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绝处逢生 79岁老军医讲述的亲身经历

温哥华

严成碧在温哥华的一个中文学校教孩子画国画。(陈璐/大纪元)

人气: 11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陈璐温哥华采访报导)2018年末,在温哥华市中心圣诞大游行的队伍中,耄耋之年的严成碧容光焕发、精神矍铄,踏着轻快的舞步,喜气洋洋地挥舞着鼓槌打腰鼓。有谁能够想到,这位79岁的老人25年前曾经是一位“原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患者?严成碧不仅亲历了绝处逢生的奇迹,她亦是一场正邪交战的见证人。

严成碧1939年出生于四川重庆,1961年高中毕业入伍当兵,第二年进入第一军医大学检验专业学习,之后一直从事医学检验工作,退休前是第一军医大学附属南方医院正团级军医。

温哥华圣诞游行
2018年12月2日,严成碧(中)在温哥华市中心圣诞大游行的队伍里打腰鼓。(大宇/大纪元)

被确诊不治之症 寻遍中西医无果

严成碧回忆起1993年,她突然发现自己全身皮肤持续出现大大小小的出血斑块,当时她为自己查了血常规,发现血小板只有4-5万/mm3(正常人参考范围是10-30万/mm3,低于10万/mm3为血小板偏低,低于5万/mm3则有生命危险)。当年5月,她住进了南方医院血液科,经骨髓穿刺,严成碧被确诊为“原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

这种出血性疾病在世界范围都没有什么有效的治疗方法,只能用激素治疗缓解,长期用激素控制到能维持生命的一定水平。

严成碧住院期间曾用西药安络血、激素地塞米松治疗,激素用量达到10毫克,疗效还是不明显,后又采用昆明山海棠、云南白药等中药等治疗,均难以维持血小板的正常水平。于是又进行了脾动脉栓塞术并配合类激素达拉唑治疗,术后血小板一下就提上来了,可是一个月后又降了下去。

医生一再叮嘱她小心:不能激烈运动,起床时动作一定要缓慢,血小板低,脑袋里一旦出血看不见就很危险。

由于长期使用激素,严成碧体型异常,出现了满月脸、牛肩背,她的肝脏功能不正常,心电图也出现异常,血压增高,心肌缺血,全身大大小小关节疼痛难忍,连二层楼梯都爬上不去,外出要有人前拽后托才能上得了车。

四年期间,严成碧在医院的血液科住院没治好,心脏出问题了,又住进心内科,中西医的治疗手段都用尽了,身体每况愈下,她看不到自己有丝毫希望能恢复健康,期间还被怀疑患上子宫癌,真的感觉生不如死,家人也暗中为她准备后事。

修炼法轮功显奇效 从此远离病痛

1997年10月,一位参军学医的同学来看望严成碧,见她陷入绝境,就建议她尝试炼法轮功。严成碧说,“我到心内科的医生那里找来《转法轮》(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在病房里白天晚上地看,我看到书里面讲的都是教人做好人的道理,越读越爱读,读到第5讲时,就感觉真的有法轮进入了我的身体”。

当时广州第一军医大学的院内炼功点有上百人在炼法轮功,本院军人(包括教师、医生、学生)、职工、家属有很多人炼功。晚上还在室内集体学法。严成碧每天早上到炼功点炼五套功法,不长时间就感觉关节疼痛减轻了,她试着把药量减少,结果病情不但没有加重,反而明显好转,她信心大增。

炼法轮功3个月后,1998年1月严成碧要求出院,她回家即停止一切中西医治疗手段,一门心思修炼。从此,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越来越好,全身关节不再疼痛,血常规正常无异,感觉像是换了一个人。

二十年来,严成碧远离病痛,再也没有进过医院,再也没有服用过任何药物。严成碧的先生是外科副教授,女儿后来是耳鼻喉科博士,目睹她身体变化的亲友和周围的医学界同仁都对她的病能够痊愈啧啧称奇。

八年前,严成碧来到海外与孩子团聚,享天伦之乐,她还在一间中文学校教孩子们画国画。

2011年8月的一天,严成碧骑车在温哥华地区的列治文市横过马路时,在自行车道被一辆小轿车急驶过来撞倒在地,自行车压坏了,脚瞬时进了车底,她慢慢从车头爬出来,40多岁的女司机当时吓坏了,连声劝她赶紧去医院。严成碧说:“不用了,我没事,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有师父有大法保护,你看看我七十多岁的人,身上哪都没出血,没伤口,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女司机感激地说:“我今天真遇到好人了!你的师父不仅保护了你,也保护了我呀!”她当着围观的人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记住了。”

温哥华
严成碧目前在温哥华的一所中文学校教授画国画。(陈璐/大纪元)

国家体总调查健身功法 严成碧以身说法

1998年5月,国家体育总局下达一系列文件,对当时社会上流行的健身功法中发展最快,在群众中影响最大的法轮大法(法轮功)进行全面的调查了解。

由不同专长的医师、医学教授等专家组成的调查小组于1998年9月对广东省的广州、佛山、中山、肇庆、汕头、梅州、潮州、揭阳、清远、韶关等市约1.25万余名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身心健康状况进行了表格抽样调查,统计调查显示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总有效率高达97.9%。

