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东方到西方 一个伦敦年轻华人的人生之旅

天宇

黄智闻近照:“心怀信仰能让你找到内心的平和。”(来源:天宇/大纪元)

人气: 41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7月20日讯】第一次见到黄智闻先生是在一个伦敦教会举办的活动中,当时他负责教人学少林拳法,这种中西合璧的方式对笔者而言还是第一次,不禁再三询问,才发现他有着不同寻常的非凡经历,想与大家分享,为您徐徐道来。

教孩子:黄智闻用中西合璧的方式教孩子少林拳法。(来源:天宇/大纪元)

来自台湾台北的黄智闻先生,今年不过二十五岁,基督徒,目前是一名摄影师,在英国伦敦工作。精实的体魄,穿起西装十分精神,和伦敦十分搭配,谁都不曾料到,他曾是一个和尚。

台湾的佛教十分兴盛,很多人虽不剃度却都是俗家弟子,黄智闻的父母就是如此,因此他从小就对佛家文化耳濡目染。“小时候有很多机会接触到法师和佛家的活动之类的,而且我也很单纯,父母怎样做就跟着,不会去想太多。”

10岁时,一次很偶然的阴错阳差的机缘,他答应了一家大寺院的法师,愿意出家,这一出家就是八年。

黄智闻回忆起寺院的生活:“我去了全台湾几乎最严格的一家寺庙,早上2点起床,然后要跑到山上去做早课(念诵佛经),一站差不多就要3个小时。”

为了修炼体魄,随后还要有武术训练,刚一开始先练习一些基础动作,做不好还会被师父用鞭条抽打,这一练就是一个小时,“我觉得比军队还要严格。”黄智闻打趣道。

随后早斋的过程也完全不会轻松,“只有稀饭和菜,吃饭时不能出声音,不能交头接耳,而且只给15分钟,超过这个时间,下一个早斋就没了。吃完后会有一些个人修行的活动,去背诵经文、拜佛,也不会很自由,还是会被管制。”

中午的午斋同样十分清淡,米饭和些许蔬菜,黄智闻却别有感悟:“虽然吃得不是很好,但因为生活的很艰苦,所以吃饭时依然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午饭后要行径,就是绕着佛像走,帮助消化,之后睡午觉大约40分钟,起来后继续诵经、拜佛。”

这之后是长达三个小时的武术训练,虽然十分辛苦,又很乏味,但也令黄智闻从中受益:“打拳时不可以迟疑,所以我后来的专注力就是从这里选练出来的,很多特质都是在这期间练出来的。”

打拳:“打拳时不可以迟疑,所以我后来的专注力就是从这里选练出来的,很多特质都是在这期间练出来的。”(来源:黄智闻提供)

寺院的规定是过午不食,所以没有晚饭,“练完武术,洗完澡就要做晚课,一做就是三个小时,一直做到9点多,然后10点睡觉,只睡四个小时。”这样数年如一日的生活,从没间断过,日复一日的重复辛劳,令黄智闻已经开始有还俗的念头。

寺院的规定是一年只能见父母两次,这一晃就是四年,“那些年让我产生了很大变化,我已经不太懂得怎么和父母互动了。我就把这些跟师父讲了几次,让我父母把我带回家。”

黄智闻的母亲后来让他去了第二家寺庙,在那里面也过了差不多三年时间,出家人的日常生活没有太大区别,唯一不同是有多一点的时间接触到外界的东西。

这家寺院中很多老僧人并非从小在寺院长大,都是半路出家,所以比较通情达理,“但他们也很严格,也会打人,会赏巴掌或者敲头。”让黄智闻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挨打,是在15岁担任侍者期间,随寺中出家时间最长的大师父去户外教学,自己因为过于劳累而起晚,就挨了大师傅一巴掌。

到18岁时, 黄智闻感到这已经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透过和自己相熟的一个师父,打电话给父母来接自己走,“离开时,我心情也十分沉重。”

为了逐渐适应社会,黄智闻用了一年时间到世俗化的佛学院学习, 在此期间补学文化知识,还学会了开摩托车。离开后又靠自学,用两年时间,学完了小中高的所有课程,并考得同等学历认证。

黄智闻表示自己用了大约三年时间,才真正融入到正常社会的状态,之后又上了大学,但期间仍时常感到疑惑:“因为在寺庙的经历,我会有自我认知上的混乱:我到底是个和尚?还是个普通年轻人?”

大学学习摄影期间,黄智闻认识了身为基督徒的友人,“我们会聊到人生的方向,对生命意义的观点之类的,通过这些沟通,我感到自己从中受到了影响。”

黄智闻说,从最开始去教会时的不屑一顾,到逐渐频繁参加教会活动,自己从内心中改变了许多。并感受到信仰所带给自己的力量,最终在自己来英国前受洗,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基督徒。

回想过去,黄智闻感慨良多,“我有时候也会告诉自己,在世界各个角落,有更多吃过更多苦的人,这样去想就不会让我有负面的感受。”

“我现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有时还是会感到忧愁和空虚,而心怀信仰能让你找到内心的平和,当遇到事时,当你回到信仰的角度时,你的心态会得到平衡,不会变得冲动。我变得更加忠于自己,不太会受到外界影响。”◇

责任编辑:文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