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清:腐流溯源

人气 494

【大纪元2017年09月05日讯】特供,从安营扎寨占山为王开始到暴力夺权建制六十多年的今天,从延安到中南海,从腐水源头到入海口,如一江沧浪浊流奔腾不息且泛滥成灾,成为中共达官显贵们腐败体制腐败特权的特色标签与标本。

列宁时期苏联设立的专供苏共高层的“疗养食堂”可视为特供的起源。斯大林时期建立了“小白桦商店”,苏共高干们可凭“特殊配给卡”低价购买国内优质且稀缺的食品和稀罕的进口货。由此,特供变得更加丰富温馨了。

1941年9月,从苏联回到延安的任弼时出任中共中央秘书长,按照苏共体制健全了全面严格的具有中共特色的等级供给制,食分九等衣分三色等级森严。

由此开始,从延安到中南海从中央到地方,特供便成为中共专制体制不可或缺的传统家规似乎天经地义,从绿色有机的食品到精品果蔬,从按高层领导口味定制的香烟到只为大人物们量身制衣的高级裁缝,特供与铁血执政鲸吞民财腐败堕落一起用大众百姓的血汗涂抹勾画着其强权霸道伪善愚民的政客嘴脸。

三年困难时期,全国老百姓都在挨饿,有千百万人饿死,而中共的特供依然红红火火多彩多姿。如“四副双高”亦即人大副委员长、国务院副总理、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最高法院院长、最高检察院院长的特供标准是“除按照北京市民定量供应之外,每户每天再供应鲜肉一斤,每月供鸡蛋6斤,白糖2斤,甲级香烟2条,食油果蔬等适量。”

中共建制后,在历来被称为“皇家禁地”的北京玉泉山附近,一座归属于中央警卫局管理、产品专供副总理以上中央领导和部分老中央委员的“香山农场”应运而生,开启了专为中共高层领导服务的农产品特供制度。

随着形势的变化与时间的推移,“香山农场”也规模扩大为“玉泉山农场”,除了种植大米和蔬菜外,又开垦山坡荒地种上了各种果树。结的果品分为三级,一级最好专供高层大人物,二级次之供中央机关幼稚园,三级最差供中央机关普通工作人员。

1956年后,中南海官员各家和总特灶所需的食品果蔬由北京巨山农场负责专供。巨山农场位于北京环境保护区的西山脚下,水质、土壤、大气的品质均达国家优级标准,现隶属于北京首都农业集团有限公司,成为中共高级官员绿色有机食品果蔬的主要供应地。

在1960年困难时期,由于原料缺乏,甲级卷烟也被列入特供范围,由四川什邡烟厂特制供应。1971年供烟生产组由什邡迁到北京。由于为部分高层领导特供的是13号烟,而为毛泽东特供的是2号烟,故而生产组被称为“132”小组。特供生产组被安排在北京南长街80号,墙上拉着高压电网,门外有士兵日夜值班站岗,可谓戒备森严。对面就是门牌号为81号的中南海。“132”生产组的工作由中共中央办公厅直接领导。1976年毛泽东去世后,“132”生产组于当年年底宣布停产,生产组的员工转入了北京烟厂,由此特供中共高层官员香烟的任务也交由北京烟厂负责。

1956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决定组建“中央办公厅特别服装加工部”,专为国家领导人量身制衣。在经过了严格政治审核和体检后,从沪上服装名店选调了12名高级服装师住进了中南海内一个小院的集体宿舍。从此,由“中央办公厅特别服装加工部”与沪上服装名店合作发展的“红都公司”蜚声海内外并几乎独享了为中共高官量身制衣的殊荣。

风云变幻斗转星移,在不断的权力内斗中中共领导人换了一届又一届,然而其专制特权依旧钢铸铁打飞扬跋扈。而作为特权的衍生物“特供”亦由原来的中央高层特供演变为中央高层、中央各部委、全国各省市政府全面大规模特供。亦即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都有自己的自留地,为自己和老婆孩子们特供着绿色有机的食品果蔬。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大众百姓的实际生活品质却每况愈下日渐式微;蔬菜水果携带大量的化肥农药不说,激素的全面应用使得百姓吃的果蔬和肉类全部可怕的质变为垃圾食品。本来半年才长大的鸡鸭现在都是一个月就摆上百姓餐桌的激素鸡激素鸭,当然还有本应一年才能长大而今三个月就出栏宰杀供市的激素猪。充斥市场的海鲜亦然,因为现在无论是超市还是农贸市场卖的都是人工养殖的海鲜,野生的几乎买不到,虽然种类齐全数量充盈却激素大大的。

