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近9亿劳动力证明“中国经济行”?

人气 5655

【大纪元2019年07月27日讯】近日,中共官媒在“解读中国经济为什么行”时,斩钉截铁的说出了这样一个原因,即“近9亿劳动力,人力资源基础雄厚”。有专家力证,“(中国)近9亿劳动力规模在全球范围内名列前茅,比绝大部分国家的人口总量还要多”。

这个用来证明“经济行”的理由是否比中国GDP总量“位居世界第二”更让人觉得无厘头?就算对于“世界第二”,大陆的传媒界此前也一直保持着较为谨慎、低调的态度。比如,有网媒撰文称,“中国虽然经济总量已经位居世界第二,其它很多方面也都名列世界前茅,但中国仍是个发展中国家”。也就是说,包括“近9亿劳动力”在内的所有“名列世界前茅”的方面,都无法让中国摘掉“发展中国家”的帽子、成为“发达国家”。

更何况,世界普遍存在的“老龄化”以及中国所特有的“一胎制”问题已造成“自2012年以来,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减少了2,600余万人,首次降至9亿以下”。既然“人口红利”越来越不行了,又如何能证明“中国经济行”呢?

然而,在以粉饰太平为己任的专家眼中,当今中国不仅有旺盛的“人口红利”,还有可喜的“人才红利”。根据中国政府拟定的发展规划,“到2020年,新增劳动力平均受教育年限将提高到13.5年,相当于大学一年级水平”。在中国,专家喜不自禁的把这个水平定为“人才”的标准,其实是情有可原的。因为水平再高一点的,政府根本留不住。

几日前,陆媒都在纷纷报导“清华大学出国留学生有86%留居美国”的消息。实际上,早在2013年,中共某官方机构的负责人就曾公开披露,“1985年以来,清华大学高科技专业毕业生80%去了美国,北京大学这一比例为76%”;“中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87%”。

既然“人才流失引专家重视”,那么若还有专家对“人才红利”津津乐道,就着实令人费解了。从现实来看,中国没有“人才”,只有“人口”,这还不算最悲催的。中国没有就业岗位,却只有过剩的失业“人口”,才是最致命的。“近9亿劳动力”何其壮观,但这些人一旦无业可就,就会成为社会的重负、国家的顽疾。

学者何清涟在近日发表的“中国经济衰败并非缘于中美贸易战”一文中指出,“早在2018年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定下的‘六稳’之策——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经济增长目标),‘稳就业’就被设为‘六稳’之首。今年不仅仍然强调‘六稳’,还数次强调就业优先”。为了“守住不发生大规模失业的底线”,中共国务院办公厅还专门成立了“就业工作领导小组”。可见,当今中国的失业问题何其严峻、解决人口的就业问题何其关键。

上文还提到,“官方数据显示,随着外资的撤离,自2013年到2016年,在外资(含港、澳、台)企业就业的人数从2,963万人下降到2,666万人,减少297万人。2018年中美贸易战之后,随着外资撤离加速,失业人数更多”。而官媒对“制造业与建筑业劳动力需求在2013年达到1.48亿就业峰值后不断下降”也心知肚明。

在这种情况下,“近9亿劳动力”又如何形成“人口红利”呢?有专家喊了一嗓子:“服务业发展需要大量的劳动力”。从目前来看,中国方兴未艾的服务业到底能提供多少就业机会,尚是一个未知数。此时,就算服务业异军突起、迅猛发展,甚至都能“稳就业”了,也并不意味着,其它“五稳”就能悉数做到。恰恰相反,若没有“金融、外贸、外资、投资、预期(经济增长目标)”这几个关键领域、支柱产业的稳定和发展,服务业也只能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终难成气候。

面对着此时的中国经济,专家、智库们在媒体上东扯西拉、胡言乱语,只能更加证实,中共红朝的困境与危机已积重难返、回天乏力。更重要的是,造成这一切的根源还在中共极权的官僚体制本身。依附着中共而存的媒体、专家们,除了时不时跳出来愚弄一下国民、刷一下存在感,又怎会去解决这个红朝最本质、最根源的问题呢?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民企倒闭外资撤离 中共新政难减失业压力
经济放缓 中共高层害怕却无法回避的一件事
法国经济学者:大陆经济放缓不可避免
亚开行预计中国今明年经济放缓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香港大三罢前夕 传中共制暴栽赃
【直播】5.27疫情追踪:白宫反击社交媒体审查
【纪元播报】若中共镇压香港 “美国与港人站一起”
【纪元播报】美议员促用马格尼茨基法制裁10中共官员
【有冇搞错】香港文革再现 美国必定行动
【珍言真语】杨岳桥:国安法灾难性影响 港人不退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