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总监:应关孔子学院

2019年10月31日,获奖纪录片《假孔子之名》在墨尔本市中心的苏格兰教堂(Scots Church)多功能厅再次上映。(制片人提供)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奕墨尔本采访报导)10月31日,揭露孔子学院内幕的获奖纪录片《假孔子之名》在墨尔本市中心苏格兰教堂(Scots Church)多功能厅再次上映,不少年轻华人出现在放映会场。

本次放映会由墨尔本人权纪录片放映社(Human Rights Documentary Screenings Melbourne)、澳港联(Australia-Hong Kong Link)、“墨墨讲”澳洲社区网台以及越南社区联合主办。

图左起为墨尔本《大纪元时报》社长肖中华,澳洲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总监维尔德(Daniel Wild),澳洲越南社区协会主席阮丰(Phong Nguyen)和《澳洲人报》撰稿人蒙克(Paul Monk)。(Grace Yu/大纪元)

假孔子之名》从前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孔子学院汉语教师赵琪的视角展开叙述。赵琪经孔子学院总部“汉办”选拔,被派往麦克马斯特大学孔子学院任教。作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她难以忍受孔子学院的政治宣传、学术审查及人权歧视,最终选择离职,并向加拿大人权仲裁委员会曝光了孔子学院不为人知的问题。

放映会于当晚7点开始,澳洲公共事务研究所 (Institute of Public Affairs)研究总监维尔德(Daniel Wild),澳洲国防情报机构中国部前负责人、《澳洲人报》撰稿人蒙克(Paul Monk),澳洲越南社区协会主席阮丰(Phong Nguyen)以及墨尔本《大纪元时报》社长肖中华作为嘉宾,在影片结束后回答了观众的问题。

澳洲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总监维尔德在回答观众提问时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任何事情都有代价。”“他们(孔子学院)与我们校园内遵循的自由理念以及自由提问的原则相悖。”“毫无疑问,应该关闭孔子学院。”

官方资料显示,孔子学院项目经费来自中共政府财政拨款,自2004年成立以来在全球总花费超过20亿美元。

据财经内幕(Business Insider)报导,在澳洲新南威尔士州,每设立一个孔子学院,“汉办”就会资助15万美元,并配备师资辅助教学。此外,每开设一间孔子课堂,“汉办”就会提供1万美元。

维尔德说: “大学校园面临着外国干预的危机,孔子学院是这种干预的主要方式之一,(中共的)资金是带有附加条件的。”

维尔德表示,经济全球化为中共带来了“政治全球化”,中国本应变得更加国际化,但事实是,中共正在竭力地改变其它国家。“我们面临的问题不在于中国人民,而是在于中共。”

澳洲国防情报机构中国部前负责人、《澳洲人报》撰稿人蒙克认为,澳洲学校应该为想要学习中文的人提供特殊的教育和课程,但这种教学需要完全独立、持续独立于孔子学院之外。

蒙克表示,过去澳洲政府没有为研究中国问题提供足够的支持,但近期情况有所改变。“近几年,我越来越多应邀参与政府内部研讨会和在堪培拉举行的会议,因为政府现在对中共的担忧加深了,人们开始严肃地对待这一问题。”

2019年10月31日,获奖纪录片《假孔子之名》在墨尔本市中心的苏格兰教堂(Scots Church)多功能厅再次上映。(Grace Yu/大纪元)

有些人认为得罪中共会损害澳洲的经济利益,墨尔本《大纪元时报》社长肖中华直言:“你对中共开放,他们(中共)不会向你敞开怀抱,中共占尽西方国家的利益,进而反过来对抗你。”

肖中华认为,澳洲政府应该清楚,贸易机会直接建立在市场需求基础之上。如果澳洲政府能够坚决维护本国价值,就会给自己带来更多机遇。他希望澳洲在孔子学院的问题上,能够采取较为强硬的外交手段。

图左起为墨尔本《大纪元时报》社长肖中华,澳洲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总监维尔德(Daniel Wild),澳洲越南社区协会主席阮丰(Phong Nguyen)和《澳洲人报》撰稿人蒙克(Paul Monk)。(Grace Yu/大纪元)

2011年,一位中共政府官员坦率地承认,“(孔子学院)为提高软实力做出了重要贡献。孔子品牌具有自然的吸引力,以中文教学为借口,一切都看似合理、合乎逻辑。”

澳洲越南社区协会主席阮丰说,“事实上,五千年的中国文化,不等于70年的中共文化,如果你想了解五千年的中国文化,应该去问问那些已经逃离中国、想要保留住历史的人。”

阮丰认为,为了深入了解中共软实力的危害,人们需要了解中共,因此部分移民群体有着更重要的责任来讲述真相。“作为澳籍越南人、华人,我们可以做其他澳洲人不能做的事情。如果白人站出来,会有人说:‘这是种族主义。’但我们不同,我们清楚地经历过。”

中国留学生:影片为人们了解孔子学院另一面提供好机会

这次放映会令几位媒体专业的中国留学生十分感兴趣,来自大陆的塔克·夏尔(Tak Shire,化名)表示,“这部纪录片为人们深入了解孔子学院的另一面提供了一个好机会。”

“有的时候我讨厌他们(受误导的中国人),但这不是他们的错,错的是人们从幼儿园起接受的教育。”夏尔认为,正是中共体制进一步导致部分中国人拒绝接受真相,忽视或假装不知道事实。

中国留学生丹尼·孙(Danny Sun)说:“大部分(中国)人都知道新闻审查的弊端。有人知道奶粉、疫苗是假的,当然他们也会知道新闻是假的,但这些人在有些事情上就会被民族情绪左右,从而忽略了事实。”

影片中,一位密歇根大学的学生在“孔子学院”举办的节目中意兴盎然地唱着:“啊,毛主席!啊,党!您哺育了这片土地上的人民。”

这一幕让从事幼教工作的妮可(Nicole)感到不可思议。“我真是吓到了,真的好可怕,他们可能并不知道自己唱的是什么。”

妮可在墨尔本瑞其门(Richmond)一所小学实习时,很反对该校引进孔子课堂,而且她认为孔子课堂在教学中将汉字等同于简体字是错误的。她希望自己的下一代也能够学习读、写繁体字。

观众:我绝对反对共产主义

观众卡罗琳娜·博泽斯托斯塔(Karolina Borzestowska)是一名行政人员,她表示这部影片让她第一次关注中国问题。

博泽斯托斯塔来自前共产国家波兰,她对共产主义剥夺人的自由、钳制人的思想深有体会,“我完全理解中国人受到的影响,我绝对反对它(共产主义)。”

观众罗琳娜·博泽斯托斯塔(Karolina Borzestowska)非常厌恶共产党剥夺人民自由、钳制人民思想的行径。(李奕/大纪元)

博泽斯托斯塔表示,愿意将当晚的观影感受与同事、家人分享。

观众本(Ben)在放映会结束后说:“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引起身边人的关注,不仅是对那些生活在澳洲的人,还有在中国的华人朋友,和他们交流,也给他们一个讲述自己故事的机会。”

新州教育厅经过一年多的严格审查后,于今年8月下令关闭公立学校中的孔子课堂,由新州教育厅组织的语言文化课程取代;南澳政府目前也正在讨论是否应关闭孔子课堂。

迄今,维州政府尚未作出正面回应。#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