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社科院要“姓党姓马” 中共危机已现

人气 112

【大纪元2016年08月08日讯】(新唐人记者报道)继中共要求“党媒姓党”、“党校姓党”后,被中共视为“意识形态重镇”的社科院,据传最近也领到了同样“任务”,要求必须“姓党姓马”,并且要发起对宪政、民主自由、新闻自由等西方思想的批评。分析认为,社科院的一系列动作﹐是中共面临的意识形态危机最有力的说明。下载观看

香港《明报》8月4号引述消息说,最近社科院展开了“回归党国制”行动,将所有研究所和相关期刊,按照与马克思主义关系的紧密程度,划为马克思主义院所、一类所、二类所等。此外,各研究所也被分派任务,要求针对西方学术思潮展开批判。新任务还要求必须确保“姓党姓马”,才能体现所谓社科院的存在价值。

目前,社科院共有六大学部,消息说,除了马克思主义研究学院开足马力宣扬马克思主义和批判反马言论外,社会学研究所分派的任务是批评西方“公民社会”思潮;新闻与传播研究所,负责批判西方“新闻自由”;政治学研究所,主要批判西方“民主宪政”;经济学部研究所,主要批判经济上的“新自由主义”等。

对此,旅居德国的极权社会研究专家仲维光表示,社科院的动作恰恰说明了中共意识形态面临严重危机,以及它们对西方思想的恐惧。

旅德极权社会研究专家仲维光:“凡是它们所着重说(批判)的那些东西,都是因为那些思想和主张,彻底的触痛了共产党社会的神经。这些东西就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质疑、对于公民社会的拥护,说白了,也就是对于一般社会、一般人所遵守的伦理道德、法制价值的一种推崇。任何这样的推崇,都是对于一党专政、对于马克思那种物质主义的质疑,所以在这些方面,它们(中共)会非常的敏感。”

仲维光还指出,从社科院强调必须“姓马”,并批判反马言论也可以看出,马克思主义即使在中共体制内,也面临着被抛弃的下场。

仲维光说:“马克思当然在中国,早已经没有市场了,而且在那些建立了一种经验教条的学者堆里头,实际上也已经没了市场了。因为那些人,也早已经被马克思主义所谓物质化”,所以中共这些所谓的学术机构,也都是一些个唯利是图的机构。它们腐败了社会,也腐败了自己。所以它们一方面要遏制社会,镇压社会,另外一方面,它们也力图在自己内部里头,再重新能够(想办法)使它更加巩固一些。”

今年1月底,中共中央巡视组在结束了对社科院巡视后反馈,社科院存在“党的领导弱化”、马克思主义边缘化等问题。

据《明报》援引京城消息人士的消息说,据审查,社科院3000多人中,有130多名学者存在“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倾向,并因此被私下约谈。所谓“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中共的政治名词,指反对中共社会主义制度,主张西方民主制度的思想或行为。

仲维光表示,号称是中共最高智囊的社科院都出现了这种分裂,无疑对中共是个巨大打击。

仲维光:“因为这些年的信息开放,是因为中国里边和外边,不断的有退党、不断的有对共产党更加广泛和深刻的分析的信息传进了中国,传进了这些所谓的‘学术界’,受这些影响,在这样一个全世界都对共产党表示厌恶的时候,当然这个群体也会沾染上很多不同的气味和空气,而这个就使得共产党这些所谓学术机构,变成风声鹤唳。”

颇具讽刺的是,消息人士表示,据巡视组审查,社科院中上千名常年鼓吹“三个代表”的所谓“忠党”派,又存在套取科研经费、违反八项规定及以权谋私等问题。网民们调侃: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唯物论”指导下的产物——唯有物质至上。

责任编辑:安妮【禁闻】社科院要“姓党姓马” 中共危机已现

(新唐人记者报道)继中共要求“党媒姓党”、“党校姓党”后,被中共视为“意识形态重镇”的社科院,据传最近也领到了同样“任务”,要求必须“姓党姓马”,并且要发起对宪政、民主自由、新闻自由等西方思想的批评。分析认为,社科院的一系列动作﹐是中共面临的意识形态危机最有力的说明。下载观看

