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器官假药 中国跨国贸易犯罪内幕(下)

反腐也挡不住的中国需求 对全球自然生态的超级掠夺

人气 2054

【大纪元2017年04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中共的对外贸易指南中,一方面对大量非法的跨国贸易听之任之,另一方面却对本国公民在外安全以及对外国环境的破坏置之不理。

美国非营利组织全球金融诚信机构(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最近发布报告《跨国犯罪与发展中的世界》,公布了11项跨国犯罪。单中国就涵盖了前十项,分别是:毒品、武器、人口、器官、文化财产、假货及盗版的贩卖活动;以及野生动物贸易、渔捕、伐木以及采矿的非法贸易。本文介绍中共治下的中国假药跨国贩卖、野生动植物产品走私以及非法采矿行为。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假药生产国之一,几乎所有类别的药品都能找出假药来。图为广西桂林制药厂。 (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假药生产国之一,几乎所有类别的药品都能找出假药来。图为广西桂林制药厂。 (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四、假药:假货贸易中最大的部分

假药走私是假货贸易中最大的一块,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假药生产国之一。除了中国国内假药泛滥,中国产的假药混入东南亚和非洲市场的情况也非常严重。

2012年,中国一艘货船装载140万包假冒的抗疟疾药物,运往非洲国家安哥拉,这是该国一半疟疾病患需要的全年药物总和。这些假药经过进口环节,进入该国药物供应链,出现在医院、药房和街边的摊贩手中、最终卖给消费者。据悉,如此大规模的假药走私,已经对该国的药物需求,以及百姓健康造成多大冲击。经发现,这些假冒的抗疟疾药物已在安哥拉直接导致数起患者死亡案例。

为了说清楚假药贸易,我们从假药的界定、危害两方面来阐述。第一,哪些药品会被认为是假药?如果药物的化学成分以及含量被修改,使得含有较少的活性成分;或者不明药物被直接换上有品牌的药物标示,或者是药物是真的,但是更换了过期日,以上三种情况都会被认为是假药。

假药走私是假货贸易中最大的组成部分,全球假药产业年交易额在700亿到2,000亿美元之间,约占全球假货市场贸易的四分之一。而跟在假药产业后面的,才是大家熟悉的电子商品、烟草等商品造假。

从覆盖范围上看,假药的分布非常广,从止痛药到疫苗,从抗炎药到癌症药,几乎都有涉及,甚至在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和非洲)几乎每种药物都能找出假药来。从排名来看,最常见的前6名假药类别分别是:止痛药、抗炎药、结核药、男性勃起药物、抗生素以及胃药。

而假药的市场占有率更是惊人。《跨国犯罪》报告估计发展中国家的假药市场占有率在10-30%之间;像东南亚和非洲国家,假药的平均市场比率在30%左右;有些国家的抗疟疾假药的市场覆盖率更是在60%上下。而发达国家的假药市场比率只有约1%,且都是外来走私品。

第二,假药的危害有多大?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假药生产国之一,很多假药由未获得生产药物执照的化学公司生产药物,这些公司往往一边生产合法的药物,一边也同时生产假药。因为假药都是使用最便宜的原材料制作,以达到最大利润;而且因为假、它也不太可能会按照法律规定的标准去生产,所以从这一点上可以判断:假药不太可能保障公众的健康以及安全。

在2012年美国联邦政府破获的华人走私大案中,参与贩卖假化妆品的犯罪组织头目被问到:(假货)是否会伤害皮肤身体?她回答说:“做生意就要无所顾忌,你要讲良心就去做和尚。”这也从侧面反映假药(货)的安全性堪忧。

《跨国犯罪》报告估计全球每年因服用假药导致100万人死亡,还有国际刑警组织官员认为假药带来的威胁堪比恐怖主义。早在2009年,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诺贝尔(Ronald Noble)在参加反假冒品会议上称,四十年的恐怖主义造成了6.5万人的死亡,而假药在中国一年就会夺走20万人的性命,从这点来看,假药的危害甚至超过恐怖主义。

除了给公众带来潜在直接伤害外,从事假药贸易的集团通常还参与其它跨国犯罪。联合国毒品和犯罪办公室的报告曾指出,假药市场上的主要角色是中介和后勤,它们投资、协调生产和运输,最后是卸货、拿钱。这套流程使得这些有组织的犯罪集团可以获得规模效应、快速洗钱。

英国的国际刑警组织的知识产权专家也说,假药组织犯罪分子更像是“商品经纪人”,这些人如果能成功把一批假药运进来英国,就会从中获利超过一百万英镑(约129万美元),是真药的四倍(利润),如果一旦被发现,他们得到的处罚仅仅是罚款而已。在如何高的利润诱惑下,同时又不用背负太大的处罚风险下,禁止中国造假药进入外国市场,除非源头上断绝,否则就是一张空纸、屡禁不止。