枚不胜举的幼儿性早熟以及人们得的各种奇奇怪怪的“现代病”都拜托激素食品果蔬的惠顾垂怜。大众百姓明知如此这般却无可奈何只有默默忍受照吃不误。

然而大众百姓的餐桌上最可怕最令人担忧的并不是化肥农药和激素,而是转基因

中国是个有着十四亿人口和数千年农耕文化的大国,民以食为天,这是天经地义毋庸置疑的国之大事。然而中共建制以来,农民刚分到手的土地便被“合作化”“人民公社化”,农业的发展失去了内在的激励因素,再加上一个又一个连年不断的各种政治运动的冲击,更使其行进艰难步履蹒跚。特别是近些年推行的所谓“城市化建设”、各地方政府为追求政绩追求GDP而大搞“土地财政”、房地产泡沫迅速膨胀,致使大批自然村落消失,大量良田被卖被毁被占,农村的青壮劳力大都涌向了城镇当起了农民工,田间只剩下了老妇幼病残,再加上化肥农药连年涨价种地成本不断高企,致使农民已无法安心种地,良田在荒废,整个农业在坍塌式衰落。

现在,中国的粮食缺口每年在20%左右,为保证市场供应只能进口补缺。而食用油的80%以上都依赖进口原料加工,仅去年一年就进口黄豆多达六千多万吨。当然,这些进口的粮食全部是转基因的。现在,农民几乎都已不留种粮了,为什么?因为种粮都是从种子公司买的,这些种粮只能种一季而不能再做种粮,都是转基因的,没有再生能力。

全世界的科学家们围绕转基因课题做了大量的科学实验,从虫子到小白鼠再到猪羊兔狗牛,无数的实验铁证证明了正是转基因导致了这些实验物种到第三代绝育绝种的可怕结论。

那么人大量长期吃转基因粮油果蔬肉会是什么结局呢?不也是要绝育绝种吗?这不明摆着要让中国人断子绝孙吗?

中国是全世界唯一政府主导与支持转基因作物研究和种植的国家,是全世界唯一政府批准与支持大量进口转基因粮食作为国民大众的食用粮和加工食用油的国家,是全世界唯一政府批准转基因种粮作为国民大众的食用主粮种植生产的国家,是全世界唯一转基因物种泛滥成灾而政府却视若罔闻偷着乐的国家,是全世界唯一坚决无端封锁遮罩世界反转基因的各类消息封杀打压国内反对转基因言论意见的国家。

中共政府为何要如此这般天良泯灭视大众百姓的生命如草芥视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如儿戏?

冠冕堂皇的借口是所谓“补缺”。

中共的核心利益与目标是其政权维稳,为此可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任何手段。难道转基因食品如此可怕的危害当权者们不作战略性的政策权衡吗?这种权衡恐怕早就运筹帷幄了。每年近20%的粮油缺口对于中共政府来说无疑是维稳之大忌,市场供应不足会立即带来全社会的恐慌和动荡,所以必须补缺,而补缺的最佳途径就是转基因。大面积的种植生产转基因农作物不招病虫害产量又高,大量进口转基因粮食相对于非转基因粮食价格便宜且竞争力小,何尝乐而不为?至于说转基因食品的危害,与中共政府高官们无关,他们不吃,他们的老婆孩子们不吃,因为他们有特供。

中共强权治下的中华民族灾难深重苦海无边,对于种种苛政与压榨大众百姓只能逆来顺受忍气吞声得过且过苟且偷生。有敢于直面不平拍案而起者亦都难免因言获罪深受迫害与打压。

特供是特权的延伸与表像,特权是政体腐败的标志,而政体腐败的源头在于中共反天反地反人类的政纲、文化、思想体系与政治理念。

然天下事终有定数。

事无愧心何须你烧香还愿?天良丧尽当心我铁链钢叉。

天理昭昭天道威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门外来客终不久,乾坤再造在角亢。中共飞扬跋扈喋血百年终难逃天谴之厄运。

让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前新华社记者揭大饥荒年代中共高层“特供”
中国运动员被曝有特供:1桶油千元 1碗汤2千
大饥荒年代中共高官享特供 北京流传一民谣
汉清:黑血暗流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Gucci 飘香 折扣高达5折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