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抢中国市场 外企屈服中共助掠夺

中共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举办现场浙江乌镇都封锁国外网站。图为示意图。(Lionel Bonaventure/Getty Images)

人气: 201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2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陈懿胜报导)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日前报导,十九大后,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将从“网路大国”,转型成“网路强国”。然而,中共长期以来对网路进行监视、过滤和删除,甚至实施网路实名制,只要在网路上散布不利于中共的消息,就可能锒铛入狱;更不用说中共近期以安检为由,大规模驱赶“低端人口”,而“低端人口”已列入“敏感词”行列,微博、微信皆搜寻不着,更遑论“公开”讨论。

国际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日前公布《2017年全球网路自由度报告》,从上网障碍、内容限制和用户权利三个方面,对65个国家进行综合评分,中国连续3年排名倒数第一,被评为全球控制网络信息最严重的国家;报告也指出,中共以“国家安全”等理由,不仅加强对于网路的内容审查,删除公民新闻的发生,甚至强化封锁翻墙的VPN 服务。

但讽刺的是,中共却在这个缺乏网路自由的国家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还找来苹果公司执行长库克(Tim Cook)为其站台,库克说,进入一个国家,进入一的市场,就要遵守该国的法律法规。苹果公司11月21日坦承,配合中国政府要求,今年已下架中国区应用商店中674个VPN(虚拟私人网路,俗称翻墙软体)应用程式。

中国日前举办了“世界互联网大会”主题是“发展数字经济,促进开放共享”,讽刺的是,中共仍持续监控网路。 (Lionel Bonaventure/Getty Images)

自我审查、设限 只为抢中国市场

为何外国企业要配合中共政策自我设限?台湾数位汇流发展协会理事长吴世昌表示,许多企业都想要进去中国抢商机,当然就会有企业去抱中共大腿参加,但是想要进入中国,就必须要付出相对“代价”。

文化大学社科院院长赵建民表示,中国的电子商务发展快速,再加上网路社群对于企业、公司来说,已经是十分仰赖的工具,国际企业为了要扩大自己的市场,就要对中共做出妥协性的措施,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中国网友表示,“墙内的人请墙外的人谈互联网共用,有什么意思?”“世界互联网大会应该是404 not found大会。”德国之声则指出,在每年只有这么4天,可以不受影响地上Google搜寻,可以登入脸书,甚至查一下六四天安门事件,在这几天里,乌镇自由了。

吴世昌认为,中国的网路绝对不会开放,但培养出几个可以操控的网路公司,如百度等企业,就算是开放类似脸书等社群媒体进去中国,还是要遵守潜规则。这还只是最低条件,等进去中国之后,就会有其他规则。说穿了,国外企业要进去中国,首先要自我设限,百分之百要求做到,不然连“入场券”都没有。

今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主题是“发展数字经济,促进开放共享”。吴世昌认为,在中共极权的统治之下,一个没有民主的国家,当中共需要“什么”,一声命下,只要把国安的大帽子扣上,人民的个人资料就会被从各公司、企业中取走,连外国企业也会遭到毒手。

千万不要指望它真的会“开放”,中国人民被迫接受中共的网路、App。他说: “我就不会使用微信,因为它很危险”,毕竟中共是公开监控中国。

中国日前举办了“世界互联网大会”主题是“发展数字经济,促进开放共享”,讽刺的是,中共仍持续监控网路。 (Fabrice Coffrini/Getty Images)

 

中共惧怕茉莉花“开”在中国

自由之家报告提到,许多中国网友因传播自由资讯或批评政府,被行政拘留、判刑,许多法轮功学员因为在网路上揭示中共侵犯人权,而被监禁;除此之外,中共动用政治压力,迫使在中国的企业服从中共的审查制度,并强迫把所有数据储存在中国,以利于中共进行更高级的监控。

两岸政策协会研究员张宇韶表示,为什么中共会对网路的控制越来越严密?最主要的因素在于受到茉莉花跟阿拉伯之春的影响。茉莉花革命会爆发,起因在于突尼西亚、埃及、利比亚的经济动荡,国家财富分配不公,随后异议分子开始抗议,并透过网路大肆宣传,进而引发这场影响世界的革命浪潮。

中国现在因为经济受挫,人民产生相对剥夺感,再加上异议分子透过网路平台提出社会改革的诉求。张宇韶表示,茉莉花的3个因素都在其中,中共在十九大之后,政权更加集中,为了避免公民社会产生跟中共相抗衡的力量,才更加强制监控经济与网路,例如非政府组织工作者李明哲就是一个例子。

“国家机器必须对萌芽中的市民社会与政治异议分子,采行严厉的镇压与控制,同时高举集体主义对于秩序与稳定的诉求,如此才能落实马克思思想家之一的阿图色所言,‘意识形态国家’与‘镇压性国家’的本质。”张宇韶说。

张宇韶认为,许多企业为了中国市场屈服中共,等同于帮助中共统治政权的合法性,从经济来说,当这些外国企业进入中国后,也会协助中共扶植的企业扩张,影响全球市场的均衡;从政治层面来看,这些企业的行为,更对中共独裁统治,起到推波助澜的效果。

“如果说资本主义的本质是剥削,那么计划经济就叫作掠夺”,张宇韶说,中共所推行的是计划经济,公开找外国企业进入中国,一方面帮中共维持统治正当的基础,也是协助中共计划经济的体系去掠夺中国人的财富,也让中国制造的产品可以倾销到全球,助长中共的强大。◇

责任编辑:于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