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涟:中美贸易战 宣战容易收官难

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表示,目前尚未决定是否延长3月1日贸易战停火时限。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人气: 20205
【字号】    
   标签: tags:

2月15日,中美新一轮贸易谈判结束,进展有限。从已经公开的会谈内容来看,双方难以达成协议,原因并不完全在于中方有无诚意问题,而是双方要在许多具体问题上达成一致确实有不小难度。对于白宫来说,国内政治形格势禁,尽快结束这轮贸易战比较有利。

三项亟待解决之事

白宫发表的声明称:美方聚焦在结构问题上,包括强迫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网络盗窃、农业、服务业、非关税壁垒以及汇率议题。美中两国也探讨了中国购买美国商品和服务,以降低美国与中国之间长期存在的巨额贸易逆差。

强迫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网络盗窃——属于知识产权范畴;汇率议题——这应该是金融市场的开放之主题;其它几类可归于关税谈判,包括中国多购买美国产品和服务以降低贸易顺差之列。

如果逐项分析,就知道双方要达成协议有多困难。

知识产权的谈判

中国侵犯美国知识产权事实清楚。美国官员公开言明,中国制造2025就是一个盗窃指南,“掠夺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复制美国公司的技术,然后在中国市场和全球市场上取代美国公司”。美国的打击目标也很明确,从2017年开始,抓了不少参与“千人计划”的华人科学家,据说不少参加该计划的人士已悄悄回中国了。

北京也很清楚,“美国最大的关切不是贸易赤字而是国家长期竞争力”,但决不肯承认许多盗窃知识产权的行为是在国家支持下进行的,只是悄悄地做了一些调整,比如去年12月做了两个改变,一是由国务院办公厅发布通知,称自新通知印发之日起,此前发布的含有《中国制造2025》提法的国办发〔2016〕82号停止执行。二是在最高法院设立知识产权法庭,设六个审判室,主审专利等专业技术性较强的七类知识产权上诉案件,统一裁判标准,加强赔偿力度。

是不是达成一纸协议,中国以后就不会再盗窃美国的知识产权了?当然不会,我在《中美知识产权交涉难,难在中国有心魔》一文中指出,关于知识产权,中国有自己的见解, 认为这是美国对发展中国家的应有援助。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表示,中国虽然不再强调《中国制造2025》,“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放弃了它。”

可以预计,两国知识产权方面的谈判必然涉及两方面内容,一是对已有的侵权的惩罚,这方面美国已经做了不少,中国方面也无立场表示反对;二是对将来可能发生的侵权的预防。如果有可能达成结果,应该是让中国接受美国的监督和制衡。

这一协议达成,可能是这一轮中美贸易战取得的最大成果。

降低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不能期望过高

这方面达成协议容易,但执行起来有技术难度。早在2018年5月,我就写过《中美贸易战:美国要价为何高开低走?》一文,指出当时美国方面明确要求北京减少2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不现实。行家都知道,中国2017年对美贸易顺差增至2758亿美元,出自两个原因,第一,两国进出口贸易结构是由两国经济结构决定,2018年中国对美贸易顺差3233.2亿美元,同比扩大17.2%,绝非出自北京意愿,而是两国贸易结构并未改变。第二,美国出于国家安全考虑,限制对华出口高科技产品、尤其是涉及军事技术的高科技。仅仅依靠大幅增加美国农产品,包括大豆以及半导体和天然气的购买量来降低差额,根本不现实。

我在文章中逐项计算,结果是,就算不怕得罪其它国家,将中国在别国购物全部转到美国来,例如将俄罗斯每年的石油、天然气需求转给美国,可增230多亿美元;把日韩台芯片订单大半都转移给美国,最高也就400~500亿美元;将欧洲空中客车的订单转给美国,每年200~300亿美元左右。再取消从巴西、阿根廷进口大豆,全从美国进口,也只增加200亿美元。

以上全部加起来,只相当于2000亿美元总额中的一半左右,而且还需要在一个目前看来非常不现实的前提下才能实现:即美国迅速扩大生产,能够生产出中国所需要的这一切产品。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级研究员查德·鲍恩(Chad Bown)在2018年5月接受媒体采访时非常直白地说:让中国每年多买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相当于美国每年对华贸易逆差的一半以上,“简短的回答是,这是些不切实际的数字”。

这方面的谈判,美国必须考虑自身扩大生产能力需要时间这一现实,如果中方承诺在五年内达成这一目标,就算是意愿诚恳。

关于金融市场,还有多少领域可开放?

