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谍雾重重 专家:一半活跃间谍在为中共工作

近年来有多位美籍华裔工程师被指控担任中共间谍,窃取机密资料。图为美国太空总署(NASA) 。 (Getty Images)

人气: 622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9年10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馨综合报导)地球一头黎明的到来,也意味着另一头夜晚的降临。光天化日下,黑夜的迷雾烟消云散,从沉睡中醒来并开始忙碌的数十亿人中,有上百万的秘密成员,他们的真实身份和动机,甚至连其直系亲属都未知。间谍、特务、代理人,他们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目的伪装潜入他国,并随时进行情报偷窃。

在美国,间谍活动空前激增。在这谍雾重重中,美国前情报官员表示,美国是全球间谍的头号目标,且中共间谍威胁前所未有,活跃间谍中的一半是在为中共政权工作。

华盛顿头条(WTOP)电台国家安全通讯员J.J.格林(J.J. Green)深入分析了导致间谍活动在美国空前激增的原因,并从间谍来源、索要情报、间谍未来发展等角度,揭开间谍的迷雾世界……

间谍的第一目标:美国

这些间谍使用各种工具来侵蚀世界,从高科技设备到传统的个人互动策略,无所不用其极来追踪美国政府、军事和情报机密。

美前国防情报局(DIA)官员克里斯·西蒙斯(Chris Simmons)说:“在任何一天,全世界有两百到三百万人从事间谍活动。”

西蒙斯在DIA从事反情报工作,该工作的目的是寻找并防止针对美国的间谍活动。他估计,在美国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其它利益组织”在进行间谍活动。

罗伯特·贝尔(Robert Baer)曾是中央情报局(CIA)的案件官员,他在中东、非洲和中亚秘密工作了21年,他相信间谍的数目应该更多,他说:“我们说的是三百或四百万。”

几十年来,中共一直在窃取美国的知识产权和机密。不仅通过传统的情报服务来搜集信息,还通过非传统方式进行。(Joe Raedle/Getty Images)

中共间谍 威胁前所未有

西蒙斯表示,他估计活跃的两百万至三百万名间谍中,大约一半为中共政府工作。

联邦调查局(FBI)华盛顿地区办事处特工皮特·拉普(Pete Lapp)表示,尽管他不愿讨论中共特工的人数,但“到目前为止,中共是我们前所未有的反情报威胁”。

然而,中共间谍最想要的却超出传统间谍活动的目标。现在,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已成为许多间谍的头等大事。拉普说:“渗透我们的行业,以窃取我们的创新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问题。”

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2018年阿斯彭安全论坛(Aspen Security Forum)上的讲话中对此表示认同,他称联邦调查局的经济间谍调查在美国所有50个州都可追溯到中共,涵盖“从爱荷华州的玉米种子到马萨诸塞州的风力涡轮机,以及两者之间的所有内容”。

俄国的情报特工被普遍认为更为复杂,他们国家有专人从事间谍活动和教义已有一个世纪,可追溯到1918年的切卡(Cheka,全俄肃清反革命及怠工非常委员会,在1954年更名为国家安全委员会)。但中共间谍由于人数众多,被认为威胁最大。

美国情报界的顶级中国情报专家尼古拉斯·埃夫蒂米亚德斯(Nicholas Eftimiades)称中共的方法是“全社会型”的。

他补充说:“它不仅具有中共军方、国家安全部和其它实体的结构性组织组成部分,而且中共中央委员会的高层还鼓励间谍活动。”

现已退休的埃夫蒂米亚德斯现在在宾州大学任教,他认为,北京间谍活动最有害的因素是,目标不仅限于国家机密。

他说:“它们主要是经济间谍活动,违反出口执法规定,以及在美国收集非法类型的数据,不仅限于国家安全部门。”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表示,中共的反情报威胁比起想像中更令人堪忧,目前美国所知的商业间谍案,几乎都与中共有关。 (Getty Images)

美国国家反情报和安全中心主任、国家情报主任的主要安全顾问威廉·伊万尼纳(William Evanina)认为,这种威胁是前所未有的。

“从美国窃取商业机密和知识产权,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共构成更大的威胁”,伊万尼纳说,“美国每年因中共盗窃知识产权而损失约3,000至5,000亿美元。这相当于美国每个四口之家每年损失4,000至6,000美元。”

他认为中共间谍活动是“全社会”型的。“虽然没有人反对一个国家参与公平竞争以在世界市场上取得进步,但中共政府的策略绝非公平。它正利用各种各样的技术和人员在美国各行各业掠夺技术和创新。” 伊万尼纳说。

中共施压学生与商人充当间谍:最令人不安

与中共政府有关的间谍活动可能是最令人不安的威胁。近年来,美国官员注意到与北京有关的技术盗窃案激增。

美国首任国家安全主管(2005~2007年)约翰·内格罗蓬特(John Negroponte)说:“我确实相信,中共在这一活动领域投入了更多的资金。” “它们正处于发展阶段,它们希望取得长足的进步,到2025年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力量。”

内格罗蓬特说:“它们每年向美国派出大约25万名学生,其中许多人都学习STEM(科学、科技、工程与数学)学科。”

虽然他明确表示,区分间谍和合法学生很重要,并认为来美国学习经济学、历史或政治学的中国人并不是在为政府收集信息。但他表示,在此前提下,美国需要对中共的间谍问题采取行动。

美国官员表示,情报界以外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中共政府对出于正当目的来美国的学生和商人施加巨大压力,要求他们在回国时向政府报告。

美国联邦参议院情报委员会(Intelligence Committee)副主席、民主党籍参议员马克‧华纳(Mark Warner)6月17日出席“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for Foreign Relations)的活动时说:“现在美国绝大多数的反间谍案都涉及中国公民。”

“中共的间谍机构威胁(孩子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家庭”,华纳说,“如果(他们的)儿子或女儿(从美国回来时)没有带回知识产权,他们的家人将处于危险之中。”

8月28日,澳洲安全情报局(ASIO)给新州厅长手下的幕僚长,做了关于外国政治影响力危险性的简报;并警告他们,任何来接触他们的中国代表团体,其中都有中共的情报人员。在9月4日的告别演说中,澳洲安全情报组织负责人邓肯·刘易斯(Duncan Lewis)警告说,外国的干涉和间谍活动共同构成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威胁”。

刘易斯表示,外国的干涉和间谍活动胜过澳大利亚以及西方伙伴所面临的其它威胁,他说:“我认为,目前,间谍和外来干扰问题是迄今为止最严重的问题。”#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10-21 2: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