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胡少江:翟天临事件、溃烂的中国官场和社会

大陆男星翟天临资料照。(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81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17日讯】最近,又出现了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网络政治娱乐”项目,那就是全民追打“疑似学术造假”的北京电影学院博士翟天临。翟天临是一位中国电影演员,作为被中国官方认可的一个象征,最近还参加了今年春节晚会的表演。在晚会上,他与葛优、潘长江和蔡明等人合演了一个名为“‘儿子’来了”的小品。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翟天临在小品中扮演的是一个打假、抓骗子的警察,不料想,春节晚会一结束,他却成了民愤极大的疑似学术造假人。

事情的经过是,翟天临在网上炫耀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博士后的录取通知,随后在直播中显示对收集所有中国学术期刊文章和研究生论文的著名“知网”一无所知,并且被发现无法在该网查到其博士论文,网民们因此质疑其学历掺水。继而又有网友发现其在《广电时评》杂志上发表的论文存在大段抄袭。不久,翟天临曾经公开谈论过的自己的高考分数也遭到网友质疑。在事发开始之后不到两周,翟天临被迫发表致歉声明,并宣布退出北大博士后科研流动站。

网民们对追究翟天临学术造假一事如此热心,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矛头所指,是那些与翟天临一样持有假学历假文凭的高官和富贾们。但是在中国揭露高官是不允许的,翟天临便成为代他们受过的一个“替身”。网友们同时也是借此声讨用文凭行贿的中国大学,当今的中国大学,那些道貌岸然的校长、教授们除了身体力行地向权力和金钱献媚之外,根本无法向年轻人传授道德学问,本应该最干净的校园已经沦为龌龊的垃圾场 。

自诩为“社会精英”的高官和富贾们如此公开地向大学索要文凭,这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极具代表性的一朵奇葩。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在中国的高官和富贾中,持有博士学位的比例是最高的。只要稍微过目一下他们的简历便不难发现,这些人中的绝大多数都没有经过入学考试和学位资格考试,而且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根本没有正规的本科学士文凭而直接获取博士文凭。 这些人用来炫耀的高学历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根本不带有一丝一毫的知识成分。

中国的高官们利用权力向学校索要文凭,富豪们利用金钱购买文凭,既是因为他们的不自信,也是因为他们的虚荣,更是因为他们的无耻。为了掩盖自己的不自信,他们格外看重那一纸印着硕士、博士称谓的文凭,殊不知这只能是自欺欺人。现在的中国高官们无论是在国外还是在国内都喜欢吹嘘自己博览群书,还会附上一个长长的阅读书单,这早已经成为笑柄,这种现象的普遍性,不仅显示了中国官场的无知,更显示了中国官场的无徳。

官场的无徳是整个中国社会道德溃败的最集中的表现,也是中国社会问题的总根源。如果每一个社会成员都知道那些高官们的所谓文凭是假的但他们仍然不知羞耻的顶着假文凭四处招摇的时候,他们当然也就知道,对这样的官员是绝对不可信任的。推而广之,既然假文凭可以在官场盛行,那么正在官场和社会盛行的一定还会有不少其他的假货,包括官员们的政治说教,也包括他们对社会对民众所做出的那些承诺。

虽然不信,但是为了生存,或者畏惧迫害,民众对权力者们还要装得十分相信、万份虔诚的样子,如此就形成了全社会说假话的风气。一个盛行说假话的社会一定是一个干坏事没有底线的社会,因为无论干了什么坏事,都可以冠冕堂皇地用假话来进行粉饰,惯于在假话环境中生存的民众也不会揭穿它。这样的社会不仅仅是容忍恶行,更是鼓励恶行,久而久之,干坏事变成了社会的正常行为,干坏事的人便会从少数变成多数,整个社会终究会自行溃烂,现行制度下的中国似乎已经走上了这一条不归路。

文章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责任编辑:任慧夫

评论
2019-02-17 3: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