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精英阶层“大逃离”

温哥华急推加税15% “辣招” 料难阻大陆人抢楼

人气 6896

【大纪元2016年08月05日讯】大陆热钱流入加拿大炒高楼价,近日成为当地焦点。温哥华一星期内推出针对外国人置业额外加税15%的重磅“辣招”,但当地业界仍认为难阻大陆人抢贵当地物业。对于大陆富豪继续大举向海外置业转移资产,中国经济学家指,中国精英阶层目前正在上演一场无声的“大逃离”。有中共体制内学者近日警告说,中国社会面临三大问题:国家看不到方向、精英看不到安全、民众看不到希望。

星期二(8月2日),加拿大温哥华对海外买家征收额外15%物业转让税(Property Transfer Tax)生效,未能在周末结束前完成交易的人,可能会被迫挞订。这项犹如香港2012年限制海外买家的15%买家印花税的重磅“辣招”,从宣布到生效仅历时一周,矛头同样直指在当地狂扫物业的中国买家。

大陆人抢置业 温楼市飙三成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温哥华地区楼价过去一年飙升32%,但仍挡不住主要来自中国大陆的买家置业热潮。

卑诗省政府7月25日宣布这项新税。大温哥华地产局总裁莫里森(Dan Morrison)称,在这么短时间内实施新税,会“给市场注入了不稳定性”,带来“短期市场波动”。数以百计卑诗省民众在长周末加班,期望能免于成本突然上升15%。

不过,温哥华地产业界对有多少外国投资者会因此离开,有多少人会把资金转投到多伦多楼市,都还未敢下定论。

“很多人会放弃交易。”温哥华地产律师斯派纳楼(Tony Spagnuolo)对加拿大《金融邮报》说:“我有一个朋友以300万元出售物业,那个身在海外的买家不要了,为此买家损失了10万加元(订金),却净节省了35万元土地转让税。”

不过,已有当地卖家为保住楼价,以“外国买家可获15%折扣”继续招徕海外富豪入市。

专家:难阻外国买家入市

据加拿大电视台CTV报道,卖家Eddie Chen(陈先生)最近在列治文挂牌的物业开价235万加元,外国买家可获15%折扣。陈先生说,这样做是因为担心新税会赶走外国买家,使楼价下降。

不过,陈先生这栋房子原来开价是190万,新开价(235万)已经标高了超过15%。陈先生说,不管买家是本地人还是外国人,他相信这栋房子能以之前的开价成交。报道又称,陈先生不是唯一这样做的人,在大型免费分类广告网站Craigslist待售的1栋房子,向外国买家提供10%的折扣。

卑诗大学经济学教授大卫杜夫(Thomas Davidoff)认为,外国投资者是造成房价高的主要原因之一,如果他们都离开了,房价下降25%至50%也是可能的。不过,他估计这新税不会把外国买家都赶走,不会使当地的楼价大幅下降。

中国人“哄抢”式现金买房

中国买家去年共花费127亿加元(约合757亿港元)在温哥华购置房产,占当地房产销售总额33%。

今年3月,温哥华格雷岬区(Point Grey)一幢豪宅被一名中国留学生以3,110万加元(1.86亿港元)买下,创下2016年温哥华豪宅最高成交纪录,该豪宅占地约6,879平方米,有5间卧室和8间浴室。买家周天宇(音译)一举支付了2,200万加币首期。此事轰动加拿大,媒体争相报道,引发当地民众热议。

此前的2月,同区一间旧式独立屋也引来了10名华人“哄抢”,最终以近900万加元(约5,400万港元)成交,较原业主开价超出117万加元(约702万港元)。更惊人的是,这些大陆买家大部分以现金结算,这疯狂的买楼方式,就连当地从事房地产的“老行尊”也惊叹。

学者:中国正上演逃离革命

这种热潮并不局限在温哥华,中国大陆富人们似乎走遍全球,寻找任何可以买下的东西,而且他们大量选择移居海外。

2011年到2015年,中国人购买美国房产共花费1,100亿美元,成为最大的外国买家。从去年4月到今年3月,中国人在美国购买29,100多套住宅,总额大约270多亿美元。

