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南太平洋擴張致澳洲東海岸處於風險中

斐濟前總理、現在的反對黨領袖拉布卡(Sitiveni Rabuka)(右)將軍對中共在斐濟的影響力日增感到憤怒。 記者斯丹福特(Tom Steinfort)(左)(視頻截圖)
人氣: 5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安平雅澳洲悉尼編譯報導)澳洲九號電視台的專題節目《60分鐘》(60 Minutes)日前播出了中共在南太平洋各國利用「債務陷阱外交」,增強其在該地區的政治、軍事及商業等方面影響力的報導。專家預警澳洲東海岸遭受軍事襲擊的可能性加劇。

由北京投資在具關鍵戰略前哨地位的盧甘維爾(Luganville)建造一個巨大碼頭的情況,讓澳洲安全分析師戴維斯(Malcolm Davis)博士擔憂加劇。這一超大型碼頭距悉尼只有1500哩,增加了澳洲東海岸遭受軍事襲擊的可能性。

「自1942年以來,我們都未擔心過東海岸存在任何潛在的軍事威脅,」戴維斯博士告訴《60分鐘》節目,「如果我們不能制衡中共,那我們就可能被迫陷入更大的衝突局面中。」

「我們需要認真對待這樣的可能性。」戴維斯博士說。

大量投資無力償債弱國 中共假援助之名實奪資產

二戰期間,盧甘維爾是美國在南太平洋第二大海軍基地,但正如戴維斯博士警告的那樣,最新的發展是,人們或許很快就可以看到中共海軍在太平洋有個安全港。

「碼頭足夠容納大量中共海軍戰鬥人員、大型導彈驅逐艦和巡洋艦,」戴維斯博士告訴記者斯丹福特(Tom Steinfort),「甚至是航空母艦。」

儘管中共政府堅稱在盧甘維爾建碼頭是為了支持瓦努阿圖新興的旅遊業,但戴維斯博士說,半公里長的巨大碼頭對於遊輪業來說似乎有點過了。

「中共不會為了在非常有限的旅遊業市場上牟利而建造這個,」戴維斯博士說,「這裡面一定有更多東西。他們考慮的是商業影響力、政治影響力以及最終的軍隊進駐的問題。」

根據戴維斯博士的說法,中共因其「債務陷阱外交」而臭名昭著,假借援助的名義向貧窮的國家提供貸款。

「中共將大量投資投入到那些根本無力償還債務的國家,」戴維斯告訴斯丹福特,「如果中共能讓一個國家負債這麼多以致於無法償還,他們將會拿別的東西來抵償……(例如)港口。」

去年,當斯里蘭卡這個次大陸國家未能償還中共的債務時,中共控制了其主要港口漢班托塔(Hambantota)的建造權。

戴維斯博士認為,中共的一黨政府正試圖藉助盧甘維爾碼頭工程讓瓦努阿圖也陷入同樣的債務陷阱。「中共希望瓦努阿圖還不了款。」戴維斯博士說。

受中共援助國承認 在聯合國支持中共做回報

瓦努阿圖外交部長雷根瓦努(Ralph Regenvanu)否認盧甘維爾碼頭是以任何軍事目標為基礎建造的,堅持其唯一目的是為他不富裕的國家帶來經濟增長。「我們建造碼頭是為了經濟發展,」 雷根瓦努告訴斯丹福特,「我們希望盧甘維爾不僅成為瓦努阿圖的主要商業中心,而且也成為該地區的主要商業中心。」

雷根瓦努向斯丹福特保證,中共絕不會佔領碼頭,但他承認中共期望從它投資的所有太平洋島國身上得到更隱晦的回報——在聯合國一些關鍵議題上投票支持中共。

當雷根瓦努被問道是否認為這是賄賂時,他回答說:「或許是吧,那就是外交。」

與中共的交易是個錯誤

在堅持盧甘維爾碼頭永遠不會被中共當作自己的軍事基地的同時,雷格瓦努承認了他的國家此前與中共的交易中犯了錯。

去年,為舉辦一個地區性的體育運動會,在中共的援助下建了一個巨大的體育館,但瓦努阿圖政府發現自那以後該場館並沒什麼用處。更有爭議的是,最近在瓦努阿圖的首都維拉港(Port Vila)建成的一個的會議中心龐大又成本高昂,政府無力負擔其電費與清潔費,更不用說在那舉辦活動了。

大量無用的中共建築地標讓當地居民、出租車司機塔巴克(William Taback)感到困惑與擔心。這些項目(中共)投資對我們的國家太多了,塔巴克告訴斯丹福特,「我們知道我們從中共那借了很多錢,太多了,太多了。」

塔巴克的觀點在斐濟也有回應,那裡也有類似的情形,中共投資昂貴且無用的建築項目。

中共動機非惠澤他國 為接管當地公共設施

斐濟前總理、現在的反對黨領袖拉布卡(Sitiveni Rabuka)將軍對中共在斐濟的影響力日增感到憤怒。 「如果它們變得強大,那就償還而言,我們會變得越無能為力,」拉布卡將軍告訴斯丹福特。

「我們擔心他們將接管一些公共設施,我們的港口和機場。」 拉布卡將軍說,「這發生在世界各地。」

戴維斯博士說,斐濟首都蘇瓦(Suva)的一棟28層建築工地僱用的工人幾乎100%是中國人,這證明了中共在南太平洋投資的動機並不是為了幫助當地人。「他們用自己的工人,他們直接從自己的工程中受益,他們對當地社會及公眾沒有回報。」

但戴維斯博士認為,像瓦努阿圖、斐濟等的南太平洋國家本來是可以避免被赤化的。

澳洲曾是南太平洋的主要外交參與者,但近年來在該地區失去了影響力。

當斯丹福特問澳洲在過去十年中是否丟棄了足球外交時,戴維斯博士回答:「我認為就援助和對南太平洋(國家)投資而言,我們絕對是如此。」

瓦努阿圖據悉尼近約1500哩,如果中共在瓦努阿圖或其它任何南太平洋國家建立軍事基地,那麼就會突然出現中共軍隊逼近澳洲東海岸的可能。

南太平洋重大的軍事力量衝突會再次成為日常話題。

責任編輯:堯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