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宇:高以翔骤逝 曝大陆演艺圈“权力游戏”

人气 2294

【大纪元2019年12月18日讯】当红台湾艺人高以翔11月27日拍摄浙江卫视《追我吧》节目时骤逝,12月16日举行告别式,年仅35岁,令人唏嘘不已。他录制《追我吧》17个小时后晕倒,送到医院急救时瞳孔已放大到边缘,完全错过黄金救援时间。尽管医院全力抢救了两个小时,但最后宣布高“突发心源性猝死”,噩耗令各界震惊。

近日,高以翔的悲剧意外涉及大陆女星赵丽颖。赵丽颖早前也曾经参加浙江卫视《跑男》节目,在节目录制中,不谙水性且身材娇小的赵丽颖在游戏中被推下水,其他来宾还在玩游戏,节目也在继续录制,而落入水中的赵丽颖开始挣扎,她的双手探出水面拚命拍打,喊着救命……直到比赛结束,赵丽颖才被捞起来得救。

赵丽颖差点溺亡的情节登上热搜,大陆作家刘信达在微博对赵丽颖喊话:“你敢不敢为高以翔讨回公道?”“这个情况属实吗?如果属实,你为什么当场不抗议,为什么事后又不爆料?”

刘信达还表示:“如果赵丽颖以及其他艺人,当时都能及时揭发浙江卫视的安全措施不到位,高以翔的悲剧也许就可以避免了。”对此,网上很多舆论表示认同。

然而,赵丽颖们不敢爆料没有那么单纯,这不只是艺人本身的问题,最根本的,恐怕是共产党残酷统治七十年来造成民众无条件服从当权者的奴性后遗症。

众所周知,共产党治下的中国社会是人治社会,权大于法。中国人们从小就被教育,资源有限、生存需要不断竞争,大陆作家许知远这么形容:“我们的性格与言行深深的受困于这种匮乏,而社会的动荡则加剧了这种慌乱。从出生开始,我们就被告知,一切都需要竞争,上学的名额有限,公车的座位有限,可以购买到的住房有限,而且一切都是缺乏规则的、没有预期的,只有当它到手之后,才是真实的、可信的。能够使你获得体面生活的是金钱与权力。而权力主导往往又意味着个人尊严的丧失,这种深刻的焦虑感,深深攫取住每一个人。”

在中共治下的社会里,有权有势者确实能够利用一切机会寻租,获取金钱美色,这些人对下不可一世,对上卑躬屈膝 ; 而身处弱势地位的一般民众,常是敢怒不敢言,但也有许多人,就此放弃人格尊严,小心翼翼深怕得罪权贵,画地自限地活着,或者干脆尽全力挤进体制内,达成阶级向上流动,就此能喊“我爸是李刚”、“有钱就是任性”。

毫无疑问,浙江卫视代表的节目制作方决定了艺人能否曝光、处于权力优势地位,节目组也处处体现出权力的傲慢。对比之下,艺人的个人尊严与基本权益确实受到牺牲。

据新浪娱乐报导,高以翔离世后,节目组发出公告,证实噩耗。但网友起底这份声明稿抄袭2013年另一份意外声明,内容几乎一样,仅仅不过换了节目名称、人名和时间而已。网友直批浙江卫视毫无悔意。

媒体还曝光了高以翔与《追我吧》的合约,合约中要求“艺人自愿参加并承担一切后果”,更夸张的是,合约还“要求艺人保证自己身体状况良好,没有任何有碍或不利于参与节目的身体或精神上的损伤或疾病,也不存在其它可能影响该节目录制的事宜”。

分析认为,该合约艺人的权利和义务极其不对等。不少网友看到后直批合约霸道。

再者,随着中共当局各种影视限制令,大举稽查电影、经纪公司税收,演员们纷纷陷入无戏可拍的窘境。2019年前三季,中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数量比去年同期减少27%,横店影视城开拍率锐减45%;大陆数据平台日前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共有1884间影视公司关门。

中共官方不断加强对影视作品意识形态的控制力道,娱乐产业不敢拍摄真正有内涵的节目,深怕踩到红线,只好不断往综艺节目、娱乐节目方向转型。大陆一线演员们普遍陷入无戏可演的焦虑,而新进的年轻演员、二线艺人,面对的则是更加艰难的生存环境。

在这种情况下,艺人们录制节目时如果遇到各种不合情理的状况,普遍不敢吭声,深怕以后没戏可拍,甚至连自己的基本人权都不敢维护,任由节目制作方压榨。

当法律只是聊备一格,国家社会体制不能保障基本的公平正义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实质上已退回丛林法则,弱肉强食,金钱权力地位就是一切。当为了金钱权力拚命时,许多更珍贵的人性尊严与人生价值,已被悄然遗落 ; 当整个国家社会都陷入这种困境时,更多的加害者与受害者只会不断出现。

愿高以翔的牺牲能让更多人们看清社会沉痾,不要让一条鲜活的生命白白消逝。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静远:荒唐的“先判后审”
王恩涛:中共统治令中国社会道德沦丧
石铭:中共过“七十大庆” 百姓坐冤狱
高以翔骤逝事件为何令赵丽颖意外登上热搜?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美国会报告:在美中企需说明与中共关系
【爱丽话五千】清凉解暑绿豆汤的日常做法
【重播】白宫简报会:撤销警局 犯罪率大增
【珍言真语】刘泽锋:重拾港人尊严 爱国非爱共
【新闻看点】中共病毒早发现?打疫苗近半发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