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8年 辽宁统计局干部为何成重点看管对象

人气 787
标签: ,

【大纪元2018年06月06日讯】原辽宁省锦州市凌海统计局干部、国家公务员金博文遭冤狱八年,于2017年7月回家后,派出所不给其办身份证、上户口,使其生活陷入困境。警察告诉他,上面规定他是被重点看管的人物。

明慧网报导,金博文,65岁,在其陷入冤狱期间,他80多岁的老父亲及姐姐因想念至亲,不堪重荷,悲哀离世。

冤判八年

2009年7月20日上午,凌海市大凌河公安分局外贸街道文化警务室警察闯到金博文的工作的凌海市统计局,企图绑架他。他当时正在家休假,被骗到单位,被逼迫在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上签字。遭到他拒绝后,警察大怒,将其强行绑架到凌海市公安分局。

大凌河公安分局局长张波亲自带领四个警察开着两辆车,把金博文拽到车上、拉到他家中抄家,抢走法轮功书籍、手机、家门钥匙等,再将他拉回公安分局。在收发室他被两个警察看守。

警察非法掠夺私人财物,并且没给蒐查清单,也没叫金博文签字。随后他被押送到凌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三名国保人员对他进行非法提审。他不配合,他们给他戴上手铐,骂他、掰他手指、砸他手背,硬拽他的手按手印三次。

2009年7月27日,凌海市国保大队把构陷金博文的所谓案卷送到凌海市检察院,他被非法批捕。

8月11日,凌海市检察院将金博文起诉到凌海市法院。

9月10日,凌海市法院对金博文非法庭审。他的辩护律师有理有据地驳回了公诉人的指控。律师说:“我的当事人金博文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不能成立,他的行为没有触犯任何刑律。修炼法轮功无罪,传递真相无罪,应无罪释放我的当事人。”

审判长王欣多次打断辩护律师的依法辩护,并剥夺了金博文最后陈述的权利,最后非法判处金博文有期徒刑八年。

金博文不服判决,于9月17日向锦州中级法院提起上诉,坚持信仰无罪,做好人不应该被打压。但锦州中法未开庭审理,维持原判。

在狱中

2009年10月27日,金博文被非法转押到辽西监狱。在那里修炼法轮功的人被归入重刑犯行列。他被八个犯人24小时看管,一切活动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

11月24日,金博文被非法转押到大连市监狱。

一进大连市监狱,金博文感到一种明显的“和善”氛围,有人主动帮他拿行李、拿东西,还主动给买洗漱用具,中队长林茂国还用他自己的钱给金博文买拖鞋,生活上处处“照顾”。

渐渐地金博文发现“关心”、“帮助”他的人总是那么几个人,其他人都不敢接触他。有一个犯人叫苏建新每天寸步不离地跟着他,看得非常紧。

每天金博文被迫下车间做奴工十多个小时,出、收工时站队列都要喊改造口号,唱改造歌曲,晚上要看《新闻联播》,他被安排到最显眼的地方,左右前后都有包夹(专门看管法轮功学员的人),就连吃饭、睡觉、上厕所都有人看着。

在监狱,主管狱警“转化”(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一名法轮功学员能得到很多好处。

据悉,辽宁省“610”(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政法委、维稳办、司法厅和省监管局,利用各市的维稳办、司法局来向全省的各监狱下令,搞所谓“专项行动”,即利用各种方式,包括酷刑折磨,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迫使他们放弃信仰。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励监狱2万元,不转化,一个罚1万元,年底要跟监狱“算账”。

大连市监狱的主管中队长林茂国为了转化金博文,与监狱签了一年的合约。

开始林茂国伪善地关心金博文,经常问有没有谁欺负他等等。金博文给他讲法轮功真相、讲自己是如何遭到迫害等。一开始林茂国还听,后来就恶狠狠地说:“到这儿来我就转化你。不许盘腿、不许单独行动、不许闭眼睛、不许脱离监管视线⋯⋯ ”

金博文还是乐呵呵地给他讲真相,没有被转化,林茂国就把他交到了大队。

主管金博文的大队长换了三任,仍然转化不了他。

第三任狱警李连宽不断逼迫金博文转化,同时找他的弟弟、孩子,叫他们给金博文施压,给他的亲人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

李连宽和教导员刘海英不但亲自上阵,还教唆犯人整金博文,传授整人的经验,还年年向分监区下达对金博文的“攻坚”计划。

由于金博文不转化,金博文被移交到了教育处。

教育处处长找金博文谈话,妄图从意志上摧垮他,他对金博文说,在监狱里,身体会一天不如一天,人也会一天比一天老,好不如早点出去,愿意怎么炼就怎么炼。

2015年7月20日,金博文向最高监察院、最高法院和全国人大法制办写了申诉材料,同时也抄送凌海市大凌河公安分局一份,委托三分监区中队长裴凯寄出去。

裴凯如临大敌,马上向上级报告,不但没有寄信,还表现出极大的恐慌和愤怒,将申诉信件扣押、底稿收走,并对看守金博文的犯人逐个询问,给犯人们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从此,对金博文的看管更加严厉,检查得更紧,不许任何人接近他。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金博文出狱。

2017年7月19日,金博文终于出狱。但出狱时,他的信件等一切有文字的东西全部被狱警王亚男扣下。当他指出这是违法时,王亚男却说:“对你就得这样!这是上边的规定。”

再陷困境

金博文回到家后,到大凌河公安分局办理户口时,被告知他的情况特殊,属于重点管理对象,先得到凌海市公安局大凌河公安分局外贸街道文化警务室去办理一个手续。

金博文到了外贸街道文化警务室,报上姓名、说明来意,一个警察告诉他,他是被看管的重点人物,必须写不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金博文拒绝。警察说,要想办身份证、上户口,就得履行这个手续,这是上边的规定。

金博文又到他的原工作单位办理退休、劳保手续。单位同事告诉他,2010年2月27日辽宁省统计局发了一个文件,他已经被行政开除了。

由于金博文现在没有身份证,什么也办不了,年纪大了,打工没人敢用,没有退休金、劳保,连基本生活都不能维持了……

而且,更令金博文悲凉的是,他的父亲和二姐已不在人世了。#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辽宁本溪监狱“攻坚”转化的罪恶
从酷刑到高强度洗脑 黑幕重重的中共监狱
石铭:从坚守信仰背后的惨烈看中共的邪恶
中共重刑监狱里不屈的精神(5)震撼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海航董事长及总裁被抓 孟晚舟将回国
【秦鹏直播】孟晚舟签DPA协议 解析双方交易
【新闻大家谈】廖天琪:德大选后对华关系有变?
【重播】美日印澳首脑白宫会谈 应对中共挑战
【财商天下】股价反弹 恒大恐被国有化
【未解之谜】不可思议的跨国灵魂互换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