香港《明报》8月4号引述消息说,最近社科院展开了“回归党国制”行动,将所有研究所和相关期刊,按照与马克思主义关系的紧密程度,划为马克思主义院所、一类所、二类所等。此外,各研究所也被分派任务,要求针对西方学术思潮展开批判。新任务还要求必须确保“姓党姓马”,才能体现所谓社科院的存在价值。

目前,社科院共有六大学部,消息说,除了马克思主义研究学院开足马力宣扬马克思主义和批判反马言论外,社会学研究所分派的任务是批评西方“公民社会”思潮;新闻与传播研究所,负责批判西方“新闻自由”;政治学研究所,主要批判西方“民主宪政”;经济学部研究所,主要批判经济上的“新自由主义”等。

对此,旅居德国的极权社会研究专家仲维光表示,社科院的动作恰恰说明了中共意识形态面临严重危机,以及它们对西方思想的恐惧。

旅德极权社会研究专家仲维光:“凡是它们所着重说(批判)的那些东西,都是因为那些思想和主张,彻底的触痛了共产党社会的神经。这些东西就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质疑、对于公民社会的拥护,说白了,也就是对于一般社会、一般人所遵守的伦理道德、法制价值的一种推崇。任何这样的推崇,都是对于一党专政、对于马克思那种物质主义的质疑,所以在这些方面,它们(中共)会非常的敏感。”

仲维光还指出,从社科院强调必须“姓马”,并批判反马言论也可以看出,马克思主义即使在中共体制内,也面临着被抛弃的下场。

仲维光说:“马克思当然在中国,早已经没有市场了,而且在那些建立了一种经验教条的学者堆里头,实际上也已经没了市场了。因为那些人,也早已经被马克思主义所谓物质化”,所以中共这些所谓的学术机构,也都是一些个唯利是图的机构。它们腐败了社会,也腐败了自己。所以它们一方面要遏制社会,镇压社会,另外一方面,它们也力图在自己内部里头,再重新能够(想办法)使它更加巩固一些。”

今年1月底,中共中央巡视组在结束了对社科院巡视后反馈,社科院存在“党的领导弱化”、马克思主义边缘化等问题。

据《明报》援引京城消息人士的消息说,据审查,社科院3000多人中,有130多名学者存在“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倾向,并因此被私下约谈。所谓“资产阶级自由化”是中共的政治名词,指反对中共社会主义制度,主张西方民主制度的思想或行为。

仲维光表示,号称是中共最高智囊的社科院都出现了这种分裂,无疑对中共是个巨大打击。

仲维光:“因为这些年的信息开放,是因为中国里边和外边,不断的有退党、不断的有对共产党更加广泛和深刻的分析的信息传进了中国,传进了这些所谓的‘学术界’,受这些影响,在这样一个全世界都对共产党表示厌恶的时候,当然这个群体也会沾染上很多不同的气味和空气,而这个就使得共产党这些所谓学术机构,变成风声鹤唳。”

颇具讽刺的是,消息人士表示,据巡视组审查,社科院中上千名常年鼓吹“三个代表”的所谓“忠党”派,又存在套取科研经费、违反八项规定及以权谋私等问题。网民们调侃: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唯物论”指导下的产物——唯有物质至上。

责任编辑:安妮

相关新闻
史元:中国社科院增选学部委员,马列专家难入选,李泽厚可能成“院士”
家桂:从“多位马列专家在列”到“马列专家难入选”
【热点互动】疑云罩三峡 大坝安全吗?
中共出白皮书 美方反击 到底谁“出尔反尔”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袁弓夷:港府延选犯法 加速灭共
远离甲沟炎 常喝2味养甲茶 指甲红润不易裂
【珍言真语】潘焯鸿:无惧权贵揭弊 替天行道
【重播】川普8.3新闻发布会:新增病例骤降
【薇羽看世间】轰炸黄岩岛?美军名将们的启示
【新闻看点】TikTok命运?蓬佩奥:川普受够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