严成碧修炼法轮功的神奇变化在第一军医大学有目共睹。她也在这次调查中反映了自己身心变化的真实情况。

严成碧说:“通过学法,我知道了人得病的根本原因,知道了法轮功是修炼,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不光炼动作,还要修心性,用真善忍指导自己的言行。我的思想得到了升华,心胸变得开阔,对过去的恩恩怨怨不计不报,不怨不恨。我从一个悲观、绝望的人变成对生活充满信心、乐观向上。随着思想境界的升华,我的身体也在发生变化,原先缠绕我多年的顽疾都不翼而飞,我亲身体会到,原来修炼法轮大法真的是祛病健身有奇效”。

中共媒体移花接木编谎言诋毁法轮功

1999年7月中共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严成碧没想到,她修炼前的病历竟被中共媒体歪曲,用以诋毁法轮大法。

1999年7月30日《文汇报》转发了新华社记者王炽、王雷鸣等写的文章,诋毁法轮功祛病健身功效。其中列举了严成碧的例子。文章称:“事实上,严XX于1996年5月8日入南方医院治疗,经过中西医综合治疗,于5月21日临床治愈出院,是先在医院经过现代化医学科技手段的治疗,而且是临床治愈出院的,炼法轮功则是出院以后的事。”

这篇与事实不符的报导让人匪夷所思。事实真相是:严成碧1996年5月8日因体检被怀疑子宫癌,在南方医院妇产科行诊刮术,术后感染,经过抗感染治疗13天治愈出院。没想到这段经历,竟被讲成是原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被临床治愈。

1997年10月之前,还没有炼法轮功的严成碧一直在血液科或心内科住院治疗,原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根本无法痊愈,只能用激素治疗缓解,所有的中西医手段都无法消除激素治疗给她带来的痛苦。况且在妇产科短短13天的住院,怎么就可以治愈血液科的顽疾呢?

严成碧完全不能接受新华社采用移花接木的手段编造谎言,面对整个国家机器的镇压,她仍继续坚持修炼,能让她提升精神境界和拥有健康身体,她只想讲述自己真实的经历,守着一份良知。

被“610办公室”追捕 殃及亲友

2000年6月严成碧在户外炼功,被警察抓捕,强行带上手铐,拷出血。一个警察还搧了她两个耳光,她被关进不到2米的黑屋子3天3夜,不让吃、喝。

2001年5月、中共军队总政、总后“610办公室”(专职迫害法轮功的党务组织)从北京派人到广州,要求军队系统的法轮功学员要一个不落地被送进“洗脑班”“转化”(强迫放弃修炼法轮功)。严成碧不愿去“洗脑班”,不愿被“转化”,于是离家出走。

军队“610办公室”派了二十多人到外地追查严成碧,一个班的警勤连战士拿着她的照片,天天在天安门广场巡查;又派人去新疆、重庆的亲友处,甚至到她先生的老家去找。

严成碧的家两次被抄,24小时被监视,她的丈夫(副师级外科专家)被监视管制;两个儿子被逼迫停职,受跟踪,女儿被军医大学停止研究生课程,威胁不让她研究生毕业。

被强制洗脑 仍坚守良知

2018年12月2日,严成碧在温哥华市中心圣诞大游行的队伍里打腰鼓。(大宇/大纪元)

为了不连累家人,严成碧2001年7月被迫回家,刚到家即被关进“洗脑班”严管。“洗脑班”设在南方医院住院部的8楼,房间的窗外新加了防盗网,两个女军人24小时贴身监视,房间外还有一个持枪的兵。“610”每天对她进行“三帮一”的洗脑,不准看法轮功书籍,不准炼功,三个人想要强制转化她。

严成碧在精神上、肉体上被折磨和摧残,导至旧病复发。被关在洗脑班期间,严成碧开始隔两天被抽一次血,后来几乎天天抽血化验,血小板检查出的指标一次比一次低,一个半月后,血小板不到1万/mm3,“610”怕严成碧死在洗脑班,不得已放她回家。

回家后,严成碧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很快就恢复了健康。

此后“610”一直监控,经常上门骚扰,企图再把她带去洗脑班。严成碧说:“洗脑班向我灌输的是‘领导不让炼就不要炼嘛!这是政治任务’,我对那个所谓的‘政治’一点兴趣都没有。我是生命到了绝境走入修炼的,是法轮功把我从死神手中抢回来,我认定炼法轮功没有错,法轮大法教人向善,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八年前,严成碧来到海外与孩子团聚。

无论身在何处,严成碧都乐于与他人分享她修炼法轮大法的亲身经历。她觉得自己有责任揭露中共喉舌的谎言,揭露中共政权对善良的修炼人的迫害,向民众讲清法轮功真相。◇#

责任编辑:李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