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忧郁之岛》温哥华首映 观众:感同身受

《忧郁之岛》海报。(《忧郁之岛》制片方提供)
人气: 5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2年07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高晓雯、谢新羽、杨欣文加拿大温哥华采访报导)7月1日,由香港导演陈梓桓执导、蔡廉明(Andrew Choi)监制的获奖纪录片《忧郁之岛》 在温哥华国际电影节中心(VIFF Centre Cinema)首映。该片以独特的视角和记忆重演的方式,诠释了三位曾经历抗争的真实人物的生活。

图为《忧郁之岛》监制蔡廉明。(杨欣文/大纪元)

《忧郁之岛》荣获加拿大国际纪录片电影节(HotDocs)“最佳国际纪录片大奖”,在瑞士真实电影节Visions du Reel提案大会获得了Lightdox奖,同时在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中夺得三个奖项 。导演陈梓桓表示,希望通过该片 “令更多人可以从镜头了解香港”。

影片将时空拉回到1960至1980年代的香港,以剧情元素重现片中主人翁的回忆及伤痕,讲述了六七暴动、偷渡潮、六四等重大事件 。

谈及创作的初衷,陈梓桓表示,想通过影像探索追求自由及公义的信念如何影响一代又一代的香港人。机缘巧合,“拍摄约一年半后,我们迎来了反送中的抗争,新一波的年轻人走上街头,前仆后继,在街头横飞的子弹、燃起的烈火,白色的催泪烟与蓝色的水炮下,所有我镜头记录的过去、今日到未来,终于被连成一线。”

参演的年轻演员们曾经历雨伞运动、反送中的抗争。而在影片中,他们扮演了香港历史上不同时代的香港抗争者:第一代人在文革时代冒死游泳逃到香港,在香港落地生根;第二代人在经历六七暴动之后的思想变迁;第三代人则见证了六四天安门事件,当时香港学生不惧危险,进京支援学生民主运动并见证六四屠城。

导演:不要恐惧 不要冷漠

《忧郁之岛》首演后的Q&A环节,现场监制蔡廉明和导演陈梓桓通过连线,与观众互动。(杨欣文/大纪元)

影片引起了在场观众的共鸣,放映结束时观众们报以热烈的掌声。刚刚从日本回港的导演陈梓桓通过视讯,与观众分享了制作该影片所遇到的挑战及体验。他说:“2019年之后,我请了一些年轻的抗议者,他们告诉我他们的经历。在2019年之后感到非常沮丧,他们中的一些人正在面临审判,他们面临超过10年的监禁。他们中的一些人正在考虑是否应该离开香港去某个地方获得自由。所以我认为其中的抗争与历史有某种联系。他们不是很好的演员,但是当他们演戏时,我看到,他们不是在演戏,而是在演自己。观众可以感受到他们的感受,他们可以看到他们在2019年之后的挣扎。

“当我回顾那些历史时,实际上我可以猜测每一代人都有关于他们的想法,关于香港是什么。对于重演部分,我非常努力地创造场景,无论是制作设计、服装,我为此付出了很多钱的预算,但它离现实还很远,离真实还很远。”

对于导演目前仍身处香港,有现场观众表达了对他人身安全的担忧,陈梓桓回应说:“非常感谢,其实这也是我担心的。我脑子里想的就是,要时刻警惕但不要恐惧,要冷静但不要冷漠 ,这就是我这次经历后的想法。” 

资深媒体人感佩制片人勇气

《忧郁之岛》剧照(《忧郁之岛》制片方提供)

作为在香港长大的香港人,资深媒体人、 著名时事评论员董达成在观看影片后说: “看完这部电影感受很强烈。我现在60多岁了,在60年代,看到中共的大跃进、饥荒、文化大革命,在这期间我看到难民潮,也就是所谓偷渡潮,偷渡到香港的人。这个电影是由那个年代,讲到今天20192022年反送中, 可以说是两个逃亡潮。我觉得这个感受是很深的。

“当然我也看到在香港60年代、70年代的暴动,满地菠萝(暴动者使用的土制炸弹)”。接着是香港的变迁,当时的港督是麦理浩(任期1971—1982年)。你会看到的那个社会,这些完全是香港人的努力。这部电影里面是用很新的手法去表达了香港的变迁。”

