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国南游怀特记:

英国人最爱的度假胜地——怀特岛游记

Isle of Wight

人气: 199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7年01月13日讯】(大纪元英国记者天宇报导)英国是个岛国,怀特是岛国的岛国,莫泊桑的小说《我的叔叔于勒》里,提到过另一个名叫泽西的英国小岛,因为距离法国很近,成为了法国“穷人们最理想的游玩的地方”,而怀特岛正相反,是距离英国本岛太近,仅有40分钟的渡轮航行距离,在地图上都很难察觉到大岛和小岛间有海流通过,也因此成为英国人最爱去的度假胜地,三口之家亦或两两结伴而来,放慢脚步、静静欣赏这里每一处风光,惬意无比。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Visit Isle of Wight 提供)

12月早已不是暖和的季节,我驱车刚一进朴茨茅斯市时,就感受了那捎带着一丝咸味的空气,远比伦敦的更加暖心,可惜黯黯的英国天空仍吝啬的不肯给我一丝阳光。

这个城市并不大,很快就穿过市区驶到渡口,海鸥的鸣叫声已透过车窗听到,似在欢迎我这个陌生人的到来,亦或是欢送登上渡轮的我,离去远方。

要到怀特岛,最近的几个本岛城市的码头都有这样繁忙的渡轮服务,往返于彼此之间,载着去各种目的地的人往复不断,有人回自己家,有人去别人家,也有如我这样的,只想远离喧哗。

从休息室走出登上甲板,海风缓缓袭来,用它自己的方式演奏着天然的旋律,一次次洗涤着我的心灵,此时渡轮已渐渐离岸,深蓝的大海慢慢将我们环绕,五千烦恼丝,也随着这深沉的海水,一点点冲刷殆尽,望着朴茨茅斯城在远方悠悠的鸣笛声中逐渐缩小,远远离去,海面升起的雾气将它包裹起来,若隐若现,而另一头,在云际和海岸线之间,怀特岛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起伏的丘陵从东头绵延至西,一个个市镇就坐落于在此,和岛屿浑然一体,点缀其间。

来到这里的第一感觉,是所有周遭的一切都慢了下来,这里的人也愿意用更多的时间来了解彼此,我在与当地的一位老大爷攀谈时打搅了他的早茶,他却丝毫不介意用足足半小时解决掉区区一片烤吐司。作为度假胜地,绝大多数当地人都从事本地工作,这里没有大企业,旅游占据了绝大部分,因此他们生活质量对比大城市而言,虽拘谨却惬意无比,随时随地都在享用着城里人要靠电视才能欣赏到的景色。

奥斯本宫(Osborne House)——维多利亚女王最钟爱的行宫

到岸后一脚油门就开到了此地最具盛名的奥斯本宫,这是被维多利亚女王赞誉为其最钟爱的行宫,当年她和丈夫阿尔伯特亲王把这个宅院买下后,打造成了自家私人宅邸,阿尔伯特亲王亲自参与了包括庭院在内的许多改建设计,很多细节中无不透露着奥斯本宫是为他和女王量身订造。

虽然叫做行宫,绝对没有像承德避暑山庄那样的规模,更像是私人度假豪宅,不过一栋三层的别墅罢了,很难让人联想到住在这里的一家人,便曾经是占据着世界四分之一陆地的帝国统治者,无人能望其项背的盛世也没让女王骄奢,当然雍容典雅的装潢自然是有的,许多角落里都展现出维多利亚女王特有的性格,比如她喜欢古罗马,因而走廊中尽布着那一时期的雕塑,其中还不乏真迹。

13-osborne%ef%bc%8d2
奥斯本宫的庭院是阿尔伯特殿下亲历亲为,精心为女王以及子女们打造的休憩之所 (English Heritage 提供)
14-osborne%ef%bc%8d3
奥斯本宫里里外外都尽布着古罗马风格的雕塑,是维多利亚女王与另一个古老帝国的牵绊 (English Heritage 提供)

在这里你还能听到不少有关女王的秘闻,颇为有趣,比如女王吃饭极快,或许这也是她丰满体型的缘由之一,但这又带来了一个问题:吃饭时女王是和家人以及仆人在餐厅一起用膳,但菜是一道一道上并且先给女王端,而英国的规矩是女王只要用餐完毕,大家都不能再吃了,因此在女王用半个小时吃完了全部七道菜时,往往这个时候,那个地位最低、饥肠辘辘的仆人或许才刚喝上一口汤。

还有一件事仍影响至今,女王每年和家人来此度假,就是为了躲避伦敦威斯敏斯特的首相和大臣们,但怎奈这些政治家每每不辞辛苦的从首都赶来,在女王面前喋喋不休上好几个小时,气得女王将所有椅子都撤走,结果首相大人们不得不站着牢骚,站久了自然会累,所以汇报效率大大提高,现如今演变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大臣们都要站着向女王汇报。

奥斯本宫内的典雅和富丽不言而喻,彰显王室的雍荣华贵
奥斯本宫内的典雅和富丽不言而喻,彰显王室的雍荣华贵 (English Heritage 提供)

有一间屋子里墙壁四周,挂满了女王家人的画像,包括孙子英王、外孙德皇以及外孙女婿俄皇各自的全家福,不禁让人感叹儿时的三人在这里嬉戏,几十年后却率领各自臣民,在一战中相互杀的你死我活,如果女王能活到那时候,能否以老祖母的身份来制止这场欧洲的灾难呢?