即便在史无前例的反腐运动中,中国对野生动植物制品的需求仍居高不下。图为非洲截获的大量的象牙制品,据悉都计划被运往中国大陆。 (TONY KARUMBA/AFP/Getty Images)
即便在史无前例的反腐运动中,中国对野生动植物制品的需求仍居高不下。图为非洲截获的大量的象牙制品,据悉都计划被运往中国大陆。 (TONY KARUMBA/AFP/Getty Images)

五、野生动植物走私:反腐也挡不住的中国需求

野生动植物走私是唯一一项不是中国出口的跨国犯罪,但是中国也难以置身事外;外界称连史无前例的反腐也挡不住中国国内对天价动植物商品的需求。

有记录指出:作为洗钱计划的一部分,某非洲国家把野生动物产品藏在轮胎中一起运往中国,上面写着:因为轮胎“缺陷”、收货人将该货退还中国。野生动植物产品被犯罪集团利用国际的海、陆、空运输,进行非法的国际贸易。通过成立空壳公司签署和接收货物,隐藏真实的货运记录;还有些把野生动物产品藏在其它大宗货物,比如腰果、大豆和木材中一起运输。

比较常见的野生动植物走私包括:犀牛角、象牙、金、珠宝、木材等。日益增多的需求以及天价价格都在刺激这类走私行为,除了这数十年来的动物制品走私,高价值的木材非法贩卖到中国,利润也非常可观。下面以非法砍伐为例,介绍中国式需求的灾难性效应。

中国是全球木材的主要进口商,同时也是主要的处理中心,以及最主要的非法木材出口第一站。根据环境调查机构的报告数据,2000年至2013年中国共进口350万立方米红木,价值24亿美元。即使是史无前例的反腐运动,也没能减缓中国市场对于红木的需求。中国式需求催生了走私行为,不仅对产地的环境、自然生态造成破坏,同时也侵蚀当地的人文环境。

名义上,中共政府不支持非法贸易,但是大量的非法砍伐木材仍能毫无障碍地运进中国边境。环保调查机构估计中国有10%的未加工木制品进口都是非法木材。以缅甸为例,《时代》记者在缅甸2014年禁止原木出口的政策下达之后,曾经到过云南边境的数个口岸,见到从缅甸过关的大量原木堆积在口岸附近。当地人表示,尽管禁令之后运输木材的货车已经显着减少,但是并没有完全绝迹。

现在比较突出的问题在于──中国地方官员和商人似乎并不理会缅甸的政策,也不了解缅甸人对森林面积锐减的担忧,以及对中国“掠夺”自然资源的反感。换句话说,缅甸人认为中共政府只管自己享乐,不管他人死活。2016年,中国某地政府向缅甸建议在边境地区兴建一个以木材贸易为主的工业园区,缅方进行了严辞拒绝。缅甸资源与环保委员会的官员向媒体透露说,觉得中共政府的这一商业提议匪夷所思。

而2016年,《时代周刊》也报导过中国市场对红木家具的需求导致泰国森林沦为非法盗伐者与护林人之间的战场。而且由于中国与一些东南亚国家陆地接壤,非法盗伐的木材可以更方便地进入中国,加上中国海关对陆地通关的木材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这些都在变相鼓励当地的非法砍伐,加剧盗伐现象。同样的,中国的十大木材进口国中有六个:俄罗斯、泰国、印尼、越南、老挝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国内都存在因国外高需求催生的高风险非法伐木行为。

从数据上更能清晰反应缅甸人的担忧,因为卖树几乎无法给当地带来显着的经济效应。根据《跨国犯罪》报告显示,10吨西非红木,当地伐木工卖给中间人的价格是17到34美元,而中间人转手卖给出口商的价格就能到4,900到6,550美元,再从出口商到中国商家的手上,价格还能再翻上一倍,变成9,800到11,500美元。也就是说,当地砍伐一颗树木的报酬还不够出口价值的一个零头。如果当地人不能从中真正受益,自然会将此类行为视为资源掠夺者。而且非法伐木交易通常跟可卡因生产国的毒品交易捆绑在一起,比如为了种植毒品、砍伐树木,还有用木材交易、通过中国的银行体系洗钱。

加纳曾在2013年发生大规模排华人矿工事件,引起大家对中共治下的国外华人安全担忧。图为非洲加纳的一处华人采矿区(Adadevoh David/AFP/Getty Images)
加纳曾在2013年发生大规模排挤华人矿工事件,引起大家对中共治下的国外华人安全担忧。图为非洲加纳的一处华人采矿区。(Adadevoh David/AFP/Getty Images)

