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三部分 另一个欧洲:共产主义的牺牲品(51)

《共产主义黑皮书》:审判共产党领导人(2)

作者:卡雷尔‧巴托赛克(Karel Bartosek)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人气: 71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3日讯】1948年初,罗马尼亚共产党开启了帕特雷斯卡努(Lucretiu Patrascanu)的案子,他是一位知识分子、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在1921年年仅21岁时成为党的创始人之一,并在1944年开始担任司法部长。他的案件的某些方面预示着针对铁托的这场运动。帕特雷斯卡努在1948年2月被解职,并被监禁,在斯大林去世一年后的1954年4月被判处死刑,并于4月16日执行。这迟到的极刑至今还是个迷。一个理论是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乔治乌-德治(Gheorghe Gheorghiu-Dej)担心帕特雷斯卡努会康复,认为他是潜在的竞争对手。然而,这个想法只是部分合理,但确实这两人自战争以来一直不合。

1949年,与罗马尼亚接壤的国家相继开始审判共产党领导人。第一个是在阿尔巴尼亚,其领导层与南斯拉夫共产党人关系密切。指定的受害者是左泽(Koci Xoxe),他曾经是共产党人武装抵抗力量的首领,在战后被任命为内务部长和党的总书记。左泽致力于铁托的路线。1948年秋,在党内开展的一场打击“由左泽和克里斯托领导的亲南斯拉夫托派”的政治运动之后,所有南斯拉夫共产党的盟友都在1949年3月被捕,左泽与其他四位领导人一起在地拉那受审,包括克里斯托(Pandi Kristo)、柯涅季(Vasco Koleci)、胡塔(Nuri Huta)和米特罗约季(Vango Mitrojorgji)。左泽在6月10日被判死刑,在第二天执行。他的四个同伴受到重判,不久之后其他阿尔巴尼亚党内亲南斯拉夫的共产党人也成为“清洗”的牺牲品。

1949年9月,第二个反铁托的作秀审判发生在布达佩斯。被告是拉依克(Rajk Laszlo),在西班牙的国际旅战斗过。拉依克曾是抵抗运动的负责人之一,在担任内政部长时对非共产党的民主人士进行了严酷的镇压,之后成为外交部长。1949年5月被捕后,拉依克被他以前的同事折磨、要挟,他们告诉他,如果他帮助了党,就不会被杀。他被命令在法庭上认罪并发起一连串指控,说铁托和南斯拉夫人是“人民民主”的敌人。匈牙利法院的判决于9月24日达成,并剥夺上诉权:拉依克、瑟尼(Tibor Szonyi)和绍洛伊(Andras Szalai)被判处死刑,而南斯拉夫人布兰科夫(Lazar Brankov)和社会民主党人尤斯图斯(Pal Justus)被判无期徒刑。拉依克在10月16日被处决。在随后的审判中,一个军事法庭再判了四名高级官员死刑。

在拉依克审判之后的镇压中,匈牙利有94人被捕、判刑和拘禁;15人被处决;另有11人在狱中死亡;50名被告被判十年以上徒刑。这一起案件中的死亡总数约为60人,其中包括一些自杀的涉案囚犯、亲属、法官和警察。

领导层内部的敌意、党总书记拉科西(Matyas Rakosi)的劲头,再加上秘密警察的首脑们,都影响到了对受害者及其领导拉依克的选择。但是这些和其它的因素,都不应掩盖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许多主要的决定是来自莫斯科那些负责中欧和西欧事务的安全部队和情报部门的头目。从镇压浪潮的最初以来就一直如此。苏联领导人全神贯注地要发现巨大的国际反苏阴谋。对拉依克的审判发挥了关键作用,特别是通过其主要证人,最近在档案中已经证实其实际上是不公开的共产党员的一位名叫菲尔德(Noel Field)的美国人,此人帮助过苏联。

这种想在铁托主义中寻找国际阴谋的努力,也明显反映在索非亚举行的对科斯托夫(Traicho Kostov)的审判中。科斯托夫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共产国际官员,曾被前政权判处死刑。他曾在战争期间参加抗战,曾被任命为战后全国委员会副主席,被认为是季米特洛夫(Georgi Dimitrov)的继承人。季米特洛夫是共产国际的前任总书记,自1946年以来一直担任保加利亚共产党的领导人,但他的健康状况从1949年开始稳步恶化。他从那年3月开始在苏联接受治疗,但在7月2日去世。

从1948年末开始,保加利亚共产党领导的“莫斯科人”一派(即那些战时待在莫斯科度过战争的领导人,与匈牙利的拉科西和捷克斯洛伐克的哥特瓦尔德如出一辙)一直在批评科斯托夫的错误和失败,首先是他“与苏联不正确的关系”,包括经济问题,尽管他做了“自我批评”。季米特洛夫在5月10日一封发自苏联的一个疗养院的信里猛烈地谴责了科斯托夫,经季米特洛夫同意,科斯托夫1949年6月与其他几个同伙被捕。

对科斯托夫和其他的九名被告的审判于1949年12月7日在索菲亚开始。一周之后达成了判决,科斯托夫被判处死刑,罪名包括作为保加利亚旧政权里的警察部队的代理人、铁托主义叛徒以及西方帝国主义的代理人。其他四个领导斯特凡诺夫(Ivan Stefanov)、巴甫洛夫(Nikolai Pavlov)、内切夫(Nikolai Nechev)和图特夫(Ivan Tutev)被判处无期徒刑;另外三人被判15年,还有一人被判12年、另一人8年。两天后,在科斯托夫要求被宽大处理的上诉被拒绝后,他被处以绞刑。

索菲亚的审判在共产政权下对共产党领导人的审判史上占有独特的地位。在陈述证词时,科斯托夫说的与他在酷刑逼供下的陈述不符,并声明自己是清白的。他立刻被噤声,但是还能发出最后的请求说自己是苏联的朋友。他没被允许把话说完,但他的爆发让那些组织后续作秀审判的人非常小心地做准备。

科斯托夫事件并没有因为主要受害者被处决就在保加利亚完事。1950年8月,又对从负责经济的首席官员中选出的他的12个同事进行了审判。在1951年4月还举行了一次对另两个“科斯托夫帮的同谋” 的审判,接着第三次审判是针对两名保加利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成员。此外,还有几个相关的审判针对军官和安全部队的成员。#(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林达而,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9-06-04 10: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