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减产应对折价 油砂公司意见分歧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平山报导)由于运送瓶颈和只有美国一个客户,阿尔伯特生产的油砂原油正遭受前所未有的油价折扣,每桶沥青原油实际价格仅83加分,约为一瓶可乐一半的价格。森瑙沃能源公司(Cenovus Husky Energy)呼吁油砂生产商减产,以应对折价危机。但由于受折价影响各异,几个主要油砂生产商意见分歧,难以达成共识。阿尔伯塔省进退维谷,莫衷一是。

Cenovus提议减产,部分石油巨头拒绝

森瑙沃能源公司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普贝(Alex Pourbaix)11月15日表示,如果油砂行业在短时间内每天减产20万桶至30万桶,仅占加拿大西部总产量约430万桶的一小部分, 将大大减轻输油管道压力,帮助将价格恢复到正常水平。普贝说:“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我们想了所有可能的办法,这是唯一的一个成功率非常高的选项,而且可以马上实施。”

加拿大自然资源发言人朱莉.吴(Julie Woo)同意普贝的意见。吴在本周四一封电子邮件中呼吁采取紧急行动减产。米格能源公司(MEG Energy)也发表了类似声明。

但由于受折价影响不同,油砂工业内部意见分歧,森科能源公司(Suncor Energy),赫斯基能源公司(Husky Energy),和帝国石油公司(Imperial Oil)不支持普贝的呼吁。森科能源公司发言人斯尼.西投(Sneh Seetal)表示,森科能源公司升级或精炼了70%以上在阿尔伯塔省生产的油砂原油,油砂原油折价对森科的影响微乎其微,因此不应该减产。西投说森科投资数十亿加元建造炼油厂和油砂升级设备,与输油管道签定的合约保证他们有充分的运输能力。应该允许他们从这些高额投资中获益。赫斯基能源公司发言人科姆.嘎特姆森(Kim Guttormson)说干预市场“存在令人无法接受的高昂的经济和贸易风险”。

折价让政府税收锐减

八角资本研究所分析师菲尔.斯科尔尼克(Phil Skolnick)支持减产。在一份报告中斯科尔尼克表示,临时减产将有助于清理库存,减小价格折扣,迅速减轻折价带来的痛苦,有利于省政府财政收入。斯科尔尼克说,如果现在的油砂原油折价持续下去,阿尔伯塔省政府每年减少特许权使用费约40亿加元,加拿大联邦政府所得税损失约130亿加元,而美国联邦政府每年获得所得税约120亿加元。

阿尔伯塔省政府估计,油砂原油价格折扣使加拿大每天损失约8,400万加元,其中阿尔伯塔省每天损失1,800万加元。

油砂原油价格折扣是指在纽约交易市场上,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WTI)与西加拿大精选沥青混合原油(WCS)之间的差价。这个差价最高可达每桶超过52美元。据总部位于卡尔加里的纯能源公司(Net Energy)提供的信息,今年10月份WCS-WTI平均差价为每桶45.48美元,11月15日早上WCS-WTI差价为每桶42.95美元,意味着沥青混合油每桶价格仅约14美元,创下记录。与此相比,升级的合成原油每桶31.55美元,埃德蒙顿轻质油则为34.60美元。

加拿大皇家银行能源分析师格雷格.帕迪(Greg Pardy)在一份报告中称,扣除为增加在管道中流动性而添加的轻油稀释剂成本后,沥青原油价格每桶仅83加分,约为一瓶健怡可乐(Diet Coke)一半的价格。

帕迪说墨西哥生产的玛雅原油比重和含硫量与WCS相当,由于可以直接运送到美国墨西哥湾沿岸,价格高达每桶63美元。玛雅与WCS价格的巨大差异,反映了加拿大原油运输能力限制与原油折价之间密切相关的事实 。

NDP政府不敢冒风险减产求平衡

面对石油工业界的意见分歧,阿尔伯塔省政府进退维谷,莫衷一是,只好保持低调,表示将考虑所有有助于支持油砂价格的意见。

11月15日在卡尔加里举行的新闻发表会上,省长雷切尔.诺特莉(Rachel Notley)说油价折扣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我们需要非常迅速地解决这个问题……(油砂)资源属于所有的阿尔伯塔省人,我们不能容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以每桶10美元的地面价格出售。”

诺特莉说减产“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双方都提出了非常好的观点,我们需要研究,看看哪种方法是最好的,并且看看其他可以使用的方案。” 诺特莉希望双方能够找到更多的共识。

斯科尔尼克说省政府似乎有立法权利采取行动。米格能源公司(MEG Energy)更是直言不讳的支持省政府强制减产。公司首席执行官德里克.埃文斯(Derek Evan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为了保护所有加拿大人的利益,米格公司支持阿尔伯塔省政府实施临时强制性减产。”

也许省政府能够像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那样,要求油砂生产商每天减产20万桶,但这似乎不是神奇灵丹妙药,想像一下,省政府与各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们对话,商量哪家减产,该有多困难,需要多长时间。正如诺特莉说的那样,那将是一场“复杂的对话”。几十年前,彼得.劳黑德(Peter Lougheed)省政府曾制定了一套最大允许产量系统,但那套机制似乎与现代自由贸易精神背道而驰。

赫斯基能源公司发言人嘎特姆森反对强制减产,说“市场正在发挥作用,”而干预市场 “存在令人无法接受的高昂的经济和贸易风险”。

强制减产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省政府还需要进行政治演算。如果新民主党政府强制减产,实行“计划经济”,就会吓走投资者。几个月后就要举行省级选举,这样做所带来的巨大政治代价诺特莉不能不考虑。

省政府最终可能同时采用多种方案

阿尔伯塔省政府呼吁渥太华帮助增加原油火车运输量,上周向联邦政府提交了关于增加铁路运送能力的商业计划书,但这个方案远水不解近渴。

为了进一步引起联邦政府关注,阿尔伯塔省政府本周三公布了一个“收入亏损计数器”,追踪自8月份联邦上诉法院推翻跨山输油管道(Trans Mountain)扩建批准被驳回以来所造成的经济损失。

时间窗口非常短暂。省政府和石油工业必须在两难中迅速作出决定。诺特莉承诺在几周之内,或许更早的时候内看到一些东西。11月19日诺特莉任命了三位特使,寻找油价折扣短期解决方案。这三位特使是卡尔加里大学公共政策学院的执行研究员罗伯特.斯金纳(Robert Skinner),诺特莉的前同僚长布莱恩.普雷普(Brian Topp),和省能源厅副厅长科琳.沃尔克(Coleen Volk)。#

 

责任编辑:薇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