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白礼顿开餐厅

移英港人挂“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旗 无惧小粉红

继续为香港发声

港人Luk最近在白礼顿开餐厅。(林一山/大纪元)
人气: 5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2年09月29日讯】(大纪元专题部理尔、林一山英国报导)近年,有数以万计香港人移居英国,当中有不少人尝试创业。每当提起英格兰南部城市“白礼顿”(Brighton),大家可能会立即想起英超球会,但其实这个海边城市以旅游业闻名,有大量餐厅和文青小店。

移居白礼顿只有一年多的香港人Luk于9月初开餐厅,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坦言,对香港人来说,食肆是比较容易入门的生意。他希望一边贡献英国社会,一边为香港发声。餐厅内展示着“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的旗帜,象征着他对香港的信念和愿望。

餐厅展示“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旗帜和“香港民主女神像”。(林一山/大纪元)

餐厅“Deep Blue Sea”位于热闹的白礼顿市中心大街,距离火车站只有大约10分钟步行距离。老板Luk指出餐厅名称“Deep Blue Sea”的意思是“深海”,亦是一出他很喜欢的电影的名称。他笑言,餐厅名称与“深蓝”(支持中共和建制派)绝无关系,只因为餐厅提供海鲜菜式,他的政治立场很“黄”(支持民主自由)。

为保护下一代而离港

当被问到为何移居英国时,Luk直言自己对现在的香港抱有负面态度,例如香港制度崩坏、执法不公、镇压民主声音、没有法治和公平体制等,令他觉得香港已经不再适合向往自由民主的人士继续生活。

“香港社会每况愈下,很多人失业,店铺倒闭,整个体系倾斜了。当体制无法保障外国投资者,外国投资者为何要在香港发展?为何很多外资都搬去新加坡,因为他们看不到香港的法律和体系能保护到他们”。

Luk形容自己是在香港成长的“香港仔”,“如果说‘对香港没有感情’,就一定是假的……我一定是爱香港的。”在访问期间,他一度哽咽。

他认为自己虽然爱香港,但也要保护自己的下一代,让他们接受真正的教育,而不是一个“不爱爸爸,不爱妈妈,只爱国家”的教育,所以他只考虑了很短时间,就决定移居英国,“在短期内,我看不到香港有什么机会改善,只看到香港越来越差”。

离开“舒适圈”改变人生

“何时决定开餐厅?”Luk回答说想要贡献英国,所以一直打算从商,而他认为餐厅对香港人来说,是比较容易入门的生意。他以前在香港并非从事饮食业,但有一些食肆经验,所以早已计划移居英国后开餐厅。

Luk坦言创业开餐厅的过程并不容易,但他认为“没有所谓”。他理解每个人都有“舒适圈”(comfort zone),很难离开本身的行业,但移居英国后难得有机会,可以将自己整个人生改变,“为何不尝试改变和重新开始呢?”他透露花了约半年时间筹备餐厅,主要花时间搜集法例要求资料、联络供应商、装修、请人等。虽然申请政府牌照时有点困难,例如食物卫生规定、卖酒牌照、商业登记等,但他认为这是合理的制度,能够保护食客,让他们食得安心。

餐厅内的部分食物(林一山/大纪元)

“创业最困难的地方是什么?”Luk回应说缺乏知名度,没有很多人知道餐厅的存在,所以他需要花很多时间宣传推广,例如在街上“拉客”。他亦希望客人能够人传人,以口碑吸引更多客人。

挂“光时”旗无惧“小粉红”

关于餐厅内展示着“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等反送中社运旗帜,以及“香港民主女神像”,Luk表示香港已经不准挂那些旗帜,所以在自由的国度里,便要珍惜表达自由,“为何不挂?那八只字有什么问题?”他形容自己虽然不喜欢中共,但不觉得所有中国大陆人都是“小粉红”。

如果有“小粉红”不喜欢“光时”旗,他认为“没有所谓”,因为“一盘生意没有可能讨好所有人”。他称开业数星期,暂时没有人闹事。

Luk透露,在香港人以外,大约有2%至3%当地顾客向他查询那些是什么旗帜,他会很乐意详细跟他们解释香港的情况。

继续积极参加社运

另一方面,Luk在工余时间积极参加英国的香港社运,例如集会和游行,甚至担任义工,他认为自己身为香港人,希望继续为香港出一份力。他提到早前由海外香港民主派人士筹组的“香港议会”,计划明年让世界各地的香港人投票选出代表在国际上发声。他深信一个真正民主的地方,应该由人民选出真正的代议士去发声,建立真正有认受性的议会和政府。

Luk认为在争取民主的过程中需要体现民主,不是某人跟某个外国政府关系很好,然后就让他去游说;去做游说工作的人,应该要有认受性和人民授权。他期望“香港议会”筹委会能够解决技术上的问题,建立一套保障投票人士私稳的机制,让全球港人投票选出代表为香港发声。

最后,Luk希望香港人能够同心协力,不要一盘散沙和分化,留港人士不要觉得海外港人是逃兵,海外港人亦不应取笑留港人士是懦夫。“以前在香港不愿警察打,所以才要‘be water’,现在海外港人应该‘be ice’!”他认为每个人都可以做一些自己认为有用的事情,去贡献香港民主运动,例如协助移英港人融入当地,“一人一小步,就是一大步”。

责任编辑:陈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