长的口袋里刮走了2,000多亿元。大学在10年间学费猛涨约20倍。本科4年最少花费2.8万元,相当于贫困县一个强劳力35年的纯收入。

据悉,陈至立在任教育部长期间,数度遭弹劾。其中有一次,来自80多间大学的1,200多名教授联名写信给中央,呼吁改革教育现状迫在眉睫。清华、北大等几十所大学校长给整天出国游山逛水的陈至立起个“欧美巡回大使”的绰号,多次强烈要求陈下台。

陈至立主管教育时期,教学质量倒退,教风学风涣散堕落。大陆滥发文凭、学位现象普遍。大、中学院校风差,嫖、赌、抄三风在校园屡见不鲜。

更甚者,陈至立将教育当作是巩固江泽民统治的重要手段,从小学开始对学生进行洗脑。尽管中共导演伪造的“天安门自焚案”嫁祸法轮功的真相早在海内外广为传播,但陈至立曾意图通过校园百万签名活动,让中小学生签字支持江泽民的迫害政策,对学生从小就灌输仇恨和谎言。

陈至立被认为是江泽民的情妇,中共军队的高级将领都很看不起她,背后给其起的绰号是“婊子陈”。

大陆校园毒跑道屡禁不绝 谁应担责?

去年以来,大陆校园“毒跑道”事件层出不穷,蔓延数十省市。北京、上海和多省的新闻报导称,学生接触跑道后出现了流鼻血、皮肤瘙痒、头晕和头痛的症状。对此,学生家长愤慨不已。

而这正涉及陈至立当年推行的市场化教育政策。

中共官媒新华社报导,性能好又安全环保的塑胶跑道价格应该在280元/平方米以上,但实际上的招标价格少于150元的比比皆是。这种唯低价中标做法使得“工程公司为了找活,先中标再说,结果赚不了钱,只好不断降低成本,加各种垃圾材料”。

实际上,要求学校需要装置塑胶跑道的是教育部,拨款给学校购置跑道的也是教育部,要求购置跑道必须通过竞标作为监督机制的还是教育部。

广东省体育设施制造商协会副会长、长河集团董事长赵文海向新华社表示,劣质的聚氨酯塑胶产品可谓“五毒俱全”。他说,“塑胶跑道现在的价格比十几年前还低,怎么会合理?现在80%-90%是废料做的。”

早在2003年前后,就有专家提出TDI聚氨酯跑道的危害问题。但当时中共教育部等部门认定塑胶跑道“基本无害”。

港媒东网6月15日的评论文章表示,教育部和体育总局的结论是不负责任的。现在“毒跑道”丑闻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该不该追究(当时)教育部长和体育总局局长的终身责任呢?

2003年,正是陈至立主管教育的时侯。

教育界腐败 学术“老虎”打不完

2015年12月6日,《纽约时报》发表题为“中国反腐之风吹向高校,教育制度公正性遭质疑”的文章。

报导说,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承认受贿,致使人们对教育制度的公正性产生质疑。

50岁的蔡荣生在南京一家法院受审时承认,他在2005年至2013年间受贿2,330万元,帮助44名学生进入人大学习,并帮助在校学生调整专业。

此外,2015年7月,在蔡荣生任职期间担任人大校长的纪宝成,被给予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据报,蔡荣生被捕后,纪宝成被怀疑存在“与大学招生有关的不当行为”。

曾为中共培养大批管治人才的中国人民大学,沦为了唯利是图、靠批发学位牟利的黑学店。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中共“十八大”以来,仅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的高校腐败案件,就有50多起。截至2015年12月31日,据公开信息显示,已有11人被“双开”,6人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另有8人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16人在接受调查。

据2015年当局“象牙塔”反腐数据显示,平均每周一名高校领导被通报。

去年东网的评论指,当今中国学术界,腐败是腐败者的通行证,纯洁是纯洁者的墓志铭。学术圈形成一个庞大的腐败利益共同体和完备的利益链条,没有人能置身其外。在这样的环境中,学者们明哲保身的最有效手段就是先腐败以表“忠心”,然后得到“圈子”认可成为“自己人”,进而获得江湖地位。中国知识分子千百年来追求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所谓“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的理想情怀早已经成为明日黄花。#

接下文:江遗祸教育的985工程被习终止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6-08-04 10: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