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家:中共通过“统战”组织影响海外事务

人气: 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9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颖新西兰编译报导)新西兰华裔议员杨健隐瞒在中共军方间谍学校学习和工作背景的事件仍然持续发酵。近日,多家主流媒体都纷纷报导了坎特伯雷大学的中国事务专家安-玛瑞•布莱迪(Anne-Marie Brady)教授的最新研究报告。

布莱迪教授在报告中列举了大量翔实数据,说明中共如何通过在海外的一些华人特务组织控制当地华人,并试图渗透和影响所在国事务的种种手段。她警告,各国都必须重视中共在全球日益扩大的影响。

以下为报告的节选译文。

布莱迪教授说,中共在新西兰通过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和中国团体联合会等“统战”组织,组织新西兰华人,支持中共外交政策的活动,甚至组织集体投票、捐款给支持其活动的各区域华人候选人,当然还有对新西兰主要政党的政治献金等等。

报告说,在新西兰,中共对华人社团的控制“非常成功”。其中与中共关系最紧密的组织,就是成立于2000年的新西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这个组织与新西兰团体联合会,早在2006年就被原中共住悉尼领事馆政治秘书陈用林,指为中共在海外发展的外围特务组织,在海外搞“统战”活动,对所有中国或海外的组织和个人施加影响。

报告说,统促会还组织所谓的“反抗议”队伍,干扰阻碍法轮功、西藏以及其它团体,在中共领导人访问新西兰时的和平请愿活动。

报告说,新西兰统促会的现任会长是黄玮璋,他在中国和新西兰的许多其它统战组织里都担任要职。“统战”是指由中共来代表所有政党、并由中共实质控制的政府组织,目的是对所有中国和海外的华人组织和个人施加影响。

黄玮璋还是新西兰中国团体联合会会长、新西兰华人历史与文化促进会会长、新西兰中国商会副会长,新西兰广州同乡会名誉会长、山东省海外联谊会名誉主席、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新西兰-中国促进委员会顾问、中国北京侨领顾问,等等。

1972年黄玮璋移居新西兰,以生产新鲜薯条和急冻薯条发家,支持并资助中共的统战工作,被一些中国问题专家称为“红色资本家”。

政治献金名单盘点

报告说,在新西兰各政党的主要捐款人名单上还有沈兆武(Zhao Wu Shen),与其妻子苏珊周(Susan Chou或Suzhen Zhou)。

2007年,周捐给工党$4.1万元;2010年,她捐给国家党$20万元;2011年她又捐了$10万元;2014年,她与沈兆武合办的公司Contue Jinwan有限公司又捐了$20万212.36元。2014年,在有总理约翰•凯伊出席、由国家党议员杨健主持的中国富商筹款慈善晚宴上,单是沈兆武夫妇自己,就为国家党大选捐款$20万元。

沈兆武曾是在线网络硬盘存储服务商Mega的最大股东。而Mega的创始人达康(Kim Dotcom)被控犯有阴谋、敲诈和洗钱罪,遭到多个国家调查。

报告说,高伟(音Gao Wei)近年来也通过他的公司阿尔法公司(Alpha laboratories)向国家党捐款。2017年$11.2万元;2014年$5万元。高本人与中国的政治元老和新西兰的老政客都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

报告中举的另外一个例子,是兰维乐集团(Oravida)创始人石德毅(Stone Shi)。他是新沪商联合会轮值主席,上海嘉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一个高级红色资本家。报告说,新沪商联合会是由中国前2,000强企业组成的集团,受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和统战部监管,也是一个中共的统战组织。

2011年,石通过新西兰兰维乐向国家党捐款$5.65万元,并因此获得了与时任总理的凯伊打高尔夫球的机会。兰维乐官网上至今仍展示着当年石德毅与凯伊打高尔夫球的照片。2013年石又通过兰维乐向国家党捐款$3万元;2016 年$5万元;接下来的2017 年又是$5万元。5万元政治捐款是一个可以不用申报的上限。

在报告说列出的政治献金名单中还有:
樊小渺(音,Fan Xiaomiao)在2013年向国家党捐款$6万2132.18元。而在2011 年,她和丈夫张亚迅(Zhang Yaxun)共同捐款 $4万3526.41元。这对夫妻在新西兰拥有7个农业公司,在中国河南省有一个投资公司。

卡尔•叶(Karl Ye)经营的GMP 奶制品公司,在2015年向国家党捐款$2万5338元。GMP还为两位国家党议员詹米-利•罗斯( Jamie-Lee Ross)和司徒华•史密斯(Stuart Smith)在2016年的中国之行付款。

中国内蒙古莱德马业的创始人郎林(Lang Lin),在2017年向国家党捐款$15万元。莱德马业的背后靠山是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CITIC),为郎林进口新西兰赛马来发展中国赛马业提供资金。CITIC是由中共中央统战部出资建立的。

责任编辑:易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