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湾区退休理财

养老年金 到底是不是一个好投资?

年金是一种稳定、固定的退休保障金。但它算是好投资吗?(Shutterstock)

人气: 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25日讯】文|Amanda・湾区退休理财专家
相信大家在湾区经常听讲座,尤其听到年金的讲座都觉得非常诱人,其实这里有没有误区呢?今天我要为大家讲解一下年金的概况。年金与社安金的目的都是养老保障,但是很多讲座对年金的过分叙述,让大家觉得买了年金以后就会发大财,觉得它是一个好的投资产品。

举个例子,我们在美国工作的都会得到社会安全金。社会安全金是一个好的养老保险,但不是一个好的投资。社会安全金的目的就是活到老拿到老,如果你今年65岁退休活到95岁,你拿30年,那你可能就很划算了,同样年金也是一样,他的意义所在是提供一个源源不断,长活常有,活到老拿到老的自制社安金

年金其实等同社安金

你很难去说社安金是不是一个好投资,因为如果你今年65岁退休拿到75岁就走了,他绝对不是一个好的投资,但如果你从65岁拿到95岁,你也许可以说社安金是一个好的投资,原因只因为人的寿命长。可是寿命的长短连当事人也不知道,因此社安金不能算是一种投资。年金也是同一个概念,所以我经常跟客户讲,年金不是一种投资,而是一种养老保障金。

我们常常听到很多诱人的年金,他们提供的条件都非常好,那我们应该怎样去慎重选择呢?用一家保险公司作实际例子,假如一个人在50岁的时候参加此年金,存进去100,000,他60岁的时候从年金中每年领退休金,领了10年这个人70岁,就离开人世了,他总共领了157,270。那么对这个人来讲,年金并不是一个好投资。也许这10年间,从此人50岁到60岁这段时间,他把钱拿去投资股票、基金、房地产,他也许不止赚150,000,因此当他70岁过世的时候,会留下更多的财产给后人。

可是另一个人王先生,他有长寿的基因,家里长辈都很长寿,他活到99岁。他从60岁开始领年金,40年里总共领到1,032,826。相反,如果王先生当初把这笔钱投到股票、基金、房地产,他也许赚不了一百多万,对他来讲,年金就是一个非常好的理财产品。可是没有人知道自己活多长,所以我会建议大家把年金作为退休养老,长寿风险控制的理财工具,而并不是因为听了很多把年金夸大的讲座,就把所有的资产都放到年金里面,把它当成独一无二的选择。

大家要把心态放对,把年金当社安金看待。可惜社安金每月发放的退休金是有上限的,根本不够花,年金就自然而然成为社安金的补充。除社安金外,多拥有一份稳定、持久的退休收入何乐而不为。大家要把它当成是养老保险的心态,老了钱不够花的保障金。只要把心态摆正,对年金的目的有正确的认识,就不用担心买错理财产品。

年老时如何管理财富?

有的人会说我很会理财,我做股票、基金、房地产做得非常好,我不需要利用年金的收入来养老。当一个人在55岁、65岁甚至75岁的时候,他不会觉得自己有不会理财的一天。可是当年纪越来越老的时候,您是否还有精力去管理动荡非常的股市,和房地产需要处理的事务,例如租客维修⋯⋯等等呢?把资产转给儿女,你是否能够保证儿女或他们的配偶不会打你财产的主意呢?

我就亲身听过妈妈把财产转给儿子,媳妇把财产归为己有,弄得老人家晚年生活很凄凉的案子。当你不能理财的那一天,年金就会发挥很大的作用,因为它像社安金一样,每月固定都会有养老金打到你的银行账户,不用管理就有收入。即使老年痴呆症也不用担心,只要你活着钱就进来。也许卖掉一些已经赚钱的物业、财产、股票转换成保证终身收入的退休年金,分散投资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退休计划。

提供稳定、长久的养老金

任何投资工具都不会有像年金一样的稳定性和持久性。我活得很长寿,年金一直用到老,我赚到了,我活得短没关系,这只是一个长寿保险,虽然我自己没有拿到很多的养老金,但是我却可以把剩下没有用到的现金值还给家人,如果用这个心态去看待年金,这个养老保险金,就不会对年金失望了。好像大家也不会因为买了车子保险、房子保险没有用到就不高兴一样,也不会觉得吃亏。

如果对年金或其它退休理财计划有任何疑问,请联系咨询退休理财顾问Amanda Wu,电话:408-460-8623。办公室在Cupertino和Fremont。本公司致力研究市场上各种退休理财产品,以帮助不同年龄层的客人为目标,寻找对不同客户最理想的理财项目,并确保计划的适宜性和保险公司的稳定性。#

注:本文仅供投资理财介绍,读者务请运用个人独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投资决定,且个人情况皆不相同,无法一概而论,如需进一步了解请咨询Amanda Wu或其他相关专业人员。务必了解投资皆有风险,《大纪元》无法承担相关损失责任。

本文刊载于旧金山11月23日理财版

每周为您献上旧金山最新消息

责任编辑:李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