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器官假藥 中國跨國貿易犯罪內幕(下)

反腐也擋不住的中國需求 對全球自然生態的超級掠奪

人氣 2051

【大紀元2017年04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中共的對外貿易指南中,一方面對大量非法的跨國貿易聽之任之,另一方面卻對本國公民在外安全以及對外國環境的破壞置之不理。

美國非營利組織全球金融誠信機構(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最近發布報告《跨國犯罪與發展中的世界》,公布了11項跨國犯罪。單中國就涵蓋了前十項,分別是:毒品、武器、人口、器官、文化財產、假貨及盜版的販賣活動;以及野生動物貿易、漁捕、伐木以及採礦的非法貿易。本文介紹中共治下的中國假藥跨國販賣、野生動植物產品走私以及非法採礦行為。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假藥生產國之一,幾乎所有類別的藥品都能找出假藥來。圖為廣西桂林製藥廠。 (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假藥生產國之一,幾乎所有類別的藥品都能找出假藥來。圖為廣西桂林製藥廠。 (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四、假藥:假貨貿易中最大的部分

假藥走私是假貨貿易中最大的一塊,而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假藥生產國之一。除了中國國內假藥氾濫,中國產的假藥混入東南亞和非洲市場的情況也非常嚴重。

2012年,中國一艘貨船裝載140萬包假冒的抗瘧疾藥物,運往非洲國家安哥拉,這是該國一半瘧疾病患需要的全年藥物總和。這些假藥經過進口環節,進入該國藥物供應鏈,出現在醫院、藥房和街邊的攤販手中、最終賣給消費者。據悉,如此大規模的假藥走私,已經對該國的藥物需求,以及百姓健康造成多大衝擊。經發現,這些假冒的抗瘧疾藥物已在安哥拉直接導致數起患者死亡案例。

為了說清楚假藥貿易,我們從假藥的界定、危害兩方面來闡述。第一,哪些藥品會被認為是假藥?如果藥物的化學成分以及含量被修改,使得含有較少的活性成分;或者不明藥物被直接換上有品牌的藥物標示,或者是藥物是真的,但是更換了過期日,以上三種情況都會被認為是假藥。

假藥走私是假貨貿易中最大的組成部分,全球假藥產業年交易額在700億到2,000億美元之間,約占全球假貨市場貿易的四分之一。而跟在假藥產業後面的,才是大家熟悉的電子商品、菸草等商品造假。

從覆蓋範圍上看,假藥的分布非常廣,從止痛藥到疫苗,從抗炎藥到癌症藥,幾乎都有涉及,甚至在發展中國家(尤其是東南亞和非洲)幾乎每種藥物都能找出假藥來。從排名來看,最常見的前6名假藥類別分別是:止痛藥、抗炎藥、結核藥、男性勃起藥物、抗生素以及胃藥。

而假藥的市場占有率更是驚人。《跨國犯罪》報告估計發展中國家的假藥市場占有率在10-30%之間;像東南亞和非洲國家,假藥的平均市場比率在30%左右;有些國家的抗瘧疾假藥的市場覆蓋率更是在60%上下。而發達國家的假藥市場比率只有約1%,且都是外來走私品。

第二,假藥的危害有多大?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假藥生產國之一,很多假藥由未獲得生產藥物執照的化學公司生產藥物,這些公司往往一邊生產合法的藥物,一邊也同時生產假藥。因為假藥都是使用最便宜的原材料製作,以達到最大利潤;而且因為假、它也不太可能會按照法律規定的標準去生產,所以從這一點上可以判斷:假藥不太可能保障公眾的健康以及安全。

在2012年美國聯邦政府破獲的華人走私大案中,參與販賣假化妝品的犯罪組織頭目被問到:(假貨)是否會傷害皮膚身體?她回答說:「做生意就要無所顧忌,你要講良心就去做和尚。」這也從側面反映假藥(貨)的安全性堪憂。

《跨國犯罪》報告估計全球每年因服用假藥導致100萬人死亡,還有國際刑警組織官員認為假藥帶來的威脅堪比恐怖主義。早在2009年,國際刑警組織祕書長諾貝爾(Ronald Noble)在參加反假冒品會議上稱,四十年的恐怖主義造成了6.5萬人的死亡,而假藥在中國一年就會奪走20萬人的性命,從這點來看,假藥的危害甚至超過恐怖主義。

除了給公眾帶來潛在直接傷害外,從事假藥貿易的集團通常還參與其它跨國犯罪。聯合國毒品和犯罪辦公室的報告曾指出,假藥市場上的主要角色是中介和後勤,它們投資、協調生產和運輸,最後是卸貨、拿錢。這套流程使得這些有組織的犯罪集團可以獲得規模效應、快速洗錢。

英國的國際刑警組織的知識產權專家也說,假藥組織犯罪分子更像是「商品經紀人」,這些人如果能成功把一批假藥運進來英國,就會從中獲利超過一百萬英鎊(約129萬美元),是真藥的四倍(利潤),如果一旦被發現,他們得到的處罰僅僅是罰款而已。在如何高的利潤誘惑下,同時又不用背負太大的處罰風險下,禁止中國造假藥進入外國市場,除非源頭上斷絕,否則就是一張空紙、屢禁不止。

