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租房可负担性变得最差 悉尼尤为严峻

《房租可负担性概览》调查报告显示,今年是澳洲租房的可负担性最差的一年,悉尼的情况尤为严峻。 (GREG WOOD/AFP/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4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天睿澳洲悉尼编译报导)周三,澳洲慈善机构Anglicare发布的年度报告——《房租负担性概览》(Rental Affordability Snapshot)显示,越来越多买不起房子的人涌入租房市场推高了房租,现在许多人不仅买不起房子,甚至租房都面临困难。

今年的《房租可负担性概览》对澳洲租房市场上的67,651栋房屋进行了调查,据《卫报》报导,其中只有6%的房屋租金能让那些领取政府福利金的家庭负担得起。悉尼晨锋报认为,澳洲正面临历年调查中,租房可负担性最差的一年。而大城市的形势尤为严峻。

大悉尼和伊拉瓦拉(Illawarra)地区有1.45万房屋进入调查范围,对于那些年收入低于3.6万澳元的低收入人群来说,他们能够租得起的房屋寥寥无几。

在这1.45万房屋中,领取社会保障福利金的家庭只能租得起其中的30栋房屋,占比0.2%,比去年同期下降了一半多。去年这一数字是76栋房屋,占比0.5%。

对于领取澳洲法定最低薪水的家庭来说,他们能负担得起其中2,228栋房屋的租金,占比15.4%,也比去年有所恶化。去年这一群体还能租得起其中的2,618栋房屋,占比17.7%。但对于依靠最低法定薪水生活、没有孩子的单身者来说,他们只能负担得起其中24栋房屋的租金。

Anglicare的研究主管金(Sue King)表示,这是《房租可负担性概览》开始进行年度分析调查的7年以来,租房可负担性最差的一年。

“我简直是目瞪口呆。”她说,“对于低收入者来说,这是我们见过的形势最严峻的一年,而且(在这方面)悉尼是全澳最差的城市。”通常人们认为房租相对便宜的地区,如悉尼西南区、蓝山和中央海岸,现在也已经成为大部分低收入者租不起的地区,因为这些地区的房租也上涨很多。

“买不起房子的人现在都进入了租房市场。”金说,“推动了市场需求,拉高了租金,而低收入者就被挤出了市场。”

统计局的数据显示租房的人在增多,2013-14财年澳洲有26%的人在私人租房市场上租房,而1994-95财年只有18%。在过去10年中,最低法定薪水上涨了31%,通胀率上涨了27%。而房租却飙升了48%。

金表示,单身者和接近退休年龄的战后婴儿潮一代人,在租房市场上尤为脆弱。“租金可能在他们的收入中占了很大一部分。”

租房可负担性指的是租金只占收入的30%以下,超过这一数字就会造成租房压力。但是调查发现,一些家庭的房租支出占据了收入的50%左右,这就使租房者没有足够的钱去支付账单和购买其它生活必需品。

Anglicare呼吁政府增加新州公房和可负担性住房的数量,在2025年之前,新州需要额外的2万公房。这一数字不包括州政府社区可负担住房基金(CAHF)和社区+(Communities Plus)项目已经计划建造的公房。

“如果我们真的要减轻私人租房市场的压力,就必须增加公房的供应。”金说。

澳洲社会服务理事会(ACOSS)正在游说联邦政府在5月9日的预算中应对房屋可负担性的问题。

**
责任编辑:李熔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