去年,中国买家在澳洲置业总额飙升了60%,使中国买家成为澳洲房地产市场最大单一外国投资者群体。

专家认为,这种热潮的背后是大陆经营阶层对将财富或者自身“留在中国”怀有深刻的不安全感。

大陆经济学家易宪容7月31日撰文说,目前,中国中产阶层和知识精英正在上演一场无声的逃离革命,越来越多的人移民到海外投资置业。他们不仅带走了资金,还带走了支撑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灵魂。◇

体制内学者严厉警告:中国面临三大问题

2

中国大陆的体制内学者,显然对中国精英和上层大举外逃的危机有深刻的认识。近日大陆媒体刊登了今年6月28日,社会学者、清华大学社会系教授孙立平作客腾讯思享会夏季论坛时发表演讲文稿。被盛传是“习近平博导”(孙本人多次否认),被外界冠以“国师”名号的孙立平表示中国目前面临三大问题。

他说,中国社会最现实、最眼前、最急迫的三个问题:一个是国家的方向发展,第二个是精英和上层的安全感,第三老百姓的希望感;这三个问题没有一个最基本的答案,没有一个最基本的框架的时候,别的改革根本就无从谈起。

孙立平认为,这个方向感是最重要的,如果中国现在国家的方向感不明确,什么改革,什么转型,根本都谈不上。而解决方向感问题,按照道理来说其实没什么可难的。一个是实现国家治理的现代化,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另一个是四中全会,法治,依法治国。问题是要真正朝着这个方向走。

其中问题之二提到精英和上层的安全感。孙立平认为,这个跟国家的方向感有着直接的关系。在最近的几年中,与国家的方向感模糊相伴随的,是相当一批精英在出逃,资金在外流。现在出逃最明显的,一个是有钱人,一个是有知识的人。这背后,就是精英的安全感问题。

孙立平说,你能明显感觉到,很多企业家寻找的都是短期机会,一些长远的规划,长远的投资,不愿意考虑了。为什么?因为看不清这个社会将会怎么走,甚至在担心自己的财产安全。

似呼应高层释变局信号

孙立平表示,因此,现在经济要走出困境,精英上层的安全感非常重要。而安全感最基本的保障是法治。临时性的政策倾斜,甚至一些重视民营企业的举措,都已经不能解决问题。

今年初,孙立平在题为“从集体领导到双首长制”的博文中,指出中共的“集体领导制”导致内斗不止,并提出最有效的体制是代理关系明确前提下的首长负责制。文章直指中共的政治体制存在根本性问题。

孙立平近年来的一系列敏感言论均强调,解决中国当前各方面的困境和问题,实现真正的政治体制上的变革才是唯一出路。这与中南海高层和体制内学者一再释放危机和变局信号相契合。

人大教授:经济保不住L型

中国精英阶层“大逃离”的一个原因是对中国的经济没有信心。今年5月,中共官媒曾刊发“权威人士”对中国经济的看法,称中国经济运行将遵循L型走势(即大幅下降趋于长时间平稳),不能呈现V型或U型反弹:“我要强调的是,这个L型是一个阶段,不是一两年能过去的。”

不过中国人大教授、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7月31日出席在南京举行的“半程2016”中国经济新趋势与产融创新高峰论坛时说,中国经济“L型”守不住!中国经济的整体是一个持续下行的走势;并提出原创性科技创新严重不足,是中国经济最大困境和风险。

向松祚表示今年上半年,民营投资的增速只有2.8%,而且中国消费的增速也回落到了个位数,中国的出口是负增长,全球经济整体非常低迷。在这种对比下,他的基本判断是“L型”,没有!“L型”守不住!中国经济的整体是一个持续的下行,不是“L型”!◇

责任编辑:李薇

相关新闻
大陆人海外炒房 引起众怒
香港富豪650万为2岁女儿在纽约买公寓
大陆富豪透私募基金狂购海外资产 香港成枢纽
大陆富豪透私募基金狂购海外资产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习近平险遭袭击?官方放猛料泄底
【秦鹏直播】大陆最惨富豪缩水270亿 下个是谁
【新闻看点】福建疫情仍高烧 中共欲打港富豪?
【财商天下】恒大如炸弹 救或不救中共陷两难
【十字路口】北京内乱加速 美英澳联盟四大趋势
【古韵流芳】岳飞《满江红》慷慨悲壮神来之笔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