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故地新居

门外圣母堂,晨钟响叮当。( John Cheung
)
人气: 3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2年10月14日讯】(John Cheung)

雪消天晴朗,风摇引花香
门外圣母堂,晨钟响叮当。

这是上星期天早上,在我们小屋前的美景,宁静安然,令人心旷神怡。

我享受着暖和的阳光,带点冰凉的微风吹来,使我脑根清醒,使我往后的几天,一直沉醉在五十年前的回忆里。

这是上星期天早上,在我们小屋前的美景,宁静安然,令人心旷神怡。(John Cheung)

1973 3 21 日清晨,我与弟妹三人首次踏足这片自由的土地。

那时到曼城须先飞到伦敦。来之前,母亲有信通知我们到旺角,去一间专办华侨往英包机的旅行社取机票。我特别记得这间旅行社,因为来到门外,看见招牌赫然是[温丁旅行社]。

母亲拜托两位返英的工友,顺带把我们带到曼城。我们乘坐当年的英国海外航空公司班机,首先飞抵巴基斯坦格拉兹机场加油,再飞到伦敦吉域国际机场降落。那阵子的机场不像现在,飞机是停泊在广阔的空地上,下机时要行楼梯,并得步行上一少段路。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飞行,那份奇妙的感觉,真是难以言喻!打从在维港璀璨的夜空开始,一直飞至晨曦初上,太阳渐渐地冒出来,金黄色的阳光把那满布的云彩染得通红,之后光华四射,天空明澈碧蓝。我们浮游在白云之上,无际的天空,是多么的大,多么的美!

也许就是这次的体验,洗涤了我庸俗的心灵,令我学晓欣赏事物的美。从那日开始,我对世界总是充满了希望!

离开香港之前的一段日子,大姐说在英国就没有中餐面食,外国人只吃薯仔椰菜,更不要说鱼蛋牛杂。大姐反复地警告,着我们千万不要喝咖啡奶茶,说那些饮品有毒,描述得好像抽鸦片烟般恐怖。可怜我们三个小孩子,一直推却空姐送来的奶茶咖啡,又苦于不会英语,问要杯水也难,更不善向人求助,只好默默地忍受着整个旅程的干渴,直至抵达伦敦唐人街。

大人把我们带上一间叫利口福的菜馆,那时我才晓得,一切都不像大姐所说的那么一回事。

吃饱喝足后,大人安排我们在街上看顾行李,他们往租车去。那时天色开始灰暗,没有温暖阳光,北风把人刮得皮肤灼痛。我们穿着大姐夫认为可以到北极旅行的衣服,冻得不断哆嗦!

大概两小时吧,车子终于到了!我们累得一上车却不醒人事似的,直睡到目的地才被弄醒。那是一间颇大的中餐鱼条店,只见母亲急急出来,兴奋地把我们接进去。

店铺内的人很热情,老板是个说台山话的中年阿姆,十分友善,立即叮嘱厨师给我们弄吃喝的。那位厨师哥哥问我们爱吃什么?他见我们不识回答,于是煮了一盆子食物,鸡牛肉片都是厚厚的,脱了壳的大虾非常可口,还有鲜嫩爽甜的豆荚,这是我第一次品尝美食。

吃饱后,我们站在母亲旁边观看她工作,她是专责炸鱼和薯条,间中也帮手出餐,不忙时,还会试图接柯打。

我留意着她的说话,惊奇她竟然会说英语,只见她对进来的客人说飞身妾“…… 客人,她便包他薯条鱼。又见她到厨房出菜,捧着一份鲜红色汁液的炸肉叫煎沙扑” (Sweet & Sour Pork), 还有悲苦嫁你” (Beef Curry), “痴筋快坏事” (Chicken Fried Rice).

周边屋顶,前后园的草地上,都铺着薄薄的一层白雪。(John Cheung)

那夜心情兴奋,未等天亮,经已急不及待起床,静静地欣赏窗外的月色。周边屋顶,前后园的草地上,都铺着薄薄的一层白雪,皎洁明媚,是多么的醉人,多么的美!

一连几天都觉得自己进入了童话世界。星期天的清晨,邻旁的小教堂,像我现在的屋子门外的圣母堂一样,响起叮当钟声,敲醒了我傻样的脑袋,令我知道这一切都不是梦。

五十年后的今天,我又回到曼城,回想着母亲,回想着阿姆,与及当日的人和事。随我而来的,是一片感恩的心!

责任编辑:陈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