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法官王林清新视频 曝最高法高层盗卷宗

中共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为“以防不测”,多次拍“自保”短片披露最高院的腐败。(视频截图)

人气: 1016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日前,网上传出“陕北千亿矿权案”涉事法官王林清的两段最新自述视频,他在视频中披露矿权案卷宗失踪是最高法院内部高层人士所为,并说出卷宗的可能去向。王林清在事件发生后一直处于失联状态。

2月6日,“陕北千亿矿权案”当事人、凯奇莱法定代表人赵发琦在推特上再发出了王林清的一段视频。赵发琦在推特上解释,这个视频是王林清上次未讲完的一段话,补充了第五、六点内容。

在视频中,王林清质问,这个全国法院系统这么关注的大案,卷案丢失怎么没有处理呢?他直指“这是很违反常识,这个案卷丢失后,直到今天没有任何下文。”

王清林表示,卷案丢失后,他找到该庭庭长程新文、最高法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杜万华反映,但领导的表现却很反常。他认为,“这个卷宗没有丢,实际上就在最高法院,就在某个人的办公室,或在某个人的掌握下。”

赵发琦在推特上表示,王清林提到的程新文、杜万华和周强都有着特殊关系,周强的母亲是程的小学老师,程当副庭长是周找肖扬办的,周来最高院后又提程为庭长,周与杜及杜的夫人胡泽君均是西南政法78级同学,且周和胡都属肖的门生!为什么卷宗被盗能捂得这么严?有人敢偷还能不被查?

赵发琦2月4日发出了王林清的视频。王林清在视频中说:1. 卷宗不是丢了,而是(被)人为盗取的;2. 他的同事没有胆量和能力偷卷宗,因为最高法院内有监控,正因为有监控,谁真要想偷卷宗,也会掂量来掂量去的;3. 发现卷宗不翼而飞后,去给庭领导(程新文)汇报,对方的反应令人诧异,这种案件的卷宗丢了,他却没有惊慌失措,或是有大祸临头的紧迫感和压力感,反而是镇定自若,令人产生怀疑;4. 调取监控时,只看到卷宗怎么回到了我的办公室,但卷宗怎么丢的过程却没有了,为什么这么巧,丢卷宗的时候监控就能坏了?

王林清为免遭不测,从去年12月30日起,先后拍了数段“自保”短片披露最高院的腐败。

去年岁末,“陕北千亿矿权案”因卷宗丢失风波,中共最高法院及院长周强成为舆论焦点。周强、陕西省委前书记赵正永及已落马的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前最高法副院长奚晓明都被指曾干预该案。

“陕北千亿矿权案”是指赵发琦与陕西省地质矿产局的勘探权争议。双方于2003年签了协议,凯奇莱出资1,000万人民币与西勘院合作勘察陕西波罗井田煤矿。

在探明该井储藏约19亿吨优质煤后,西勘院要求终止合同,并于2006年与香港女商人刘娟的“香港益业投资公司”签协议,“一女两嫁”。这起涉及陕西当局抢夺民企财产的纠纷,持续了十余年。

今年1月15日晚,赵正永落马。《中国经济周刊》最新一期报导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透露,与赵正永关系密切的香港女商人刘娟亦被带走。

报导说,这十二年里,刘娟围绕甲醇MTO项目与波罗煤矿反复运作,先后拉央企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陕西国企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入局,在波罗井田探矿权纠纷悬而未决之时,已套现数十亿元人民币。

海外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高新的文章表示,当年女打字员出身的刘娟和赵正永一起被调查后,刘娟背后的所有曾与她或长期或短期,或一次或多次相互输送利益的中共官员名单肯定会越揭越长。这个利益可以是金钱,也可以是其它。

在赵正永落马后,中共党媒还放风说,随着赵正永问题的进一步调查,“下一个”老虎的出现仍是大概率事件。

赵正永的落马,更加引起了外界对周强的关注。王林清在自录视频中证实周强曾多次干预案件的审理之后,周强成了各方“捶打”的对象。

同时,在“陕北千亿矿权案”中,崔永元和王林清不断爆料,中共网管部门一律放行,大开绿灯。而且中共官媒也跟着评论。这些反常的迹象,被舆论认为背后有中共高层在操控这件事。#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9-02-08 12: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