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白禮頓開餐廳

移英港人掛「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 無懼小粉紅

繼續為香港發聲

港人Luk最近在白禮頓開餐廳。(林一山/大紀元)
人氣: 58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2年09月29日訊】(大紀元專題部理爾、林一山英國報導)近年,有數以萬計香港人移居英國,當中有不少人嘗試創業。每當提起英格蘭南部城市「白禮頓」(Brighton),大家可能會立即想起英超球會,但其實這個海邊城市以旅遊業聞名,有大量餐廳和文青小店。

移居白禮頓只有一年多的香港人Luk於9月初開餐廳,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坦言,對香港人來說,食肆是比較容易入門的生意。他希望一邊貢獻英國社會,一邊為香港發聲。餐廳內展示著「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旗幟,象徵著他對香港的信念和願望。

餐廳展示「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旗幟和「香港民主女神像」。(林一山/大紀元)

餐廳「Deep Blue Sea」位於熱鬧的白禮頓市中心大街,距離火車站只有大約10分鐘步行距離。老闆Luk指出餐廳名稱「Deep Blue Sea」的意思是「深海」,亦是一齣他很喜歡的電影的名稱。他笑言,餐廳名稱與「深藍」(支持中共和建制派)絕無關係,只因為餐廳提供海鮮菜式,他的政治立場很「黃」(支持民主自由)。

為保護下一代而離港

當被問到為何移居英國時,Luk直言自己對現在的香港抱有負面態度,例如香港制度崩壞、執法不公、鎮壓民主聲音、沒有法治和公平體制等,令他覺得香港已經不再適合嚮往自由民主的人士繼續生活。

「香港社會每況愈下,很多人失業,店舖倒閉,整個體系傾斜了。當體制無法保障外國投資者,外國投資者為何要在香港發展?為何很多外資都搬去新加坡,因為他們看不到香港的法律和體系能保護到他們」。

Luk形容自己是在香港成長的「香港仔」,「如果說『對香港沒有感情』,就一定是假的……我一定是愛香港的。」在訪問期間,他一度哽咽。

他認為自己雖然愛香港,但也要保護自己的下一代,讓他們接受真正的教育,而不是一個「不愛爸爸,不愛媽媽,只愛國家」的教育,所以他只考慮了很短時間,就決定移居英國,「在短期內,我看不到香港有什麼機會改善,只看到香港越來越差」。

離開「舒適圈」改變人生

「何時決定開餐廳?」Luk回答說想要貢獻英國,所以一直打算從商,而他認為餐廳對香港人來說,是比較容易入門的生意。他以前在香港並非從事飲食業,但有一些食肆經驗,所以早已計劃移居英國後開餐廳。

Luk坦言創業開餐廳的過程並不容易,但他認為「沒有所謂」。他理解每個人都有「舒適圈」(comfort zone),很難離開本身的行業,但移居英國後難得有機會,可以將自己整個人生改變,「為何不嘗試改變和重新開始呢?」他透露花了約半年時間籌備餐廳,主要花時間搜集法例要求資料、聯絡供應商、裝修、請人等。雖然申請政府牌照時有點困難,例如食物衛生規定、賣酒牌照、商業登記等,但他認為這是合理的制度,能夠保護食客,讓他們食得安心。

餐廳內的部分食物(林一山/大紀元)

「創業最困難的地方是什麼?」Luk回應說缺乏知名度,沒有很多人知道餐廳的存在,所以他需要花很多時間宣傳推廣,例如在街上「拉客」。他亦希望客人能夠人傳人,以口碑吸引更多客人。

掛「光時」旗無懼「小粉紅」

關於餐廳內展示著「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等反送中社運旗幟,以及「香港民主女神像」,Luk表示香港已經不准掛那些旗幟,所以在自由的國度裡,便要珍惜表達自由,「為何不掛?那八隻字有什麼問題?」他形容自己雖然不喜歡中共,但不覺得所有中國大陸人都是「小粉紅」。

如果有「小粉紅」不喜歡「光時」旗,他認為「沒有所謂」,因為「一盤生意沒有可能討好所有人」。他稱開業數星期,暫時沒有人鬧事。

Luk透露,在香港人以外,大約有2%至3%當地顧客向他查詢那些是什麼旗幟,他會很樂意詳細跟他們解釋香港的情況。

繼續積極參加社運

另一方面,Luk在工餘時間積極參加英國的香港社運,例如集會和遊行,甚至擔任義工,他認為自己身為香港人,希望繼續為香港出一份力。他提到早前由海外香港民主派人士籌組的「香港議會」,計劃明年讓世界各地的香港人投票選出代表在國際上發聲。他深信一個真正民主的地方,應該由人民選出真正的代議士去發聲,建立真正有認受性的議會和政府。

Luk認為在爭取民主的過程中需要體現民主,不是某人跟某個外國政府關係很好,然後就讓他去遊說;去做遊說工作的人,應該要有認受性和人民授權。他期望「香港議會」籌委會能夠解決技術上的問題,建立一套保障投票人士私穩的機制,讓全球港人投票選出代表為香港發聲。

最後,Luk希望香港人能夠同心協力,不要一盤散沙和分化,留港人士不要覺得海外港人是逃兵,海外港人亦不應取笑留港人士是懦夫。「以前在香港不願警察打,所以才要『be water』,現在海外港人應該『be ice』!」他認為每個人都可以做一些自己認為有用的事情,去貢獻香港民主運動,例如協助移英港人融入當地,「一人一小步,就是一大步」。

責任編輯:陳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