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日本保守派大会 颜庆章点出“中国一带一路”陷阱

“福合会”理事长颜庆章日前参加日本 J-CPAC国际保守派大会,以“中国一带一路对亚太地区及美国的影响 ”发表专题演讲。 (福合会提供)

人气: 8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怡欣台湾台北报导)台湾保守价值政治团体“福合会”理事长颜庆章日前参加日本 J-CPAC国际保守派大会,以“中国一带一路对亚太地区及美国的影响(An Analysis on the Implications of China’s BRI for the Asia-Pacific Region and the United States)发表专题演讲。他提醒,中国藉“一带一路”消耗过剩产能,并造成诸多参与国家债务危机,面对中贸易战,不只是两强经济角力,更是民主与极权的对峙,任何重视民主与人权的人都应该希望,美国终将获得最后胜利。

颜庆章演讲内容经执行部主任蓝弋丰中译提供,重点节录如下:

众所周知“一带一路”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的简称,2013年“一带一路”计划,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揭橥于两次的演讲。2013年9月,在哈萨克发表演讲,习近平第一次提及经由陆路连接中国与欧洲构想“丝绸之路经济带”;一个月后,在印尼国会发表演说时,习提出经由海路连接中国与欧洲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中国官方一再声称,一带一路目标是在寻求“提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繁荣,提升区域合作,强化文明之间的交流与互相学习,以及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为了进一步宣示其崇高的目标,中国于去年3月修宪时,并将“人类命运共同体”词句,加入宪法之中。

颜庆章表示,各位困惑中国“一带一路”(Belt and Road Initiative,China’s BRI)对全世界如此令人敬佩承诺的此刻, 应探究一带一路真相究竟为何?他引用美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之言:“你可能一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也可能长时间欺骗部分的人,但你不可能长时间欺骗所(有)的人。”

印度第一个拒绝“一带一路”国家

颜庆章说,他要向印度致上由衷敬意,“印度是第一个正式反对一带一路的国家。”2015年7月,当时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形容一带一路是“中国国家的倡议”,他说:“是中国一手编造及拟定蓝图,它不是由中国与全世界有兴趣或受影响国家所讨论出的国际倡议。”

其中,加尔各答是印度最重要的河港城市,中国未曾知会印度,就擅自将它画在 “一带一路地图”上。但印度之所以不认同一带一路,还不止是加尔各答争议。更严重的冲突,来自于所谓的“中巴经济走廊”。

巴基斯坦是中国两肋插刀的亲密盟友,中国投入大量(资)(金)打造“中巴经济走廊”,但将通过印度宣称领土区域。这个计划无视印度与巴基斯坦长久的紧张关系,于是印度政府不断强调:“中巴经济走廊”应视为对印度的重大威胁,中国与巴基斯坦两国都想贬损印度在这区域的地位。

中国藉“一带一路”消耗过剩产能

颜庆章在公共(财)政、国际贸易法等领域长年经验与研究,他最初也尝试尽可能客观,以中国角度而言,“我认为一带一路堪称是‘一石二鸟’的高明策略”。自从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席卷包括中国等无数国家,中国政府采取非常宽松的经济政策,以缓和全球(金)融海啸对中国的负面影响。

颜庆章说,“这些措施尽管获致若干短期的经济效果,但僵尸化的国营企业,令人难以置信的庞大产能,造成无可控制的局面”。以中国钢铁产品供给过剩为例, 其总产量相当于日本、美国与德国钢铁业的总计。因此,“我认为中国一带一路利用这些过剩的物资,提供给急需基础建设投资的国家,将可使中国卓然成为世界领袖的地位。”

然而早在2016年,一位中国外交高层就明确表示:“由美国主导的西方中心世界秩序,虽曾对人类发展与经济成长带来巨大贡献,但是这些贡献已成过去。”颜庆章说,这位外交官的结论,美国领导的世界秩序,已是“不再合身的衣着”。

到了2019年,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全然了解中国一带一路背后所隐匿的算计,就是要提升中国成为无法被挑战及全然崛起的强权,中国已经准备好路径,透过一带一路的执行,重新塑造对自身有利的国际秩序。

他还提到,2017年,前美国国防部长詹姆士·马提斯在美国参议院听证发言,让美国对一带一路的疑虑终于广为周知。马提斯部长评论:“世界上(有)许多带及许多路,任何国家都不应仅以自身立场,强制划定‘一带一路’。”

在此同时,一带一路在许多国家的执行过程,已开始浮现诸多争议。

“一带一路”掠夺式经济 多国陷入债务困境

2017 年10(月),前美国国务卿雷克斯‧提勒森,回应国际的批评而形容:中国资助基础建设投资的方式,是“掠夺式经济”,造成“金融违约及以债做股”。

2018年5月,印度外交部长夏彦沙朗也指控中国策略者没有厘清“经济与国家安全目的间的界线…..每个面向都施加其他面向的压力,甚至以经济手段掩饰国家安全的逼人需求。”

接着,去年10月4日,美国副总统麦可彭斯于哈德逊研究中心传达极为重要的讯 息,批评中国使用“债务外交”扩大影响力,他说:“今天这个国家正提供数千亿美元的基础建设贷款,从亚洲到非洲到欧洲,甚至拉丁美洲国家,然而这些贷款条件,充其量是不透明的,而利益明显一面倒的流向北京。”

去年11月的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上,彭斯副总统虽未明指中国,但他再度强调,“我们不会让我们的合作伙伴,淹没在债务之海,我们不会胁迫或欺压你们的独立,我们不会提出限制性的一带或单行道的一路。”

