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南太平洋扩张致澳洲东海岸处于风险中

斐济前总理、现在的反对党领袖拉布卡(Sitiveni Rabuka)(右)将军对中共在斐济的影响力日增感到愤怒。 记者斯丹福特(Tom Steinfort)(左)(视频截图)
人气: 5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安平雅澳洲悉尼编译报导)澳洲九号电视台的专题节目《60分钟》(60 Minutes)日前播出了中共在南太平洋各国利用“债务陷阱外交”,增强其在该地区的政治、军事及商业等方面影响力的报导。专家预警澳洲东海岸遭受军事袭击的可能性加剧。

由北京投资在具关键战略前哨地位的卢甘维尔(Luganville)建造一个巨大码头的情况,让澳洲安全分析师戴维斯(Malcolm Davis)博士担忧加剧。这一超大型码头距悉尼只有1500哩,增加了澳洲东海岸遭受军事袭击的可能性。

“自1942年以来,我们都未担心过东海岸存在任何潜在的军事威胁,”戴维斯博士告诉《60分钟》节目,“如果我们不能制衡中共,那我们就可能被迫陷入更大的冲突局面中。”

“我们需要认真对待这样的可能性。”戴维斯博士说。

大量投资无力偿债弱国 中共假援助之名实夺资产

二战期间,卢甘维尔是美国在南太平洋第二大海军基地,但正如戴维斯博士警告的那样,最新的发展是,人们或许很快就可以看到中共海军在太平洋有个安全港。

“码头足够容纳大量中共海军战斗人员、大型导弹驱逐舰和巡洋舰,”戴维斯博士告诉记者斯丹福特(Tom Steinfort),“甚至是航空母舰。”

尽管中共政府坚称在卢甘维尔建码头是为了支持瓦努阿图新兴的旅游业,但戴维斯博士说,半公里长的巨大码头对于游轮业来说似乎有点过了。

“中共不会为了在非常有限的旅游业市场上牟利而建造这个,”戴维斯博士说,“这里面一定有更多东西。他们考虑的是商业影响力、政治影响力以及最终的军队进驻的问题。”

根据戴维斯博士的说法,中共因其“债务陷阱外交”而臭名昭著,假借援助的名义向贫穷的国家提供贷款。

“中共将大量投资投入到那些根本无力偿还债务的国家,”戴维斯告诉斯丹福特,“如果中共能让一个国家负债这么多以致于无法偿还,他们将会拿别的东西来抵偿……(例如)港口。”

去年,当斯里兰卡这个次大陆国家未能偿还中共的债务时,中共控制了其主要港口汉班托塔(Hambantota)的建造权。

戴维斯博士认为,中共的一党政府正试图借助卢甘维尔码头工程让瓦努阿图也陷入同样的债务陷阱。“中共希望瓦努阿图还不了款。”戴维斯博士说。

受中共援助国承认 在联合国支持中共做回报

瓦努阿图外交部长雷根瓦努(Ralph Regenvanu)否认卢甘维尔码头是以任何军事目标为基础建造的,坚持其唯一目的是为他不富裕的国家带来经济增长。“我们建造码头是为了经济发展,” 雷根瓦努告诉斯丹福特,“我们希望卢甘维尔不仅成为瓦努阿图的主要商业中心,而且也成为该地区的主要商业中心。”

雷根瓦努向斯丹福特保证,中共绝不会占领码头,但他承认中共期望从它投资的所有太平洋岛国身上得到更隐晦的回报——在联合国一些关键议题上投票支持中共。

当雷根瓦努被问道是否认为这是贿赂时,他回答说:“或许是吧,那就是外交。”

与中共的交易是个错误

在坚持卢甘维尔码头永远不会被中共当作自己的军事基地的同时,雷格瓦努承认了他的国家此前与中共的交易中犯了错。

去年,为举办一个地区性的体育运动会,在中共的援助下建了一个巨大的体育馆,但瓦努阿图政府发现自那以后该场馆并没什么用处。更有争议的是,最近在瓦努阿图的首都维拉港(Port Vila)建成的一个的会议中心庞大又成本高昂,政府无力负担其电费与清洁费,更不用说在那举办活动了。

大量无用的中共建筑地标让当地居民、出租车司机塔巴克(William Taback)感到困惑与担心。这些项目(中共)投资对我们的国家太多了,塔巴克告诉斯丹福特,“我们知道我们从中共那借了很多钱,太多了,太多了。”

塔巴克的观点在斐济也有回应,那里也有类似的情形,中共投资昂贵且无用的建筑项目。

中共动机非惠泽他国 为接管当地公共设施

斐济前总理、现在的反对党领袖拉布卡(Sitiveni Rabuka)将军对中共在斐济的影响力日增感到愤怒。 “如果它们变得强大,那就偿还而言,我们会变得越无能为力,”拉布卡将军告诉斯丹福特。

“我们担心他们将接管一些公共设施,我们的港口和机场。” 拉布卡将军说,“这发生在世界各地。”

戴维斯博士说,斐济首都苏瓦(Suva)的一栋28层建筑工地雇用的工人几乎100%是中国人,这证明了中共在南太平洋投资的动机并不是为了帮助当地人。“他们用自己的工人,他们直接从自己的工程中受益,他们对当地社会及公众没有回报。”

但戴维斯博士认为,像瓦努阿图、斐济等的南太平洋国家本来是可以避免被赤化的。

澳洲曾是南太平洋的主要外交参与者,但近年来在该地区失去了影响力。

当斯丹福特问澳洲在过去十年中是否丢弃了足球外交时,戴维斯博士回答:“我认为就援助和对南太平洋(国家)投资而言,我们绝对是如此。”

瓦努阿图据悉尼近约1500哩,如果中共在瓦努阿图或其它任何南太平洋国家建立军事基地,那么就会突然出现中共军队逼近澳洲东海岸的可能。

南太平洋重大的军事力量冲突会再次成为日常话题。

责任编辑:尧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