六、非法采矿:在非华人不能述说的痛

如果说中国激增的野生动植物需求给邻国造成压力,那么中共援助对象的非洲国家,也与中国公民之间因非法采矿,一度爆发激烈冲突。

从2000年中期开始,中共政府在非洲投资出现非常大的增长,一些非洲国家、尤其是加纳也在中国矿工的涌入下,出现“非法淘金热”现象,加纳有一半以上的矿工都来自其它国家。

按照加纳1996年颁布《加纳矿业法》,在加纳有合法开采权限的中国公司只有6家;同时它禁止外国人开采和运营25英亩以下小金矿。但是该条法律界定很模糊,比如如果外国人购买当地土地,在该片土地上采矿,和地主分摊收益,这种做法是否合法并无明确界定。

《跨国犯罪》报告指出,因为金价攀升中国移民从邻国悄悄进入加纳采矿,与本地人尤其是当地的矿工发生激烈冲突。当地人指责中国矿工为寻金、破坏农地以及污染水源,不仅法律诉诸公堂,有时候当地人还与中国人之间发生火拼。

到了2013年,当地对中国矿工的不满意逐步升级,在冲突、暴力中,加纳当局开始加速逮捕和递解中国的非法矿工。同年6月和7月,加纳一共递解4,500名非法的中国矿工回国。而2016年8月,又有超过30名非法矿工被递解出境,其中大部分都是中国人。期间,还传出中国人遭当地人砸、打、抢,甚至枪杀的恶性事件。

这些反华人情绪并非个案,很大程度上反映了非洲大部分地区当地人与中国人之间的冲突。自然资源的掠夺只是一个常见的纠纷点,而中国移民参与当地人生活或经济活动中的正常竞争也变得非常敏感。一方面,加纳依靠中国的贷款和贸易,但当当地人觉得不能在中共资助的项目中获得就业,或者当他们感到中国公司的操作是利己,而非互利的时候,对中共的不满就会变成对中国移民的怨恨,蔓延开来。在非洲的华人,既要承受恶势力的蓄意砸、打、抢,同时还要给当地的官员、警察付“保护费”。

但最令华人绝望的除了当地的恶势力,更痛的是在生死攸关时、华人居然得不到中共政府的应有保护。在2013年加纳的排华事件中,中国领事馆的无作为令人瞠目结舌。据淘金者李雷和闭勇碧向媒体证实说,中国大使馆在抓捕行动开始后,没有向淘金的中国人提供过任何帮助。中领馆的统一回复是:“回国”,这个答案在那种环境下,等同于零。有人打比方说,犹如有人要拿刀砍你,你急需帮助之际,他却回答,你缩头就好,而不是站出来挺你,哪怕吆喝一声也没有。

旅美评论作家夏小强认为,任何一个正常的具有实力的国家和政府,在本国的国民或同胞在异国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时,都会尽全力,甚至动用所有国家资源去营救,保护本国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不受侵犯是一个国家政府的责任。

当时,在加纳的美国人、日本人和欧洲人看到中国人的受困情况后,都在问一个问题:你们的领事馆哪里去了?一百多个中国公民被关押在加纳移民局的小黑屋里几天不给水喝、不给饭吃,中共政府怎么不出来协调和干预呢?这才是经历当年加纳排华事件后,当事人心里最难过的伤痛。

除了矿业,中国的非法捕渔业也存在同样的问题。有些从事毒品贩卖的中国犯罪集团也在参与南非鲍鱼走私,他们用毒品跟当地帮派换鲍鱼,或用毒品直接支付给下海捕捞鲍鱼的渔民。在掠夺当地资源的同时,中国的组织团伙利用正常的贸易活动来洗钱,从一个领域的非法活动,衍生到多个领域。

综上所述,中国参与毒品、器官、假货的跨国贩卖,以及催生野生动物贸易、伐木、采矿等非法贸易活动,这些都是中共治下的中国出现的各类社会乱象。外界分析称,道德沦陷让这些跨过犯罪现象有增无减;没有了道德底线,中国人只有不敢想的,没有不敢做的;贩卖毒品、人体器官、假药假货,掠夺境外资源、利己的思维生意模式,正在从中国转移到世界各地。在全球化的时代,或许大家都应该思考一下:中共带给世界的究竟是什么?各国强调经济合作优先、求同存异的做法,并把道德伦理排在一边的“政治正确”是否适合中共治下的中国?#

责任编辑:苏漾

相关新闻
何清涟 : 中国大陆黑社会组织
绿色和平组织称已掌握印尼违法木材交易证据
中国公司从缅甸走私木材
外媒:中共坦桑尼亚外交官是走私象牙的最大买主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日欧被推向美国 北京愚蠢树敌
【横河观点】80年反目为仇 中共羞辱美特使
【时事军事】美军远征打击群 可替中共收场
【财商天下】华融债务风暴 金融界大事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