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选民认为游民是洛杉矶最大问题

人气 68

【大纪元2019年11月16日讯】最新民调显示,95%的洛县选民认为,洛县目前最严重的问题就是游民问题。其次,才是交通拥堵问题(88%)以及可负担住房问题(85%),还有教育、赋税、公共安全等其它问题。这与过去民调相比变化很大。

今年,洛县的游民人口增加了12%,达到近5.9万人;洛市游民增幅更大,为16%,总人数达到了3.6万。其中,75%的游民露宿街头。由12人组成的焦点小组通过民意电话调查了901位注册选民,发现被调者普遍对无家可归者表示同情,认为社会也有责任;但很多选民不赞成无家可归者到公共场所居住。并且,六成的选民认为,县市级政府应该对游民问题负起最大责任。

11月14日发布的这项民调,是由《洛杉矶时报》与洛杉矶商业委员会学院(Los Angeles Business Council Institute)联合委托华盛顿民调公司哈特研究所(Hart Research)进行的。

可负担住房与精神健康资源因素

调查显示,对于导致游民问题的原因,49%的受访者认为主要是“缺乏可负担住房以及工资上涨跟不上生活成本上涨”;仅26%的受访者认为是“个人行为和决定”的结果。另一个问题中,90%的受访者同意,精神疾病以及滥用毒品是导致无家可归的潜在原因之一,因此应当扩大治疗设施的建设;只有6%的受访人持反对意见。即大部分参与民调的人认为,社会问题,尤其是缺乏可负担住房和精神健康资源不足是导致游民危机的主因。

那么,什么级别的政府(地方、州或联邦政府)应负起解决无家可归问题的主要责任呢?六成的人认为,责任在加州或地方官员(各有三成),仅20%的受访者认联邦政府也有责任。

调查还发现,尽管居民愿意缴税帮助盖庇护所、提供游民服务和处理住房等问题,但受访者66%的受访者表示,洛市和洛县在使用HHH提案的债券基金及H提案获得的营业税额收入时“效力低下”。

是否过度强调了游民权益?

对于一个观点“只要缺乏庇护设施,人们就有权睡在街上”,调查显示60%的洛县选民不同意,甚至有41%表示强烈反对。

然而,多个法庭裁定都支持该观点,法官会要求城市,除非能为游民提供足够的床位,否则不能禁止无家可归者睡在公共场所。

另一个问题,也显示较多选民对游民的同情有限。有30%的受访者认为,当今社会对游民权益的支持太过头;24%人则认为,社会过分强调了有房住的人的权利;只有19%认为达到了“适度的平衡”。

社会是否过度保护游民权益呢?50岁以上的白人和非大学毕业者(比起非白人和上过大学者)更同意这一点。他们倾向认为,无家可归状况“主要”是个人自己造成,而非广泛社会问题的影响。

生活受影响吗?

许多选民都感受到了游民问题的严重性,约有三分之一的被调者说,他们曾经历无家可归与住房无保障状况(6%)或认识这样的人(27%)。在非裔的受访者中,该比例竟高达54%。

28%的人表示无家可归直接影响了他们,相同百分比的人说自己间接受到了影响;43%的人认为地区上有游民问题,但自己未受影响。随着无家可归者危机的加剧,游民营地已不只出现在洛市贫民区。焦点小组成员Tim Russell说:“就在我家附近的街道,帐篷城市、他们制造的烂摊子,还有毒品。”

三成的受访者说,会为这些人感到难过,两成五的人认为,他们要么有毒品问题,要么有精神问题。长居洛杉矶的美发师Favrile Cohen在焦点小组会议上说,她看到了街头的精神病和吸毒现象,应该“把他们放在某个地方吧,让需要照护的人获得照护”。

尽管76%的受访者认为可以把“无家可归”视为自然灾害,但当被问及,是否支持缴交更多税赋时,只有25%的人赞同。

问题变严重 能解决吗?

2005年初,当时洛市长选举火热期间,《洛时》曾两次对选民进行市政问题的相关民调。结果,无家可归问题获得的关注远远落在教育、犯罪、交通拥堵和其它问题之后,仅2%和7%选民认为重要。

但是到2016年,洛市选民就通过了HHH提案,同意为解决游民问题筹款。次年,洛县也通过H提案,提高销售税用于无家可归问题。那时,联合之路(United Way)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洛县94%的选民认为无家可归问题已严重。

此次民调还显示,36%的被调者乐观地认为洛杉矶可以解决无家可归的问题,但41%的人对此表示怀疑。◇

责任编辑:方平

相关新闻
解决游民问题 市府主打“支持住房”
陈立德:游民问题需长期逐步解决
联邦拨款2亿 助纽约市应对游民问题
洛县提308亿预算案 游民问题最紧迫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吓着中共了 隐身战机试射核弹
【大陆新闻解毒】时事小品:美大选有盼头
【严真点评】乔州现“内鬼”华府揪出大鳄
【思想领袖】库奇内利谈移民 边界 中国问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