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家:和统会不是亲共团体 而是中共直属

人气: 2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2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和统会其实不是什么亲共团体,它就是中共统战机构,是共产党派到外国的团体”,由兼任政协主席的一名中共政治局常委直接领导,是“中共最高级别的统战机构”。这是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先生在新唐人电视台最新一期“热点互动”节目中,对“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简称和统会或统促会)——这个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分支机构组织的精准描述。

此前,许多西方媒体和专家,乃至一些中文媒体都习惯于把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和统会归为海外亲共团体,即属于当地的华人团体,因为这些团体的头目绝大多数都是当地华人,在当地生活了有些年头。

横河说:“(和统会)是外国代理人,它就是共产党派在外国的团体。”所以和统会在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分支机构,其实在当地都应属于“外国代理人”,“按照(美国的)《外国代理人注册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他们都是要注册的。”

横河说:“(和统会)就是中共内部机构,由政治局常委当会长。”“统战机构从上面来说就是政协,一个政治局常委当政协主席,同时兼和统会会长,所以和统会是中共最高级别的统战机构。”“它的具体操作由统战部来操作,统战部是具体执行机构”。

横河在节目中说:“全世界有100多个和统会,都直接归北京指挥。”“按照《外国代理人注册法》的话,他们都是要注册的”,因为他们属于“外国代理人”。

美国的《外国代理人注册法》,早在1938年就获得通过,要求以“政治或准政治身份” 的外国权力代理人,定期披露其与外国政府的关系、以及相关活动和财务等资讯。

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架构(来源:和统会官方网站)

多个国家都开始反制中共统战渗透

12月13日,美国国会和行政部门中国委员会召开了“中共的长臂”听证会,多个国家都对中共的渗透做出反制措施。

12月15日,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公布了2017年年度报告,报告建议国会,美国有必要要求在美国的中共国营媒体人员,需要根据美国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进行登记。因为中共仍在不断加强对外宣传,甚至利用中共国营驻外媒体机构进行情报搜集和讯息战。

该报告援引维权组织自由之家的话说,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工作人员不在《外国代理人注册法》的范围内,这是一个“漏洞”。

最近,澳大利亚政府正在推动两项立法——反间谍法和反外国干预法,希望禁止一切来自外国的政治献金,防止外国势力干预澳洲政治,从而创建出类似于美国《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的透明机制,要求相关人员公布他们是否代表外国势力工作。

学者:统战是中共全球渗透的“法宝”

在今年9月在美国举行的题为“中共影响下的民主侵蚀”学术会议上,纽西兰坎特伯雷大学政治和国际关系教授安-玛丽•布莱迪(Anne-Marie Brady),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这份报告以大量翔实的资料和证据,论证了中共在纽西兰全方位渗透和干预的活动。这份报告以及布莱迪教授其后发布的给新政府的政策简报,都被纽西兰主流媒体和国际大媒体广泛引用。

在报告中,布莱迪教授详细分析了中共利用其统战系统对外国进行渗透和干预的种种手段。布莱迪教授明确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党国”,这个党国外交政策的关键概念就是对外全面实行“统战”政策。

报告中说,在纽西兰,与中共当局关系最密切的组织就是纽西兰和统会(和统会在纽西兰的分支机构),这个组织成立于2000年,直属于中共中央统战部。

报告说,虽然“和统会”名字的原意是促进大陆和台湾的“和平统一”,但该组织开展了一系列支援中共外交政策的活动,包括给支持其议程的华裔候选人进行集体投票和筹款;中共领导人访问纽西兰的时候,这个组织则组织华人,极力阻挡和干扰法轮功、亲西藏、或任何其他批评中共的团体的抗议活动。

报告说,和统会通过控制其它华人团体,达到控制纽西兰华裔社区的目的。纽西兰和统会现任会长黄玮璋(Steven Wai Cheung Wong),同时还在纽西兰和中国的许多其它统战组织里担任领导职务。

报告给出多个具体实例,包括和统会曾帮助前行动党排名议员王小选(Kenneth Wang)筹集资金,并号召纽西兰华人给他集体投票;最近爆出的有中共军方间谍背景的国家党排名议员杨健(Jian Yang),自进入纽西兰国会以来,他已成为华人社区主要的组织者和募捐者;工党议员霍建强(Raymond Huo),其非常公开地和纽西兰的中共统战组织进行合作,并用英文和中文推行他们的政策。

多个国家都开始反制中共统战渗透

12月13日,美国国会和行政部门中国委员会召开了“中共的长臂”听证会,多个国家都对中共的渗透作出反制措施。

最近,澳大利亚政府正在推动两项立法——反间谍法和反外国干预法,希望禁止一切来自外国的政治献金,防止外国势力干预澳洲政治,从而创建出类似于美国《外国代理人登记法》的透明机制,要求相关人员公布他们是否代表外国势力工作。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表示,这将是澳洲数十年来,对反间谍、反情报、政治献金等方面的立法框架所进行的最重大改革。

最近几个月以来,澳大利亚和纽西兰等国家的媒体都大量爆出,中共通过其在海外的统战机构,利用政治现金和培植代理人等多种手段,渗透和干预其它国家事务。特恩布林表示,澳洲媒体最近有关中共对外影响力的报导让他担忧。

特恩布林说,“外国势力正在进行前所未有的、复杂的尝试,来影响澳洲国内国外的政治进程。” 澳大利亚联邦参议员丹比(Michael Danby)也说,“共产党已经把中共反对自由的价值观的战争扩大到国际上,战争已经抵达澳洲,成为我们前所未有的挑战。”

虽然特恩布林表示这两项立法不针对任何一个国家,但因为正值中共政治现金问题被大面积曝光的时间点,澳大利亚准备出台这两项立法,才引发中共立即反弹,并马上就对号入座,但澳洲政府对此事的态度很坚决。

台湾立法院上周也通过了《组织犯罪防制条例》修正案,将组织犯罪的条款修订为“持续性或牟利性”,并且不以现存的组织为限,这样,这个法令对于中共支持的团体——包括统促党和爱国同心会等组织,都将适用。苹果日报把这项修正案称为“白狼条款”,意指针对像“白狼”这样的、中共在台湾的特务头子。

民进党立委王定宇在提案说明中指出,中国共产党政权在幕后操控台湾黑帮分子,介入各种抗议活动,扰乱社会治安、危害国家安全,因此提出修法来补漏洞。

最近几年,受中共支持的团伙公开在台湾攻击法轮功等修炼团体、公开闹事和输出中共的政策,挑战台湾司法系统。有评论说,台湾政府此次修法可能不仅是修补法律漏洞,同时也是给予中共的渗透以回应。

责任编辑:易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