即便在史無前例的反腐運動中,中國對野生動植物製品的需求仍居高不下。圖為非洲截獲的大量的象牙製品,據悉都計劃被運往中國大陸。 (TONY KARUMBA/AFP/Getty Images)
即便在史無前例的反腐運動中,中國對野生動植物製品的需求仍居高不下。圖為非洲截獲的大量的象牙製品,據悉都計劃被運往中國大陸。 (TONY KARUMBA/AFP/Getty Images)

五、野生動植物走私:反腐也擋不住的中國需求

野生動植物走私是唯一一項不是中國出口的跨國犯罪,但是中國也難以置身事外;外界稱連史無前例的反腐也擋不住中國國內對天價動植物商品的需求。

有記錄指出:作為洗錢計劃的一部分,某非洲國家把野生動物產品藏在輪胎中一起運往中國,上面寫著:因為輪胎「缺陷」、收貨人將該貨退還中國。野生動植物產品被犯罪集團利用國際的海、陸、空運輸,進行非法的國際貿易。通過成立空殼公司簽署和接收貨物,隱藏真實的貨運記錄;還有些把野生動物產品藏在其它大宗貨物,比如腰果、大豆和木材中一起運輸。

比較常見的野生動植物走私包括:犀牛角、象牙、金、珠寶、木材等。日益增多的需求以及天價價格都在刺激這類走私行為,除了這數十年來的動物製品走私,高價值的木材非法販賣到中國,利潤也非常可觀。下面以非法砍伐為例,介紹中國式需求的災難性效應。

中國是全球木材的主要進口商,同時也是主要的處理中心,以及最主要的非法木材出口第一站。根據環境調查機構的報告數據,2000年至2013年中國共進口350萬立方米紅木,價值24億美元。即使是史無前例的反腐運動,也沒能減緩中國市場對於紅木的需求。中國式需求催生了走私行為,不僅對產地的環境、自然生態造成破壞,同時也侵蝕當地的人文環境。

名義上,中共政府不支持非法貿易,但是大量的非法砍伐木材仍能毫無障礙地運進中國邊境。環保調查機構估計中國有10%的未加工木製品進口都是非法木材。以緬甸為例,《時代》記者在緬甸2014年禁止原木出口的政策下達之後,曾經到過雲南邊境的數個口岸,見到從緬甸過關的大量原木堆積在口岸附近。當地人表示,儘管禁令之後運輸木材的貨車已經顯著減少,但是並沒有完全絕跡。

現在比較突出的問題在於──中國地方官員和商人似乎並不理會緬甸的政策,也不了解緬甸人對森林面積銳減的擔憂,以及對中國「掠奪」自然資源的反感。換句話說,緬甸人認為中共政府只管自己享樂,不管他人死活。2016年,中國某地政府向緬甸建議在邊境地區興建一個以木材貿易為主的工業園區,緬方進行了嚴辭拒絕。緬甸資源與環保委員會的官員向媒體透露說,覺得中共政府的這一商業提議匪夷所思。

而2016年,《時代週刊》也報導過中國市場對紅木家具的需求導致泰國森林淪為非法盜伐者與護林人之間的戰場。而且由於中國與一些東南亞國家陸地接壤,非法盜伐的木材可以更方便地進入中國,加上中國海關對陸地通關的木材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這些都在變相鼓勵當地的非法砍伐,加劇盜伐現象。同樣的,中國的十大木材進口國中有六個:俄羅斯、泰國、印尼、越南、老撾和巴布亞新幾內亞,國內都存在因國外高需求催生的高風險非法伐木行為。

從數據上更能清晰反應緬甸人的擔憂,因為賣樹幾乎無法給當地帶來顯著的經濟效應。根據《跨國犯罪》報告顯示,10噸西非紅木,當地伐木工賣給中間人的價格是17到34美元,而中間人轉手賣給出口商的價格就能到4,900到6,550美元,再從出口商到中國商家的手上,價格還能再翻上一倍,變成9,800到11,500美元。也就是說,當地砍伐一顆樹木的報酬還不夠出口價值的一個零頭。如果當地人不能從中真正受益,自然會將此類行為視為資源掠奪者。而且非法伐木交易通常跟可卡因生產國的毒品交易捆綁在一起,比如為了種植毒品、砍伐樹木,還有用木材交易、通過中國的銀行體系洗錢。

加納曾在2013年發生大規模排華人礦工事件,引起大家對中共治下的國外華人安全擔憂。圖為非洲加納的一處華人採礦區(Adadevoh David/AFP/Getty Images)
加納曾在2013年發生大規模排擠華人礦工事件,引起大家對中共治下的國外華人安全擔憂。圖為非洲加納的一處華人採礦區。(Adadevoh David/AFP/Getty Images)

