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晓容:中共代理人海外行不义 下场可悲

2019年7月26日,香港一批航空界职员在香港机场的接机大厅举行集会抗议。图为抗议人士以“内除傀儡林郑 外拒中共虎狼”、“还我香港”等横幅表达心声。(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360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7日讯】近期,在中共对外渗透的多条战线上,不少红色代理人都深陷泥潭。这些负面事例带来深刻的教训,关乎道义和良知。

在香港市民“反送中”的风暴中,民心向背一目了然。特首林郑与北京站在一起,漠视港人诉求,不分良民和暴民,民众要求罢免之声不断。

亲共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因涉黑而触众怒,其办公室被毁坏且殃及家人。有网民发起“白宫联署”,要求美国政府禁止何君尧及其家人入境美国或移民,已获17万人签名。另有《香港经济日报》副社长石镜泉因反对港人示威及鼓吹暴力而深受谴责,被迫辞去副社长及公司执行董事之职。

为中共效力者,除了中共体制内各系统人员以外,还有一众外围人马,包括政客、科技工商界、文化传媒人士,以及侨团甚至黑社会等。这些人在海外积极执行中共的任务,辅助中共渗透——输出共产意识形态,宣扬中共的学说及策略,以政治献金等形式收买政要,大搞科技窃密,配合中共所需煽动仇恨、制造骚乱等等。他们的活动及破坏力引起了多国情报部门的重视,许多人已经受到或正在面临法律制裁。

前香港高官何志平行贿罪成

2019年3月25日,中共政协委员、香港前民政事务局局长何志平行贿罪成,在纽约南区联邦法院被判处3年监禁及罚款40万美元。何志平在最后陈述中表示,他没有想到在人生的最后篇章会声名尽毁。

何志平于2017年11月在美被捕,被控违反“海外反腐败法”、洗黑钱、串谋犯罪等多项罪,他在被拘押期间三度申请保释均被拒绝。检方指出,何志平帮助中国华信能源向利比亚、卡塔尔、南苏丹和乍得出售武器,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撮合武器交易和与伊朗之间的商业活动。

据媒体披露,在上个世纪80年代,何志平开始讨好中共。他经常到内地为高官诊疗眼疾,与中共高层渐渐走近。90年代,何志平获选政协委员等职,转向政界。何志平卸去官职后,更加效力中共。2007年,他推动成立“香港中华文化学院”,在海外搞统战。他还在“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担任要职,被指充当“白手套”介入非洲石油交易。

美国法官表示,腐败是严重罪行,损害法制,导致侵犯人权,扭曲市场,并且允许有组织犯罪、恐怖主义和其它对人类安全的威胁泛滥。

为中共作代理 前国航经理纽约认罪

2019年4月17日,前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经理林英(音译,Ying Lin)在纽约东区联邦法庭认罪,承认她在任职期间作为中共政府的代理人,帮助中共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的中共军方人士(国防部雇员等),将未经扫描检查的包裹,从纽约走私回中国。

助理总检察官德默斯(John C. Demers)表示,“这起案件是中国政府利用中国公司员工在美国从事非法活动的一个鲜明例子。隐瞒中国军方在美国土地上的竞争是犯罪行为,林英和中国军方利用商业企业逃避美国政府的合法监管。”

除了面临最高10年刑期,林英同意没收14万5千美元财产。她也被警告,如果她被发现在申请归化入籍时有所隐瞒和欺骗,政府“有可能”会取消其美国公民身份。

前国航经理林英(音译,Ying Lin)4月17日在纽约认罪。图为林英(白外套者)。(蔡溶/大纪元)

江苏国安间谍被起诉

2018年9月25日,27岁的中国公民季超群在芝加哥被捕。他被控在江苏省国家安全厅一名高级情报官员的指导下,在美国境内招募工程师和科学家充当中共间谍,违反了美国“外国人代理人法案”。

季超群在美国获得了电气工程硕士,2016年春入伍参加美国陆军预备役。在申请参军时,季超群没有承认他与中方情报人员的联系。他在2018年5月向美国联邦调查局卧底特工承认,他在大陆上学时即被招募为间谍。

2018年4月1日,江苏省国家安全厅第六局副处长徐延军在比利时被美国联邦调查局诱捕,10月9日被引渡到美国,现已被俄亥俄州南区联邦大陪审团起诉。徐就是季超群的上线指挥官,他面对四项阴谋并试图进行经济间谍活动和窃取商业机密的指控,如果这些罪名均被判有罪,徐将面临长达25年的监禁和经济处罚。

2018年10月30日,美国联邦检方宣布了对10名中共间谍的指控,其中查荣(Zha Rong音译)、柴猛(Chai Meng音译)2人是江苏省国安厅的情报官。根据美司法部发布的起诉书,在5年多的时间里,这些中方情报员指导黑客等其他人员,多次入侵欧美私营公司的计算机系统,窃取商用喷气式客机中使用的涡轮风扇发动机机密。

中国富商被取消澳洲永久居留权

2019年2月,澳洲媒体报导,澳大利亚政府拒绝了中国富商黄向墨的入籍申请,并取消了他的永久居留权。拒绝其入籍的理由包括其品行问题,以及他在入籍面谈时回答问题的可靠性等。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说,过去5年来,黄向墨向工党和自由党捐献了大约270万美元的政治捐款。黄借此希望有关议员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替中国(中共)说话。

黄向墨同中共关系密切,他是澳大利亚“大洋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联盟”主席,此前还曾担任“澳大利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这两个团体都被认为是亲北京的组织。另外,黄向墨还资助了澳中关系研究所,该智库机构由澳洲前外长鲍勃·卡尔(Bob Carr)负责运营,卡尔也是亲共人士。

澳洲亲共议员辞职退场

2017年12月12日,澳洲工党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宣布退出议会和辞去参议员的职务。(WILLIAM WEST/AFP/Getty Images)

2017年12月12日,34岁的澳洲工党参议员山姆‧邓森(Sam Dastyari)宣布退出议会、辞去参议员的职务。此前,媒体曝光了邓森与中共关系密切并且影响到澳洲利益的一系列问题。邓森被指未把澳洲的利益放在首位。

据澳洲主流媒体“费尔法克斯”(Fairfax Media)披露,邓森可能违反了工党有关政治捐款的规定、允许中国捐赠者为他的旅行和法律诉讼买单。

2015年,邓森曾经试图阻止工党的副领袖普利波塞克(Tanya Plibersek)在香港会见民主人士郑宇硕,理由是:二人的会晤将会惹恼澳洲的华人社区。

2016年,邓森公开向中文媒体表示支持中共在南中国海政策的立场,当时中国富翁黄向墨也在场。2017年10月,邓森到黄向墨家中拜访,向他通风报信,警告黄提防手机被情报部门窃听。

结语

中共海外大举渗透,将谎言、腐败、仇恨、动乱、欺诈等丑恶输出到多个国家和地区,破坏了经济的正常运作及科技的公平竞争,损害自由法治,危害社会安定。

中共的本性是假、恶、暴,反天、反地、反人类。与中共交好,必然沾染邪气,走向歧途。那些跟从中共的间谍及代理人等,被眼前的名利所诱惑,为中共行不义之事,纷纷遭到了报应。他们失去了财产、事业、自由、信任。很多人身败名裂,甚至祸及家族。如果不能幡然悔过,他们将永远背负恶名,承受道义的谴责。#

2019年7月26日,香港,一群航空界职员在香港机场的接机大厅举行集会抗议。图为抗议人士表达心声。(宋碧龙/大纪元)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7-27 5: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