自2017年5月起,欧盟成员国也加入发声行列,表明对中国一带一路的忧虑。因为一带一路计划欠缺透明、永续性,以及招标程序的保证。在强烈抨击中国的“分化与突破”策略同时,德国与法国强力要求中国尊重“一个欧洲”的精神与制度。

2019年4月26日,北京举办的第二次一带一路峰会,国际货币基金总裁克莉丝蒂娜·拉加德虽做为贵宾讲者,但她毫不犹豫地批评中国,历史告诉我们“如果不谨慎管理,基础建设投资会造成恶性债务的增加;我曾说过,中国一带一路若要充分成功,应该只到需要它的地方,今天我要再度补充,包括所有层面,它应该只能去可得永续的地方。”

颜庆章说,事实上,一带一路在挹注重要基础建设资金于开发中国家的同时,也让许多国家深陷无法偿还的债务之中,根据国际货币基金(FMI)与世界银行及其它若干声望卓著的研究机构所进行的调查,接受一带一路资助的68个国家中,至少23国已陷入财政失衡与债台高筑的恶水之中,而其中8个接受一带一路贷款的国家──吉布地、吉尔吉斯、寮国、马尔地夫、蒙古、蒙地内哥罗、 巴基斯坦、塔吉克等,更因而坠入“债务陷阱”。

中国“一带一路”大撒币一兆美元

众所周知,一带一路的执行是高度的中央集权,由中国政治领导高层全盘指挥。就中国极权统治的本质言,一点都不意外。不论是习近平或是其他中国的领导高层,都不曾透露一带一路相关预算总额有多少。不过,根据许多公开发表的资讯估算,一带一路至今已经耗费中国约一兆美元。

尽管因深陷债务囧境,可能会提升对中国身为债权国依赖程度的不利局势。颜庆章说,我要分享英国国际货币基金与世界银行,及后续创建关税暨贸易总协定的推手,约翰‧梅纳德‧凯因斯的名言:“你如果欠银行一百英镑,麻烦的是你,但你如果欠银行一百万英镑,麻烦的是银行。”美国总统川普开启贸易战之后,许多贸易专家对于中国要如何维系经济成长,包括一带一路如何继续供应资金,均已产生极大的疑问。

美澳日印共同防堵中共印太野心

颜庆章进一步表示,他乐见美国开始努力与日本、澳洲及印度合作,在印太地区推动联合财务发展计划。更激励人心的是, 在8月21日,美国总统川普仰望着天宣称“我是被钦定….来对抗中国”。

做为台湾世界贸易组织前任大使的经历,颜庆章说,他愿意指明,目前美中贸易冲突,事实上并不仅止于经济层面,“这也是决定民主政府面对极权政权是否能胜出的考验”。任何重视民主与人权的人都应该希望,美国终将获得最后胜利,这也正也是福和会参与如此重大会议的缘由。

颜庆章在日本J-CPAC国际保守派大会上表示,中国一带一路造成多国陷入债务困境。(福合会提供)

=========================

保守派组织活动简介

“福和会”指出,颜庆章代表福和会以及台湾保守力量,参与重要国际保守会议并发言,是福和会及台湾争取国际空间的重要一步。尤其是如今美、日等重要盟国均由保守政党执政,先前福和会已经参与美国保守联盟(American Conservative Union,ACU)于2019年2月17日至3月2日所主办的2019年保守政治行动大会(2019 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CPAC 2019),并与美国保守派人士进行广泛交流,如今接续参加日本J-CPAC大会,将进一步拓展与国际保守力量的连结。

福和会(Formosa Republican Association) 福和会由前行政院顾问、侨务委员李席舟长老发起,与国内诸多捍卫台湾主体价值的先进,于2018年12月10日宣布创立,其宗旨在宣扬保守价值,对外致力于参与国际保守派交流,使台湾保守力量与全球保守组织接轨,对内提倡维系小而少的政府治理、增进市场机制竞争、降低税负促进经济,并关注台湾民主自由价值。2019年3月17日福和会理事会,一致选出前财政部长、世界贸易组织首任常任代表颜庆章,担任第一任理事长。

美国保守联盟(American Conservative Union,ACU)成立于1964年12月,为美国最具历史及代表性的保守组织之一,并为美国共和党最主要的群众支持来源,每年举办CPAC大会,为每年美国保守派最重要的聚会。

日本保守联盟(Japanese Conservative Union,JCU)成立于2015年,宗旨是提倡对话以让世人更了解保守价值观点,不仅是在美国与日本之间,更包括日本国内,以及整个亚洲。日本保守联盟相信政府的正确角色是:透过致力于法治与强化国家安全以保护人民的生命安全与财产、透过减少税务,以及管制负担以创造经济成长、让每个世代都能享有繁荣,并能公开透明有效率。

保守政治行动大会(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CPAC)每年由美国保守联盟举办的美国保守派最重要聚会,2019年,美国总统川普亲自出席CPAC 2019并演讲超过2小时,其他出席共和党重要政治人物包括: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前阿拉斯加州州长裴琳( Sarah Palin)等。国际嘉宾包括英国脱欧党党魁奈杰‧法拉吉(Nigel Farage)等。

日本保守政治行动大会(Japanese 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J-CPAC)仿效美国CPAC,将保守政治行动大会带到亚太地区,于2017年12月在东京主办第一回日本保守政治行动大会,之后每年举办,成为广邀各界领袖讨论亚太地区经济、政治、安全保障,以及其它领域的保守主义议题的年度重要国际会议。◇

责任编辑:韵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