The Bay Boutique Bed & Breakfast ——“The Bay”

逛完了行宫出来,天色将晚,夕阳西下,将天际线的麦田地染得通红,霞光有如珊瑚,我订的B&B位于Freshwater,需要开车穿过半个怀特岛,整条路都被夹在了两侧的灌木丛中,好似永远禁锢在了这条蜿蜒的绿墙之间,直到黑夜降临,柳暗花明,一个小村镇就这样突然落在了眼前,形形色色的英式老房星星落落的散布于此,错落出了几条穿行其间的小路,那家B&B的店名倒是简洁,“The Bay”,意为海湾。

年轻的房主将这栋三室一厅的房子精心打造成了小旅店,屋内简洁而令人舒心的装潢不输给星级饭店,一躺上床,睡意袭来,只有眼皮挣扎了几下就缴械了,醒来已是又一个清晨,赶紧拨开窗帘看天气,依然是英国剧本。正好早餐时分,下楼与房主寒暄了几句,当然要全套英式早餐,在没有豆浆油条的地界儿,这是最(唯)好(一)的选择。

The Bay时尚的装潢带给住客的是轻舒的心情
The Bay时尚的装潢带给住客的是轻舒的心情 (Visit Isle of Wight 提供)

英国著名摄影师——朱莉亚.卡梅伦故居

附近有一个名叫Dimbola Lodge的小博物馆,原是朱莉亚.卡梅伦——英国著名摄影师——的故居,在她过世后被后人改造为她的博物馆和相片馆。虽然卡梅伦的摄影史仅仅活跃了11年,却开创了一大流派,就是近距离半身肖像照,她最出名的作品,是所有在英国的人都一定见过的:10英镑纸币上狄更斯的肖像照就出自于她之手。当然如我这般、对于摄影艺术一窍不通的人而言,很难真正领会到这些大师之作的美感在哪,却也不妨在一层的咖啡厅,看着四周展览柜内各式各样的相机展品小酌一杯。

9-dimbola
维多利亚式的老房,卡梅伦的故居 (Visit Isle of Wight 提供)

这里有个单独的房间,展示着的所有照片,是记录着1970年在怀特举行的一次盛大音乐节,众所周知怀特岛每年都会有许多各种各样的盛会,而能超越那一次的至今没有。1970年是摇滚乐盛行的年代,60万来自英国各地的年轻人聚集到怀特岛一大片草坪上,数日间不分昼夜地开着他们的超级大PARTY,那是至今为止世界上最大、最有名的早期摇滚音乐盛事,甚至被视作全世界规模最大的一次人类聚会,据说不少渔民单靠充当临时摆渡人,都着实挣了一笔不菲的外快,说实话,如今能在公共场所同时见到60个英国人都实属罕见了。

整个岛最具特色的天然景色“The Needles”

下一站直扑The Needles ,它是整个岛最具特色的天然景色,坐落在小岛最西边的尖端,对于第一次来到这里的人,一定会诧异这个名字的由来,因为那三座矗立在大海之上的巨大白垩石,和“针”风马牛不相及。问过后方知,两百多年前在第一和第二块巨石之间,曾有另一个笔直的天然巨石柱耸立于此,好似定海神针,但传说一场大风暴将其折断,淹没在了汪洋之中,“大海捞针”已不可能,你确信不是被哪个猴子给借走了?或许无人知晓,只是“The Needles”俨然成为此地的名字,也许哪一天又会长出一根来罢。

The Needles 三座矗立在大海之上的巨大白垩石 (大纪元记者提供)
The Needle迎着又一轮朝阳在静默中等待
怀特岛上的The Needles,迎着又一轮朝阳在静默中等待 (Visit Isle of Wight 提供)

整个西海岸都是高耸的悬崖峭壁,成为了一道天然的绝壁防线,1864年英国人在这里建了个炮台,与本岛形成犄角之势,以防来犯敌舰,但怎奈英帝国海军太过强大,使得这个炮台以及岛上的其他数个堡垒都未曾开过一枪一弹,而转瞬间成了如今供人观摩的遗址,两门曾被遗弃到大海里的古老大炮也被打捞上来,放回它们曾经镇守的岗位上,如果是夏天,还会有操练这些老式炮台的演习表演,一定颇为有趣,原来的一个军火库也被改造成了茶屋——是的,英帝国是建立在茶叶之上的,连军营都要给它让位。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古老的炮台依然镇守在孤岛一隅,眺望海的尽头 (National Trust 提供)

