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传与赵正永关系密切的神秘女商人已被带走

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事件愈演愈烈,有矛头直指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图为中国煤矿场资料图。 (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人气: 942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30日讯】“千亿矿权案”致中共陕西省委前书记赵正永下台,而该案背后的神秘女商人刘娟被指与赵关系密切。据报,刘娟先后拉央企、国企入局,在该纠纷案还未判决时,就套现数十亿元(人民币,下同)。

《中国经济周刊》最新一期报导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透露,与赵正永关系密切的刘娟亦被带走。不过此消息尚未得到证实。

“千亿矿权案”是指陕西榆林一家民企凯奇莱和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西勘院)签订合作勘查协议,但在探明该井储藏约19亿吨优质煤后,西勘院要求终止合同,于2006年与香港女商人刘娟的“香港益业投资公司”签协议,“一女两嫁”。这起涉及陕西当局抢夺民企财产的纠纷,持续了十余年。

2005年,波罗井田被陕西省政府指定为香港益业参与投资的240万吨甲醇MTO项目(下称“甲醇MTO项目”)的配套煤矿。

《中国经济周刊》报导说,这十二年里,刘娟围绕甲醇MTO项目与波罗煤矿反复运作,先后拉央企、陕西国企入局,在波罗井田探矿权纠纷悬而未决之时,已套现数十亿元。

“这是在用陕西资源套取陕西国有资产。”凯奇莱法人代表赵发琦说。

在这中间,央企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下称“中国化学”)及陕西国企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延长石油”)被指经刘娟拉入局。

报导说,自2004年11月与榆林市政府签订合作协议起,甲醇MTO项目一直挂着两家公司的名头:香港益业、中国化学。

但2006年4月与西勘院签订合作勘查合同时,甲方却只剩香港益业一家公司。

波罗矿井的项目主体为“陕西中化益业能源有限公司”(下称“益业能源”),大股东同为陕西益业。有知情人士表示,益业能源法人代表刘浩是刘娟的哥哥,而其营业执照显示的成立日期为2007年8月29日。

也就是说,甲醇MTO项目、波罗煤矿项目分别被装入益业能投与益业能源。

报导引述知情人士的话透露,刘娟“能量很大”,可以请来各类领导为其“站台”。

甲醇MTO项目一期开工、配套的波罗煤矿拿到各项审批之后一年,中国化学却抽身而去。

报导指,2008年7月,中国化学将其持有的10%的益业能源的股权转让给刘浩任法人代表的陕西太兴置业有限公司。退出时,中国化学实际出资额为零。

中国化学退出两个月后,延长石油入局,出资2.499亿元入股刘娟实控的两家公司,占有51%的股权。

2010年6月,延长石油拿着两份新的评估报告到省国资委备案,评估基准日变为2009年12月31日,但两家公司的净资产评估结果未变。

2010年7月,延长石油与陕西益业“共同委托”的陕西正德信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致函陕西省国资委,称从未出具过延长石油提及的两份评估报告,并称“两份报告的印鉴均为伪造”。

报导说,就在延长石油入股计划被陕西省国资委叫停前,2010年6月,赵正永出任陕西省代省长。

2013年,赵发琦实名举报延长石油国有资产流失问题。之后,此事再无进展。赵发琦对《中国经济周刊》说,他怀疑此事是被赵正永压下的。

延长石油在没有获得股权的情况下,已垫付近8000万元用于项目建设。报导说,2014年4月,刘娟将益业能投和益业能源两家公司100%的股权作价21亿元卖给了一家香港公司。

有知情人士透露,延长石油与陕西益业2010年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似乎并未解除。

报导表示,刘娟在几乎没有投入的情况下“空手套白狼”:她拉来了延长石油垫付资金建设项目,但延长石油并未获得任何收益;此前2008年“估值”(实为伪造)5.5亿元的两家公司,在2014年卖出了21亿元,且都进了刘娟的腰包。

刘娟原籍陕西泾阳县,其父亲刘鹏是安康地区平利县前县委书记,后担任陕西省科协秘书长。刘娟于17岁进入安康文工团工作,1990年起在陕西省政府任打字员,1992年辞职前往香港,并任陕西海外联谊会副会长、香港陕西省联谊会副会长。

据《财经》杂志2016年报导,调查记者李建军指,刘娟被指为权力人士代持资本,其运作的模式,必定有高层权力人士在背后支持。

赵发琦说,他知道刘娟只是高层权力人士的白手套,和高官关系密切。具体的操控人,他九年前就知道,但现在也不敢讲出来。

赵发琦说,刘娟肯定有背景,换了几拨人,背后的人(官职)挺大的。比如她与中共前劳动部部长郑斯林的关系很好,郑在陕西当过副省长。赵发琦说,关键人物肯定比部长大,话只能说到这儿。

去年岁末,“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事件被曝光,直指中共最高法院及院长周强干预该案。而该案当事人赵发琦自赵正永卸任陕西省委书记之后,公开在网络上实名举报赵正永。

今年1月15日晚,赵正永被调查。赵发琦说,“在我的案子上,赵正永不是干预而是亲自赤膊上阵,政府替代了司法直接办案。”#

责任编辑:许梦儿

评论
2019-01-30 7: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