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云南省镇雄县百余村民举报村官低保造假

中共各级官员疯狂敛财,挪用贪污扶贫款数额触目惊心。图为四川山区的农民。(Getty Images)

人气: 13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中共扶贫领域再传丑闻。国家级贫困县云南省镇雄县某村被曝真实的贫困户没有享受低保,村官使用多种手段制造假贫困户、套取低保,引发村民强烈不满。近日,百余名村民联合实名举报两名村官。

据“上游新闻”2月25日报导,2月24日,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母享镇穿洞村101位村民联名举报该村党支部书记范某、村委会副主任郎某利用职权,弄虚作假,上报大批“关系保”、“人情保”、“特殊保”。

据举报材料,穿洞村在低保评议中存在多项违规行为,包括范某、郎某互相勾结霸占贫困人口低保,套取低保款、死亡人口领取低保等行为。范某和郎某还被指与“部分低保妇女有不正当关系,有吃拿卡要、权色交易的行为”。

范、郎二人欺上瞒下、优亲厚友,而这些隐瞒上报的违规低保对象,是在“镇雄微生活”公布全县低保农户名单后,村民才知道的。

举报材料提供了57户共138人的违规低保户的名单,并附违规低保户房屋照片。同时提供了真实贫困户没有享受低保的人员名单。101名村民实名在举报信上按上红指印并留下手机号码等联系方式。

举报人邓先生告诉《新京报》,被举报的57户违规低保户自2018年10月至2019年2月份领取低保,其中多户家中有车,且年收入上万元。据村民提供的违规低保户的房屋照片,大部分是两层以上楼房,部分房屋门前停有小轿车。

2月25日,中共镇雄县纪委监察委、县民政局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介入调查。目前尚无官方回应。

大纪元记者多方查询联系上穿洞村村民。村民邓先生表示,他知道这件事情,还特意提到“村支书缠着人家婆娘,人家要让他去坐牢”。也有村民表示对此不知情,或没时间接受采访。

河北秦皇岛前进村访民高春永向大纪元记者表示,“低保一般都是关系户会有。像我们家当初因为我父亲当村民民意代表反映问题而惹怒了地方权贵,地方政府打击报复给我父亲罗织罪名的同时,把我们全家失地农民每月每人120元生活费停发了三年。”

在农村,“关系保”、“权力保”被指由来己久。中国社科院2013年的抽样问卷调查结果显示,“约六成吃低保家庭不是贫困户,近八成贫困户没有享受到低保救助”。

另据云南省民政厅消息,云南省自去年5月起开展为期3年的农村低保专项治理行动,截至去年年底已清退低保对象62.3万户、106.7万人。

网民表示,“低保都是这样的,有的家里开着奥迪车还吃着低保”;“村干部有的就像黑社会,拿着国家的各类补贴不手软,什么低保、贫困户、建档立卡贫困户都是走过场”;“村官多是家族大的人出任,或者拿钱买选票,村霸当官。乡镇一级放任这种情况存在,好多农村发展不起来,都是因为村干部贪腐,乡镇县干部不作为导致!”

中国问题专家薛驰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低保腐败是很普遍的现象。中共是体制性、系统性的腐败,在农村,这个矛盾更加激烈;表现在下面,根子在上面。

他说,“中共的腐败病入膏肓、深入骨髓,是全面的,整个社会没有干净的地方。中共自己也是心知肚明的事情,但是在扶贫领域里,使大家更加触目惊心,更加挑战道德底线。中共体制成为争权逐利的工具。”

薛驰指出,在农村,基层政权基本上黑社会化,因为中共从一开始搞暴政、搞政治运动,又摧毁了传统的道德文化,造成了整个社会出现了逆向淘汰,一个好人在这个体制里是很难生存的,混得好的都是坏人。就导致它的各级政权、基层组织的掌权人物基本都是黑恶势力。中共社会实际上掌控在“黑领”手里。

“‘黑领’阶层从中共的最高层到各级政权,从周永康到下面的小村长,这些人有一定的权力在手,就是无法无天的土皇帝,一手遮天。”他说,“整个中国社会,在农村表现得特别突出,一个村长、村支部书记,这些人让他出国他都不出,活得非常滋润。如果自身和黑恶势力、权贵势力相勾结,他就可能耀武扬威、横行乡里。中共是最大的黑恶势力,它搞扫黑除恶,就是贼喊捉贼。”#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9-02-27 5: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