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手术承受剧痛 墨市女子控整容医生不具资格

示意图。(Pixabay)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赵琼玉墨尔本编译报导)近日,墨尔本一位年轻母亲将一名为她做整容手术的医生告上了法庭。她说,该医生不具备麻醉师的资格,她在整容手术过程中一直是清醒的,并且感受到了巨大的疼痛。她在做完整容手术6个月后,竟然发现自己右边乳房里还留有一个断了的针头。

据《太阳先驱报》报导,今年33岁的皮埃特保利(Christiana Pietropaoli)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最近,她将Templestowe区Chelsea Cosmetics美容整形诊所的阿塔拉(Mark Attalla)医生告上了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皮埃特保利在提交给法院的文件中称,阿塔拉是一名全科医生,没有足够的资格做整容手术

她说,2017年1月,当她在与阿塔拉讨论抽脂的好处时,她特别问过他是不是整容医生,阿塔拉回答说他是一名拥有10年经验的专家。

皮埃特保利称,阿塔拉建议对她的腹部、腰部、手臂和大腿进行抽脂,并承诺24小时内她的身体就能恢复。

在2017年3月的一次手术中,皮埃特保利感觉疼痛难忍,她说这是因为阿塔拉没有让合格的麻醉师来,而是他自己给她做的麻醉。

皮埃特保利说,在那之后阿塔拉建议她再做一次乳房手术,在那次手术中,他还是自己做的麻醉。

她说,她在手术过程中一直都是清醒的,并能够感受到巨大的疼痛。

几个月后,皮埃特保利发现自己右边的乳房里竟然还留有部分针头,感到非常震惊。她说,阿塔拉没有告诉她针头断了。

皮埃特保利说她受到的伤害包括:精神受到刺激、睡眠障碍、身体某些部位麻木和感觉异常、以前存在的焦虑进一步恶化等。

据悉,皮埃特保利为做这些整容手术共花了2.2万澳元。

另外,由于美容医院的大量增加,去年,澳洲和新西兰麻醉师学院(Australian and New Zealand College of Anaesthetists)发布了一条安全信息,警告人们要检查一下给他们做整容手术的医生,是否真的有资格对他们实施麻醉。

据估计,澳洲人现在每年花在美容手术上的费用高达10亿澳元。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