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素里市议员候选人周凤棋立志改善社区安全

2018年10月市选,大温哥华地区素里市独立市议员候选人周凤棋(Becky Zhou)。(余天白/大纪元)

2018年10月市选,大温哥华地区素里市独立市议员候选人周凤棋(Becky Zhou)。(余天白/大纪元)

人气: 8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余天白温哥华报导)周凤棋(Becky Zhou), 今秋卑诗市政选举中,素里市独立市议员候选人,成功地产经纪,两个孩子的母亲,也是三年前一场震惊素里的入室抢劫枪击案的受害者遗孀。

19岁从中国广州移民加拿大的周凤棋,和许多移民一样从餐馆工、缝纫工做起,逐渐进入西方主流社会,最后与丈夫柯林.希尔(Colin Hill)一起在房地产市场打拼出自己成功的事业,并拥有了一双可爱的儿女。

然而,在2015年7月12日,一声枪响将这美满的一切瞬间击碎。一名案底累累、仍在保释期间的持枪强盗试图闯入周凤棋家抢劫财物,而先生希尔为保护家人与强盗扭打,期间遭到两次枪击。凶徒逃跑后,年仅42岁的希尔在儿子的怀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周凤棋在讲述这段并不遥远的往事时,依然会红了眼眶。但她的痛苦神情转而变成阐述自己竞选理念时那异于常人的坚毅语气。

记者:您为什么决定参选素里市议员

周凤棋:我不想其他人再有我的经历,这是个很痛苦的经历,看着自己的先生在枪击下过世是一个很沉痛的经历,我不希望其他人有这个经历。我们一定要改善素里的治安问题,一定要改善。

我一定要增加素里市的警力。素里市的人口和温哥华差不多,但警力比温哥华少一半。因为人手不够,每天都有人犯罪,所以警方对一些小事就不管了。

杀死我先生的那个人不是突然间变成杀人犯的。他之前每天都去偷东西,每天都入室抢劫,都是小事,但是他越来越变得什么都不怕,所以他最后就去杀人、去强奸。他强奸之后被放了出来,在保释期的时候到我家里抢劫。做完之后他都不害怕,又再去本拿比市另外一户人家抢劫。他们长期养成了这个习惯,因为警方没有严厉打击他们,他们没有意识到这是错误的。

警方应该把很小的事也看得很重,入室抢劫、偷车也要严肃处理,不可以说“他们每天都偷,不用管他”。法律规定不可以带枪出去,对持枪人的处罚就应该严厉,一定要严,不能抓一抓就放出去,不可以这样,一定要严。因为那些罪犯现在觉得做坏事太容易了。小事大事都要严打,从小事开始打击。

记者:素里市是否应该放弃皇家骑警,像温哥华一样建立自己的警力队伍?

周凤棋:如果要取消现在的皇家骑警,创立一个新的警力队伍,这个转让过程的经费开支是比较大的,而且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见到成效。就像重新开一个公司一样,这个过程中的成本很高。市府应该征求民众的意见,让民众告诉我们愿不愿意花这个钱去改。

不是皇家骑警不好,他们也是好的,但是他们人手不够。他们一定要多增加警察,在街上多一点巡逻的人手。

记者:您认为素里市犯罪率较高的原因是什么?

周凤棋:素里的年轻家庭比较多,很多年轻家庭住不起温哥华就搬到素里去,因为素里的房价还是比其他地区便宜很多。年轻家庭就是要工作,带不了孩子,孩子就容易学坏。

素里犯罪的人越来越年轻,很多都是与毒品有关。一些年纪很小的罪犯会去学校怂恿那些学生贩毒。所以我们一定要从学校开始打击这些犯罪,教我们的小朋友如何拒绝那些人。如果人家给他钱,我们要教他如何说“我不要,我不做这个”。

而且,我们应该用正面的东西来教育孩子,让社区的成功人士到学校里来讲他们的故事,带动我们的小朋友。比如电工、牙医,都是很年轻就能做到的职业。让孩子们知道贩毒者不是他们的榜样,这些人才是他们的榜样。这些故事不是半年才讲一次,要每天讲,让孩子受到正面的影响。这样从小培养,长远来看将来的犯罪率会得到改善。

我也很支持让社区中心对未成年人免费开放,多一点课后的活动,让孩子们放学之后的那段时间饱满一些,而不是学坏、去学贩毒。

记者:大麻合法化后,您认为素里市应不应该允许开大麻店?

周凤棋:大麻店如果不开,吸大麻的人会去市外买,所以还是要开。但是要控制大麻店开少一点,而且要求大麻店不可以接近学校,也不可以在学校附近做广告。

记者:您认为素里市应该建设天车还是轻轨(LRT)?

周凤棋:我看到了天车的好处,天车有很大的成功,已经到了列治文,到高贵林,如果能再到素里、兰里,其实对大温整体发展是好的。现在交通堵塞是很大的问题,天车速度也快,不会受到交通影响。

轻轨在市内可以运行,但还是会塞车,还会有转弯、红绿灯,还会有障碍。但是素里地大,从北到南比较远,所以我认为素里市区可以铺轻轨,然后往东建天车通向兰里,从兰里一直去到阿伯茨福特(Abbotsford),这样比较好。

但是,市府应该先征询民意,问本地的人想要什么公共交通工具。但现在素里市内轻轨的钱已经到了。

记者:您为什么选择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而不是加入某个党派?

周凤棋:我觉得每个党派都有自己想要做的东西, 但也有不好的地方,很多地方不能完全代表社区。所以我想取各个党派的好的东西,抛弃他们不好的东西。

素里市议会现在只有Surrey First这一个党派,什么决议都是这个党通过,不用开市议会就通过了,因为议会里都是它的人,没有外部人的参与。比如轻轨还是天车的问题,政府说轻轨就轻轨了,根本没有征询外面民众的意见。外面很多市民说喜欢天车,但是不在政府里面就没有说话权。所以只有一个党派是不好的,应该多一些不同的意见,才能代表所有市民。◇

责任编辑:童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