谈及主权移交25年之后,香港环境的变化对香港电影人带来的挑战,董达成表示:“我很幸运首映礼就可以和导演和制片人现场对话。其实,现在这些题材要在香港拍摄是非常困难的,甚至会被诬告一些非法的罪名,其实是很无奈的。我觉得尤其是对纪录片来说,要写实、要讲真话,我相信在香港是很难很难了。我很谢谢、 很感激那些摄影、 制片的人还是有抱负,将真实的情况告诉我们。”

董达成认为国际社会应为香港人提供更多帮助。他说:“我们在温哥华其实是很幸运的,在一个自由、法治、一个拥有普世价值的地方生活,我们有足够条件去协助新来的香港人;我们有足够的条件将香港所面对的不公的事情,因为思想、政治理念不同被打压的、这些侵犯人权的事情反映给所有有民主法治的国家,当然我们加拿大是其中一个。我觉得这些国际间的互动,可以不同程度地去影响中共的政权。我们西方国家要施加压力,令到他们知道自己所做的行为是对人民不公;甚至于这些压力是要迫使中共这个政权崩溃。”

他表示,会把这部纪录片推荐给“在这里住了很长时间的朋友,本地的也好,或者是西方主流社会的朋友”。新来的朋友他也鼓励他们去看,“去了解以往的香港跟今天的香港人所面对的政府、面对的政权的那个改变”。

香港移民:很多香港人都已觉醒

《忧郁之岛》剧照(《忧郁之岛》制片方提供)

70岁的汤先生认为影片启发人们对香港未来的思考,“他们从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同一个问题:即香港应该怎么走?作为一个政府,管理香港的一个政府,管理国家的一个政党,人们会怎样看它们”。

汤先生说“香港的建设,真的是由香港人一点一滴做出来的,是不容易的。但是就被中国共产党这一小撮人一手破坏了,甚至破坏了原先的设计。最重要是香港人,那种永不言败、奋斗的精神,中国历来都讲‘穷则变,变则通’,找出办法去解决。”

同行的汤太太说:“(影片中)那个老人家每天去游泳,其实是个标志,他是从大陆游泳出来的,所以说这个游泳不是运动,是个标志,游泳,从一个极权的地方奔向自由的标志。”

汤先生补充道“我希望我们国家从现在开始醒觉。很多香港人都已经醒觉。有的所谓蓝丝,其实他们都开始怕了,所以我希望整个中国,包括香港,彻底推翻共产党。否天都不容!”

观众S.F.和家人登陆温哥华已有一年半的时间。“ 我们计划在雨伞运动之后离开香港。我们看到形势不对劲,所以打算搬家。碰巧时机正好在《国安法》出台之后。”

《忧郁之岛》的很多情节让S.F. 感同身受。他说:“ 作为一个香港人,多少代人都经历过同样的路。(观看该片)就像历史再次发生一样。”

新加坡移民:非常耐人寻味

王先生听闻《忧郁之岛》将在温哥华首映 ,翌日就购票前往,“怎么说呢,我的感觉是很难受,很难过的。你知道以前香港是怎么样的,现在全变了,变得你都不认得了。印象最深刻的是(影片中)两个人在牢房里对话的场景,那是我最受触动的。我真是很感谢我们在加拿大,来到这里有自由,不用怕被人抓、要坐牢。”

《忧郁之岛》剧照(《忧郁之岛》制片方提供)

新加坡移民Ann说:“我其实不是香港人,我想尝试并支持人们正在做的事情。我感触很深。重演(的演绎手法)非常耐人寻味,因为有经历了那段历史的人,还有现在正在抗争的年轻人的参与。我认为这就是这部电影与其它试图讲述抗争事件的纪录片不同的地方。我想再看一遍,因为有很多历史。而且我也发现了导演的视角很有趣,包括他为什么制作这部纪录片,以及他所期望达到的效果。”

影片背景资料

六七暴动,亦称1967年香港左派暴动,是一场由香港左派受到文化大革命的影响而对抗香港政府的暴动。六七暴动由最初的工人运动、演变成后来的赤色恐怖主义及炸弹袭击平民及军警等行动。该事件导致香港市民对左派和中共态度转为负面,引发移民潮。最终港英政府和警队成功平息左派暴乱,为日后香港经济起飞奠定基础。左派组织力量在香港削弱,直至香港主权移交前。

责任编辑:李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