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西卑诗山火烧不停 处紧急状态 林学家解谜

加拿大西海岸卑诗省目前有超过500处森林正在燃烧,已经烧毁了50万公顷森林,数天前全省被烟雾笼罩。图为8月23日在Fort Fraser附近的Shovel Lake山火。(加通社)

The Shovel Lake wildfire burns on a mountain behind a home near Fort Fraser, B.C., on Thursday August 23, 2018. THE CANADIAN PRESS/Darryl Dyck

人气: 69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金河加拿大温哥华编译报导)加拿大西海岸卑诗省目前有超过500处森林正在燃烧,已经烧毁了50万公顷森林,数天前全省被烟雾笼罩,空气质量咨询数字达到两位数,自8月中旬起,温哥华都市区一度连续八天处于空气质量警示状态。

今年夏天卑诗省中部和东南部空气质量糟糕透顶,烟雾把太阳完全遮住。卫星图像显示,来自卑诗省的烟雾一路飘到加西四省。在那期间,环境和健康部门建议民众避免在户外做长时间消耗体力的活动,老年病人和婴儿要格外注意,最好待在商场、图书馆或社区中心等空气清洁的地方。

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2018年8月20日,山火烟雾笼罩温哥华。图为温哥华港。(加通社)
2018年8月21日,山火烟雾笼罩温哥华。图为温哥华港。(加通社)

据《环球邮报》报导,在卑诗大学(UBC)林学教授洛瑞.丹尼尔斯(Lori Daniels)看来,原因很复杂。最明显的原因是人口。人口增加了,人为因素引起火灾的可能性也就不可避免地增加。不同的估计表明,30%至50%的火灾是人为因素引起的。

另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是气候变化,但气候变化远非唯一的答案。丹尼尔斯说二十多年前人们就看到了今天火灾的前兆。

20世纪90年代山松甲虫疫情开始蔓延,这是未来事件的重要标志和起因。甲虫杀死了数百万公顷树木,创造了大量的火灾燃料,而人们从未大规模妥善处理这些死亡干枯的树木。

甲虫疫情的蔓延也暴露了种植树木品种存在的问题。出于经济原因人们优先种植冬青松(lodgepole pine),创造了单一树种森林,同时制造了无数森林火灾燃料,减弱了森林对火灾的抵抗能力。

与冬青松树情况类似,人们大量种植了道格拉斯冷杉、雪松,以及其它木材工业喜欢的树种,而极少种植甚至过度采伐白杨树、桦树等阔叶树。实际上阔叶树对森林至关重要:它们不易燃烧,在森林地面上形成阴影,降低地面温度,增加空气湿度。

丹尼尔斯心目中理想的森林是不同树种的混合和不同密度的混合。这种多样性可以提高抵抗火灾的能力,增加生态系统中的养分,减少火灾燃料。

他警告说:“如果继续在卑诗省内陆大片森林地区域主要种植松树,那么我们就会作茧自缚,我们的后代,我们的孩子和孙子孙女,将与下一轮山松甲虫流行病和森林大火搏斗。”“我们必须从这些错误中吸取教训,做得更好。”

应当如何灭火?

“我们太过擅长灭火了,结果适得其反。”丹尼尔斯表示,一些远郊荒野地区发生了火灾,应该以可控的方式让它燃烧,大火自然熄灭后,新的生态系统从头开始。这种做法已经开始在卑诗省部分地区实施。这种做法短期内似乎有点浪费,烧掉了所有的木材,生产了大量的烟雾。但这样做它创造了景观的多样性,使一片新森林恢复活力。

丹尼尔斯说,另一个补救措施是立即减少城镇周围的燃料。2004年完成的一项研究表明,卑诗省有160万公顷森林覆盖城镇周围。这些森林太密集容易引起火灾,需要砍伐。这样做包含了一个在政治上不受欢迎的概念:砍伐树木。

处理干枯树木燃料

他说:“为了在那些被森林包围的社区周围建立保护区,我们需要投入数十亿加元处理干枯树木燃料。”“在目前状况和方法下,森林消防费用将呈指数增长。2016年麦克默里堡(Fort McMurray)森林大火,从扑灭森林大火到全面恢复的费用(包括基础设施重建、人员健康和失业成本)估计高达百亿加元。去年卑诗省森林野火季节消防费用达5.8亿加元。今年到4月1日为止防费用达2.5亿加元,如果考虑其它因素(例如基础设施重建和人类健康成本),这个数字可能会上升二到三十倍。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和澳大利亚部分地区过去火灾有季节性,现在是全年性的。这些地方每天都是火灾季节。丹尼尔斯认为卑诗省的情况不会糟糕到那种程度,“因为我们的地理位置太靠北了。但夏天完全被雾霾笼罩则是可能的”。

丹尼尔斯认为,“我们已越过了一个门槛”,在越过这个门槛之前,“每年的情况都起起落落,有所变化。但在过去的十五年中,我们看到一年比一年更多的火灾和更大的影响。这将是今后的常态。”◇#

责任编辑:李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