大蒜农场

吹足了海风,我来到了下一站——大蒜农场,虽然叫这个名字,但它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种满了大蒜的农地,事实上更像是以大蒜为主题的休息园地,整个农场坐落在林海的一旁,另一边是逐渐高耸的山峦,遍野的丛林给那山披上了绿衣,农场里好似一个微型野生动物园,牛羊到不新鲜,竟然有好几只孔雀,外加穿梭其间的红色松鼠,居然没有一丝的违和感,你还可以在这里的餐厅喝下午茶时与孔雀作伴。

这里的农场主种植大蒜已有半个世纪,大蒜畅销全英国各大超市,此外还有他们自己的相关产品有售,各种用大蒜做的调味品、酱汁、点心,甚至连啤酒都是用大蒜酿的,餐厅还供有各种以大蒜为辅料的美食。在一间独立的展厅中,四周布满了和大蒜相关的各种展板,其中一张照片颇有意思,是现任女王的丈夫菲利普亲王视察这里时的照片,而据农场主说,当时亲王捧着大蒜言到:“女王讨厌这个该死的东西!(The Queen hates this bloody thing!)。”

大蒜农场里满打满“蒜”,老板打着如意“蒜”盘
大蒜农场里满打满“蒜”,老板打着如意“蒜”盘 (Visit Isle of Wight 提供)

出了农场,又已天黑,这是此次怀特岛之行的最后一晚,我去了家当地有名的餐厅,虽然“Red Dragon”的名头以为是中餐,却是地地道道的英国酒吧餐厅,汉堡味道很独特,所有材料都是自制的,只是饥肠辘辘的我无暇细品,三下五除二就让它进了五脏庙。

第三天吃过早餐,离开前和房东攀谈了一阵,原来他以前是在伦敦当经理的,虽然工薪不错,却因儿时在怀特岛的美好记忆,最终选择回到这里做起小旅店营生,虽然经营B&B较之以前,钱是少得多,但天壤之别的生活环境对他来说更为重要,对他而言,现在每一天的生活都是享受人生。

11-godshill-tearoom_o
枯萎的枝藤爬满在茶厅外 努力汲取着奢侈的阳光 (Visit Isle of Wight 提供)
Version 2
错落有序的英式草苫屋将古老的教堂团团围住 (大纪元记者提供)

辞别他后,我驾车沿着西南海岸线驶去,这是一条和海岸线平行的笔直大路,称作“Military Road”,译为“军路”,据说当年威灵顿公爵威尔斯利就是在这里检验部队,然后率军直接奔赴欧洲战场,和拿破仑决战的,如今物是人非,除了名字外,早已偃旗息鼓,只有一旁无际的大海,用浪涛日夜拍打在峭壁上,千百年不曾停息。

终于我还是不得不回到了码头上,不得不登上回去的渡轮,此时天空居然突然放晴,霎那间阳光将灿烂的繁星倾洒在海面上,为我送行,转瞬间又将它们收回了蓝天上,用灰布遮起,生怕被我拿走一颗星星。那雾气又渐渐升起,给怀特岛披了面纱,越披越厚,那些村庄逐渐模糊,直到再也认不出轮廓,此时此刻,我的船没有动,却是怀特岛在缓缓驶去。

7
古来云海茫茫,道山绛阙知何处 (Visit Isle of Wight 提供)

 

 

非常感谢

Visit Isle of Wight
www.visitisleofwight.co.uk

Osborne House, English Heritage
www.english-heritage.org.uk/visit/places/osborne/

The Needles Old Battery and New Battery,National Trust
www.nationaltrust.org.uk

Dimbola Museum and Gallery
www.dimbola.co.uk

The Garlic Farm
www.thegarlicfarm.co.uk

The Bay Boutique Bed & Breakfast
www.stayfreshwaterbay.co.uk

WIGHTLINK Isle of Wight Ferries
http://www.wightlink.co.uk/

Red Funnel Ferry Company
http://www.redfunnel.co.uk

Quarr Abbey
http://www.quarrabbey.org/

Print

wightlinklogomain

小贴士

Wightlink与Red Funnel 都有提供往返怀特岛的渡轮服务,需要提前在网上预约订票,短短40分钟即可抵岸。怀特岛物美价廉的旅游服务一直是英国人居家旅行的不二选择,更是情侣共渡周末的上佳去处,远离了喧嚣的城市,这里只有静谧的村镇和浓郁的英国田园风光,一年四季都有令人舒缓心情的景色,各种体育、音乐、艺术活动轮番上演,而历史上众多名流都青睐此地并非空穴来风,他们留在岛上的痕迹至今依然可寻。

15-map_home
从英国各主要都市抵达怀特岛所用时间

特别吻谢 Visit Isle of Wight 给我们提供的这次温馨之旅。他们和岛上的居民一样,充满善意的待客之道让人难忘。

责任编辑: 文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