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马三家幸存者:认识的10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

尹丽萍认识的十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图为2016年4月14日,尹丽萍在美国国会作证,她手中的照片是沈阳的法轮学员王杰。(李莎/大纪元)
人气: 15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06日讯】我叫尹丽萍,来自中国辽宁。

在中国,因为信仰,我七次被抓捕,六次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抬回家,三次被劳教,三次被关押在马三家,经历了九个月的奴隶般的奴工迫害。因为不放弃信仰,我被秘密转押六个劳教所、一个地下监狱医院和一所黑监狱。

在被关押期间,我经历了昼夜被洗脑、体罚、手背被指甲掐,腕下被针扎、关禁闭室被超音倍声音迫害,野蛮窒息性灌食、电棍电击、被禁止见家人,被注射不明药物导致我一度丧失记忆、眼睛暂短失明,被野蛮灌食时把病人吓坏、心脏病人吓得紧急抢救。

九个月的超负荷奴工让我累到吐血,胳膊被铁条划得鲜血直流,我的手指扎花扎得血肉模糊都看不到指纹。

因拒绝穿劳教服装,我被一群男女警察和男犯人扒光衣服,任由男犯人观看。

我的腰骨被警察郭勇打错位,导致我下肢习惯性瘫痪、大小便失禁。头发被警察剪得乱七八糟的同时,造谣说我练功练的得了精神病。

在这十八年的迫害中,我认识的十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邹桂荣离开我家不到十天被迫害致死;沈阳的王杰死在了我的怀里;我家乡的两位法轮功学员崔振环、李春兰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得精神失常……

2001年3月中旬,外媒记者进入马三家。在距离外国记者离开后只有一个月的4月19日,我就被马三家秘密转押到了一所黑监狱,被群体性迫害的同时还被录了像。

2001年的9月中旬,我到北京状告多家教养院对我的犯罪行为。北京警察把我移交给当地公安局,公安局把我押送到我状告的劳教所。一星期后,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抬回家。

2002年10月8日,法轮功学员李伟勋的哥哥李伟继,为了营救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出国办理护照的过程中,被铁岭公安局抓捕,李伟继的胳膊被打折、判刑八年。王杰、蔡绍杰被判刑七年,我被判三年劳教再次送到马三家。七个月后,我被马三家迫害得奄奄一息抬回家。

我还活着,我想控告迫害我的劳教所和警察,可是我们当地没有律师敢为我辩护。

2014年4月20日,黑龙江全省抓捕了八十多位法轮功学员,江天勇、唐吉田、张俊杰、王成四位中国律师勇敢地站了出来关注法轮功案件,我看到了希望。

没有想到,在这些律师高度关注这起群体绑架案件的过程中,这四位律师的肋骨被警察打折24根(唐吉田10根、江天勇8根、王成3根、张俊杰3根)。

同年7月9日,我的电报群里就传来了王宇律师被抓捕的消息。当天晚上,全国范围大抓捕律师和维权人士。我两天两夜没有睡觉,见证这一切的发生。我仅有的一点希望破灭了。

因为全国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在起诉江泽民,警察就全国范围内抓捕律师、抓捕诉江的法轮功学员。

我家乡的法轮功学员李忠渊因起诉江泽民被判刑七年半,还有两位因起诉江泽民被分别判刑三年和三年半。

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迫害了十八年,至今没有结束。而这场迫害延伸到了海外。

仅2014年至2016年,先后有23位法轮功学员在泰国被抓捕,关押在移民拘留中心和移民监狱,在国际社会的紧急关注和营救下他们才幸免被遣返。

2017年10月1日,逃亡到印尼的中国劳教所奴工产品的证人孙毅离奇死在了印尼。

2017年10月26日,逃亡到俄罗斯的法轮功学员李丹在申请庇护的过程中被抓捕。2018年1月13日被遣返回中国。

更多残酷的迫害还在发生着,我希望全世界更多的人们关注这场残酷的迫害。#

责任编辑:肖琳

评论
2018-02-06 8: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