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故地新居

門外聖母堂,晨鐘響叮噹。( John Cheung
)
人氣: 3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2年10月14日訊】(John Cheung)

雪消天晴朗,風搖引花香
門外聖母堂,晨鐘響叮噹。

這是上星期天早上,在我們小屋前的美景,寧靜安然,令人心曠神怡。

我享受着暖和的陽光,帶點冰涼的微風吹來,使我腦根清醒,使我往後的幾天,一直沉醉在五十年前的回憶裏。

這是上星期天早上,在我們小屋前的美景,寧靜安然,令人心曠神怡。(John Cheung)

1973 3 21 日清晨,我與弟妹三人首次踏足這片自由的土地。

那時到曼城須先飛到倫敦。來之前,母親有信通知我們到旺角,去一間專辦華僑往英包機的旅行社取機票。我特別記得這間旅行社,因為來到門外,看見招牌赫然是[溫丁旅行社]。

母親拜託兩位返英的工友,順帶把我們帶到曼城。我們乘坐當年的英國海外航空公司班機,首先飛抵巴基斯坦格拉茲機場加油,再飛到倫敦吉域國際機場降落。那陣子的機場不像現在,飛機是停泊在廣闊的空地上,下機時要行樓梯,並得步行上一少段路。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飛行,那份奇妙的感覺,真是難以言喻!打從在維港璀璨的夜空開始,一直飛至晨曦初上,太陽漸漸地冒出來,金黃色的陽光把那滿佈的雲彩染得通紅,之後光華四射,天空明澈碧藍。我們浮游在白雲之上,無際的天空,是多麼的大,多麼的美!

也許就是這次的體驗,洗滌了我庸俗的心靈,令我學曉欣賞事物的美。從那日開始,我對世界總是充滿了希望!

離開香港之前的一段日子,大姐說在英國就沒有中餐麵食,外國人只吃薯仔椰菜,更不要說魚蛋牛雜。大姐反復地警告,着我們千萬不要喝咖啡奶茶,說那些飲品有毒,描述得好像抽鴉片烟般恐怖。可憐我們三個小孩子,一直推卻空姐送來的奶茶咖啡,又苦於不會英語,問要杯水也難,更不善向人求助,只好默默地忍受着整個旅程的乾渴,直至抵達倫敦唐人街。

大人把我們帶上一間叫利口福的菜館,那時我才曉得,一切都不像大姐所說的那麼一回事。

吃飽喝足後,大人安排我們在街上看顧行李,他們往租車去。那時天色開始灰暗,沒有溫暖陽光,北風把人刮得皮膚灼痛。我們穿着大姐夫認為可以到北極旅行的衣服,凍得不斷哆嗦!

大概兩小時吧,車子終於到了!我們累得一上車卻不醒人事似的,直睡到目的地才被弄醒。那是一間頗大的中餐魚條店,只見母親急急出來,興奮地把我們接進去。

店舖內的人很熱情,老闆是個說台山話的中年阿姆,十分友善,立即叮囑廚師給我們弄吃喝的。那位廚師哥哥問我們愛吃甚麼?他見我們不識回答,於是煮了一盆子食物,雞牛肉片都是厚厚的,脫了壳的大蝦非常可口,還有鮮嫩爽甜的豆莢,這是我第一次品嚐美食。

吃飽後,我們站在母親旁邊觀看她工作,她是專責炸魚和薯條,間中也幫手出餐,不忙時,還會試圖接柯打。

我留意着她的說話,驚奇她竟然會說英語,只見她對進來的客人說飛身妾“…… 客人,她便包他薯條魚。又見她到廚房出菜,捧着一份鮮紅色汁液的炸肉叫煎沙扑” (Sweet & Sour Pork), 還有悲苦嫁你” (Beef Curry), “痴筋快壞事” (Chicken Fried Rice).

周邊屋頂,前後園的草地上,都鋪着薄薄的一層白雪。(John Cheung)

那夜心情興奮,未等天亮,經已急不及待起床,靜靜地欣賞窗外的月色。周邊屋頂,前後園的草地上,都鋪着薄薄的一層白雪,皎潔明媚,是多麼的醉人,多麼的美!

一連幾天都覺得自己進入了童話世界。星期天的清晨,鄰旁的小教堂,像我現在的屋子門外的聖母堂一樣,響起叮噹鐘聲,敲醒了我傻樣的腦袋,令我知道這一切都不是夢。

五十年後的今天,我又回到曼城,回想着母親,回想着阿姆,與及當日的人和事。隨我而來的,是一片感恩的心!

責任編輯:陳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