六、非法採礦:在非華人不能述說的痛

如果說中國激增的野生動植物需求給鄰國造成壓力,那麼中共援助對象的非洲國家,也與中國公民之間因非法採礦,一度爆發激烈衝突。

從2000年中期開始,中共政府在非洲投資出現非常大的增長,一些非洲國家、尤其是加納也在中國礦工的湧入下,出現「非法淘金熱」現象,加納有一半以上的礦工都來自其它國家。

按照加納1996年頒布《加納礦業法》,在加納有合法開採權限的中國公司只有6家;同時它禁止外國人開採和運營25英畝以下小金礦。但是該條法律界定很模糊,比如如果外國人購買當地土地,在該片土地上採礦,和地主分攤收益,這種做法是否合法並無明確界定。

《跨國犯罪》報告指出,因為金價攀升中國移民從鄰國悄悄進入加納採礦,與本地人尤其是當地的礦工發生激烈衝突。當地人指責中國礦工為尋金、破壞農地以及污染水源,不僅法律訴諸公堂,有時候當地人還與中國人之間發生火拚。

到了2013年,當地對中國礦工的不滿意逐步升級,在衝突、暴力中,加納當局開始加速逮捕和遞解中國的非法礦工。同年6月和7月,加納一共遞解4,500名非法的中國礦工回國。而2016年8月,又有超過30名非法礦工被遞解出境,其中大部分都是中國人。期間,還傳出中國人遭當地人砸、打、搶,甚至槍殺的惡性事件。

這些反華人情緒並非個案,很大程度上反映了非洲大部分地區當地人與中國人之間的衝突。自然資源的掠奪只是一個常見的糾紛點,而中國移民參與當地人生活或經濟活動中的正常競爭也變得非常敏感。一方面,加納依靠中國的貸款和貿易,但當當地人覺得不能在中共資助的項目中獲得就業,或者當他們感到中國公司的操作是利己,而非互利的時候,對中共的不滿就會變成對中國移民的怨恨,蔓延開來。在非洲的華人,既要承受惡勢力的蓄意砸、打、搶,同時還要給當地的官員、警察付「保護費」。

但最令華人絕望的除了當地的惡勢力,更痛的是在生死攸關時、華人居然得不到中共政府的應有保護。在2013年加納的排華事件中,中國領事館的無作為令人瞠目結舌。據淘金者李雷和閉勇碧向媒體證實說,中國大使館在抓捕行動開始後,沒有向淘金的中國人提供過任何幫助。中領館的統一回覆是:「回國」,這個答案在那種環境下,等同於零。有人打比方說,猶如有人要拿刀砍你,你急需幫助之際,他卻回答,你縮頭就好,而不是站出來挺你,哪怕吆喝一聲也沒有。

旅美評論作家夏小強認為,任何一個正常的具有實力的國家和政府,在本國的國民或同胞在異國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脅時,都會盡全力,甚至動用所有國家資源去營救,保護本國公民的生命財產安全不受侵犯是一個國家政府的責任。

當時,在加納的美國人、日本人和歐洲人看到中國人的受困情況後,都在問一個問題:你們的領事館哪裡去了?一百多個中國公民被關押在加納移民局的小黑屋裡幾天不給水喝、不給飯吃,中共政府怎麼不出來協調和干預呢?這才是經歷當年加納排華事件後,當事人心裡最難過的傷痛。

除了礦業,中國的非法捕漁業也存在同樣的問題。有些從事毒品販賣的中國犯罪集團也在參與南非鮑魚走私,他們用毒品跟當地幫派換鮑魚,或用毒品直接支付給下海捕撈鮑魚的漁民。在掠奪當地資源的同時,中國的組織團伙利用正常的貿易活動來洗錢,從一個領域的非法活動,衍生到多個領域。

綜上所述,中國參與毒品、器官、假貨的跨國販賣,以及催生野生動物貿易、伐木、採礦等非法貿易活動,這些都是中共治下的中國出現的各類社會亂象。外界分析稱,道德淪陷讓這些跨過犯罪現象有增無減;沒有了道德底線,中國人只有不敢想的,沒有不敢做的;販賣毒品、人體器官、假藥假貨,掠奪境外資源、利己的思維生意模式,正在從中國轉移到世界各地。在全球化的時代,或許大家都應該思考一下:中共帶給世界的究竟是什麼?各國強調經濟合作優先、求同存異的做法,並把道德倫理排在一邊的「政治正確」是否適合中共治下的中國?#

責任編輯:蘇漾

相關新聞
何清漣 : 中國大陸黑社會組織
綠色和平組織稱已掌握印尼違法木材交易証據
中國公司從緬甸走私木材
外媒:中共坦桑尼亞外交官是走私象牙的最大買主
最熱視頻
【一線採訪視頻版】遊青島返粵 民眾遭強制隔離
大疫下解救有道 歷史啟示帶您闖過中共肺炎
【珍言真語】梁錦祥:拜登醜聞曝中共靠港漂白
【有冇搞錯】一帶一路遭毛思想打擊
【大選觀察】拜登的燙手山芋:擴充最高法院
【重播】川普亞利桑那演講「讓美國再次偉大」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