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束缚美国执法者的“庇护城市”

德克萨斯州的警探劳德巴克(Andy Louderback)担心“庇护城市”的政策会威胁美国的公共安全。(Samira Bouaou/大纪元)

人气: 66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Charlotte Cuthbertson报导/林乐予编译)从2006年起,丹佛的警探罗杰斯(Nick Rogers)在他的辖区内不断捕捉到海洛因出没的踪影。很快,他就发现,来自墨西哥和洪都拉斯的犯罪团伙在兜售从墨西哥走私的海洛因。

“这些人都很年轻,也就是18到25岁。一开始只有墨西哥人,后来出现了一些洪都拉斯和尼加拉瓜来的人。”在2月份的一场国会听证会上,罗杰斯被邀请就有关庇护城市和毒品危机问题作证。

“他们每个人都持有数盎司的海洛因和伪造的墨西哥证件,大多来自墨西哥的锡那罗亚州(Sinaloa)。逮捕后,通常能找到他们的‘办公室’——也就是窝藏毒品和钱的地方,几乎都是高档公寓。”

罗杰斯说,从每间“办公室”都能搜出平均一磅海洛因和上万美元的现金,而这些现金正等着被送回墨西哥。

然而,罗杰斯发现,他曾经几次抓到同样的犯人——这些人之前因为贩毒被捕,并因为身份问题遭到过“移民拘留”。罗杰斯原本以为,这些罪犯早就在拘押后递解出境了。

实际上,这些人却从一个假身份换成另外一个,依然留在美国。

因此,警局与移民海关执法局(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 ICE)的合作,就很关键。

来自丹佛的警探罗杰斯(Nick Rogers)在国会听证会上发言。(Samira Bouaou)

逮捕犯人后,罗杰斯会给当地移民海关执法局的一两位探员打电话,请求协助。无论白天黑夜,移民海关执法局的探员都很配合。

“他们来审问犯人,如果确认是非法移民,就会进行‘移民拘留’。很多情况下会发现,这些罪犯都已经被驱逐过,甚至有的还被多次驱逐出境。”

罗杰斯说,早些年,移民海关执法局的探员“对我们来说太有用了”。

不过,从2017年10月,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丹佛市和丹佛郡实施了一项叫做“公共安全执法优先决议”(Public Safety Enforcement Priorities Act)的新条例,对移民海关执法局和其它执法机构进行了严格的限制。

“我们接到通知说,如果再跟移民海关执法局联络,就会违反规定,甚至可能被撤职。还有,我们自己可能也会因此受到法律制裁,最高罚款999美元和300天以下的监禁。”

罗杰斯再也不能跟他多年的合作伙伴联系了。以前他经常在自己的办公室和执法局的探员开会,共同商量行动方案。现在,执法局的探员要想进入市政执法机关,也只能和普通老百姓一样,走公共入口。

“以前,移民海关执法局的工作人员在前门很受欢迎。可是,他们现在连停车场都不来了。”

“在我的印象中,这些年我们合作过的案子几乎没有一例是小案件。可以说,值得我们共同合作的,肯定都是重罪犯。”

丹佛市议会估算,大约有5.5万非法移民生活在丹佛。

在国会听证会上,加州的民主党众议员洛福洛林(Zoe Lofgren)宣读了一封来自狄杰特议员(Diana DeGette)的信。狄杰特议员代表丹佛市所在的科罗拉多州。她在信中表示,丹佛郡监狱关押的所有犯人指纹,都可能被移民海关执法局使用,一旦发生任何情况,执法局都可以对非法移民开出逮捕令。

对此,罗杰斯并不认同。他说这只是律师辩护时使用的说辞,与实际情况并不相符。

“当我们在街上逮捕了毒贩,并不会把他们的生物信息发给移民海关执法局或者联邦调查局。”罗杰斯说,“警察局会提取他们的指纹存档,但不会到处发送,来确认他们的身份合法性。”

庇护城市”的支持者认为,这项政策可以保护移民群体的安全,促进警民双方形成信任关系。常见的说法是,如果没有“庇护城市”,非法移民就算受到侵害或者成为犯罪案件的证人,因为害怕“自投罗网”而不敢发声,不利于城市治安。

但实际上,这个说法有待商榷。一般来说,国土安全部都会为受害人和证人提供保护,甚至还提供特殊签证,帮助他们在案件侦查和审讯期间合法留在美国。

对于罗杰斯来说,他现在面临着空前的难度。

“我们再不能跟执法局互通消息了。他们也不能打电话来询问信息,不能跟我们核实非法移民是否参与过犯罪活动。”他说,“在我看来,这项新条例让我们的城市变得更不安全了。”

罗杰斯是丹佛警察保护协会的主席,这个类似于工会的组织创立于1908年,现在有1300位成员,目标是保护执法者的权益。

罗杰斯说,协会的成员对于这项新政策也都很不满。“他们觉得自己被带上了枷锁,不被允许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反对“庇护”的德克萨斯

另一方面,德克萨斯州的警探劳德巴克(Andy Louderback)面临的是截然不同的状况。

就在罗杰斯受到新条令限制的同时,德州参议院通过了4号决议,明令要求警察局等执法机关必须与移民海关执法局合作。

劳德巴克告诉记者,在德州,如果警员没有执行移民海关执法局的拘留令,就会面临一级失职罪的处罚。

移民拘留令要求当地监狱必须在释放嫌疑人48小时之前通知执法局,或者延长拘留24小时,以使执法局有足够的时间处理案件。

在4号决议通过以前,德州首府奥斯汀所在的查维斯郡(Travis County)一直拒绝与执法局合作。

“我们注意到,他们现在对联邦扣押令非常重视。”劳德巴克说。

劳德巴克说,州议院在经过了多个立法程序后,才最终通过了4号决议。“可以说,有一股力量想要颠覆这个国家的法律。”

然而,这与公众安全息息相关。“有一些州试图无视联邦法律,让我很难理解”,他提到了加州1月1日通过的“庇护州”新法律。

 

图为2015年10月,加州移民海关执法局逮捕了一名男子。2018年1月1日,加州通过新法律成为“庇护州”。(John Moore/Getty Images)

“‘庇护州’法律禁止执法机关的相互合作,会变得无法无天。”

他说,这些地方也会成为吸引非法移民的聚居地,特别是犯罪分子。

“如果你是帮派分子,你想去哪儿?在哪里犯罪还不会被抓?太有诱惑力了!”

劳德巴克认为,很多时候,警察局和移民海关执法局合作,是终止犯罪的利剑。

“一伙MS-13的帮派分子躲在房子里,移民海关执法局可能是唯一能制裁他们的人。”他说,“然而,就凭市长或者议会的一道命令,我们不能再给执法局打电话说:‘嗨,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虽然还没有犯罪事实,但是我们很清楚,这伙人就是非法入境的帮派分子。’公共安全会变成什么样?”

劳德巴克支持川普总统的移民政策,尤其是加强边境安全的主张。

“边境决定了国家的安全,没有边境的阻拦,国不成国。就会成为乱七八糟的混合体,甚至连国籍都没有了。”劳德巴克说。

责任编辑:肖琳

 

评论
2018-03-06 3: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