中国当年在签订WTO协议时,曾承诺五年内逐步开放金融市场。因未守承诺而遭到国际社会诟病。但2006年以后,中国政府逐步开放了金融市场:

1、股市方面,逐步放开了外资进入中国股市的限制,实行了QFII,RQFII

QFII的英文全称是Qualified Foreign Institutional Investors(合格的境外机构投资者),指外国专业投资机构到境内投资的资格认定制度。中国从2003年7月开放第一家QFII,瑞士银行宣布买入4只蓝筹公司股票。截至2018年底,QFII资产已达数千亿元,主要集中于A股股票。

RQFII的英文全称是RMB Qualified Foreign Institutional Investors(人民币境外合格机构投资者),是让境外基金公司、券商等以预设的人民币额度投资内地股市或债市,2011开始实施。现在RQFII试点从香港扩展到新加坡、伦敦等13国家或地区。

2018年,3000亿外资涌入中国A股市场,但市场极不景气。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2月21日,287只普通股票型基金中,仅有两只产品获得了正收益,分别为2.26%和0.68%,其余285只产品出现亏损,亏损幅度在20%以上的有209只。

股市状况如此,加上由于中国管制外汇,进去自由,出来不太自由,更兼目前中国股市也不太景气,美国的金融开放清单上不会有这道菜。

2、外资银行在中国承办业务

这方面拓展空间也有限。据《39家外资法人银行大盘点》(2018年7月10日) 资料,自2006年底开始,中国开放外资银行准入限制,有外资分行改制为中国境内法人,享受国民待遇。根据银保监会数据,截至2018年,外资法人银行的数量已达39家,外国银行分行及代表处的数量则更多。银行间做市商、债券承销资格与债券做市资格等各种业务都有涉足。互联网金融方面,外资银行比较谨慎,无论是普惠金融、网络银行还是在移动支付领域的发展都比中资银行谨慎,因此,也就不像中国的互联网金融频频“爆雷”。

中美贸易战开打之后,4月28日,中国银保监会公布进一步放宽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有关事项的通知,宣布取消对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明确允许外资银行在中国开展代理发行、代理兑付、承销政府债券业务,等等。同时将外资人身险公司外方股比放宽至51%,3年后不再设限。外国银行“吸储”门槛也降至50万元。

因此,剩下的就只有外汇市场的开放有文章可做了。这一条,我已经在《国家破产之日:中国决策层应看的“参考片”》分析过,中国现阶段已经具备韩国金融危机的一切要素,未发生危机的唯一原因是政府管控外汇市场。中国金融市场本已经千孔百疮,债务过高、房地产市场泡沫、银行坏帐等,都是蹲伏在中国的巨型“灰犀牛”,一旦放开汇市,后果不堪想象。而中国如果发生金融危机,不仅造成的灾难是世界性的,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国际组织有能力拯救。IMF正因清楚后果,从来没逼迫中国放松管制,让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而是默许政府继续管制外汇市场。美国当然知道其中利害,不会要求中国立刻放开外汇管制——北京当然也不会答应,因此,汇率议题的谈判空间有限。

最后,回到本文开头谈的美国不想拖下去这个话题。从美国来说,目前国内两党争斗非常激烈,总统特朗普做任何事情,都会遇到民主党占主导地位的众议院的强烈反对。民主党早就明确表示过,不能让特朗普在中美贸易上有所让步,实际上是要看他的笑话,增加打击他的筹码。中国方面则以拖待变,希望美国政治出现变数,比如民主党声称的弹劾成真,特朗普将在2020年前被迫自动辞职等。

要言之,上述各种形格势禁,中美贸易战谈判取得的成果会比白宫预期的要小,就是这场“战事”迟迟不能“收官”的原因。

(大纪元首发,转载需经授权)#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9-02-17 3: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