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强拆下无家可归 他们栖身棚下桥洞中

北京孙宝妹因周转房被强拆,居住在帐棚160多天了,最近搭个凉棚也被拆。上海丁菊英夫妻17年来因强拆无家可归,经常以桥洞为家。(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255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强拆是中共特色的拆迁方式,由政府主导或纵容,令许许多多公民的合法房产一夕化为乌有,他们有的暂住桥洞中,有的在废墟搭个棚栖身,在流离中艰难地维权

栖身棚下的孙宝妹

北京西城区公民孙宝妹已经13年无家可归了,自从她的公房被盗卖后,在她争取下得以暂时住进位于丰台区的周转房,但是去年周转房也给强拆不让住了,无处可去的她只好在废墟中搭个帐篷,暂时度过了一个酷寒严冬。

夏天到了,帐篷中闷热难耐。5月5日,几个朋友好心来帮她搭个凉棚,没料在5月7日,凉棚被警察、保安拆了。孙宝妹难过地说:“夏天帐篷里象个蒸笼,太热了待不了,搭个凉棚都给拆了,连活都不让活着,太恶毒了。”

60岁的孙宝妹住在废墟中已经露天宿营160多天,北京当局每天总有车子、警察到废墟转,监看她。孙宝妹说,都让她给录下视频公开了,“让所有人看到孙宝妹贫病交加的悲惨遭遇,让人们知道在丧尽天良强拆、灭绝人性的贪官污吏迫害下的被强拆人,他们在流离失所的苦难中挣扎。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中国梦吗?”

日前,有朋友给她送了一支大阳伞。现在她就在这阳伞下睡觉,受尽蚊虫叮咬的苦楚,艰难度日。

13年前,孙宝妹在什刹利房管局的一套公房,当初说的是置换,结果是被盗卖了。政府人员曾承诺给她“一房二居室”置换,孙宝妹一直在追问,这“一房二居室”哪儿去了?

近日,她向西城区信访办公室要求信息公开,她收到的答复是:“您申请的政府资讯,机关未制作未获取,该资讯不存在”。孙宝妹说:“这足以证明西城区政府和西城区信访办根本没有执行法定职责。”

丁菊英夫妻 桥洞下的流浪者

上海浦东新区唐镇公民丁菊英,17年前遭遇中国特色的“改革发展”,其所拥有的房产、耕地被侵吞一空。年过70的老夫妻四处流浪,经常夜宿桥洞。他们只好一边流浪一边维权

丁菊英夫妻长期在桥洞中过夜,他们的家当就是手中拎着的二个袋子。(视频截图)

17年来,丁菊英屡屡遭到当地政府的打压、关黑监狱、拘留等不人道对待。最近因北京开“亚洲文明会议”,夫妻俩又被关到崇明岛黑监狱24天。出来后,他俩再度来到唐镇信访办要求解决他老俩口的居住问题。连续几日,他俩只要到上海市政府喊冤,就被政府人员强制带回唐镇,在派出所路边的车上过夜。

5月27日,丁菊英夫妻又来到唐镇信访办找主任刘玉山,但他避不见面,老两口在警察的安排下睡在信访办门口等候区的长廊里。连续等了三天,仍不见刘玉山身影,后信访办索性把门关了,不受理信访工作。

5月27日,丁局夫妻俩到唐镇信访办找主任刘玉山没见着,倒是派出多位警察镇场。(受访者提供)
唐镇信访办接待室关闭,不受理信访案件。(受访者提供)

5月31日下午,丁菊英夫妻被浦东新区公安分局警察带到警察局,让她坐在审讯椅做笔录。一名女警(警号010695)态度恶劣,对她说说:“叫你坐这个凳子就是污辱你的人格。”丁菊英表示,“她主要是告知我中央巡视组来了,叫我不能去,要举报控告只能打电话或邮寄材料。他们怕我们去举报地方政府的贪污腐败和使用黑势力的手段,并指使公、检、法做他们保护伞。”

“女警还说我动迁的时候拿到一套房子,还拿到钱,所以我问她那套房子在哪里?叫她现在拿来让我们老俩口现在可以居住,不用流浪了,也不用居住在政府信访办门口了。”她说。

她表示,“从王港派出所出来后,我俩又到信访办等候去了,我现在顺利安全到唐镇政府信访办接待等候区睡觉的住所了。”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9-06-01 1: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