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人争民主 黄之锋盼中国人也享有民主自由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近日在柏林,道出他追求民主自由的心声。(Carsten Koall/Getty Images)

人气: 28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北报导)追求民主的香港新生代代表黄之锋,近期一直在海外奔走,拜访美国、德国、台湾等地的政要寻求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他近日在柏林道出心声:“我希望有朝一日,不仅是香港人,就连中国人也能享有民主自由和平与人权。”

“雨伞”捍卫人权 入选全球25大最具影响力青年

今年22岁的黄之锋,跟许许多多的香港年轻人一样,并非是民主运动的新人。早在2011年,当时年仅14岁的黄之锋就组织学生成立了“学民思潮”并担任召集人,反对香港特首梁振英在中小学推行中共为洗脑港人而开设的“国民教育科”。2012年“学民思潮”发起“反国教”(反对中共洗脑)活动,逾10万港人在港府总部外集会,迫使港府暂时搁置洗脑政策。

在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中,黄之锋和“学民思潮”又因走在抗议最前沿而受到国际社会关注。他甚至登上美国《时代》杂志亚洲版封面,标题是“抗争的脸孔”(The Face of Protest)。当年10月13日,黄之锋18岁生日当天,站在街头抗争的他,获得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被《时代》杂志选为全球25大最具影响力青年。

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衍生出自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学联)和学民思潮发起的罢课集会。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时,中共原本承诺一国两制50年不变、保障港人民主自治,然而中共逐步蚕食香港自由,更于2014年推出“831决议”、否决港人真普选,公开剥夺了写在国际条约和《基本法》中的港人基本人权。当年9月起,港人发起和平抗争,因抗议者在面对警方以胡椒喷雾攻击时使用雨伞抵挡,媒体因而称此运动为“雨伞运动”或“雨伞革命”。

因“雨伞运动”成名的黄之锋并未居功,他坚持认为学生民主运动不是他个人发起或个人成就,而是应该大家都上《时代》封面。不过他意识到,登上《时代》,可让更多人关注香港的民主运动。2015年3月底,国际财经杂志《财富》(Fortune)选出全球50位杰出领袖,黄之锋也以“雨伞运动”领袖名列第10名。

黄之锋与前学联秘书长周永康2014年10月与港府谈判破裂后,继续占领中环,呼吁真普选与时任香港特首梁振英下台。(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父亲黄伟明在黄之锋入狱时谈到,他取名“黄之锋”的意思,是希望他成为上帝手中的利器,当时是期待他去传福音,从没有想过会是社会运动的使命。(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屡遭牢狱志不移 出狱旋即投入反送中

有句话说:“欲戴其冠,必承其重”。在地位堪称中共“虎口”的香港,这句话的分量尤为沉重。22岁的黄之锋,因为参与民主运动而在香港多次入狱,在入境外国时遭拘留和遣返,甚至遭中共控制的台湾黑帮殴打。

黄之锋、学联前常委罗冠聪及学联前秘书长周永康,2014年召集抗议者在港府总部东侧广场(公民广场)揭开雨伞运动序幕,香港高等法院在2017年8月17日判3人须分别入狱6~8个月不等。黄之锋的母亲写信给儿子加以鼓励和支持,信中痛斥港府为何堕落如斯,扼杀年轻人理想?

在黄之锋等3人获刑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回应事件,称自己作为母亲,理解几位母亲的心情。黄之锋的母亲撰文质问林郑:“身为母亲,你可理解我对儿子能够‘择善而固执之’的欣慰?”她强调,“没有87枚催泪弹,就没有雨伞运动,为何追究的对象不是掷下87枚催泪弹、伤尽港人心的发号施令者?”

在打压面前,黄之锋并未却步。他因在雨伞运动中阻挠当局在旺角清场,被以违反法庭禁制令判监禁3个月,经上诉后改判2个月。黄之锋于今年5月入狱服刑,因表现良好提前出狱。他于6月17日出狱后旋即加入反送中运动。

今年9月3日,黄之锋与香港立法会议员朱凯迪、学联前副秘书长岑敖晖一起访台、说明反送中运动。他在台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5月是他第3次坐牢,6月9日在监狱的电视看到香港反送中100万人上街,当时他第一个念头是“为什么我在坐牢?”

身在牢狱中的他,心与追求自由的香港人连在一起。他看到纽约、伦敦、台湾等地都有声援香港活动,深感振奋,当时令他最震撼是除了香港之外,台湾有1万人站出来支持香港反送中。

6月9日,香港百万人上街大游行“反送中”,即反对港府修订《引渡条例》。(DALE DE LA REY/AFP/Getty Images)
黄之锋刑满获释 香港“三罢”持续反送中
黄之锋2019年6月17日上午出狱后接受媒体的访问。(宋碧龙/大纪元)

黄之锋出狱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对自己错过两场大规模反送中抗争行动感到遗憾,但出狱后会与港人并肩作战,要求撤回《送中修例》、特首林郑月娥下台。他赞扬香港人的勇气,“经历了雨伞运动的低潮之后,我们告诉全世界人,香港人面对强权不会低头。”

黄之锋谈反送中给中国人的启示

黄之锋从9月开始前往台湾、德国、美国等地寻求支持,9月4日在台北出席“香港怎么了 台湾怎么办”座谈会。对于林郑月娥宣布撤回《逃犯条例》,黄之锋表示,港人抗争根本原因在于特首不是人民选出,反送中运动将持续到落实“真普选”为止。

“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这是我们的信念,也是我们的坚持。”黄之锋说,北京要求港府撤回条文,“是想要香港人在10月1日之前不再上街抗议,但我们的抗议活动会持续下去。”

他表示,希望更多人支持香港10月1日前的抗议活动,预计9月28、29日那周全球将有大串联,并举办支持香港争取民主选举相关活动,也希望有更多台湾民众声援力挺香港市民。

被问到大陆民众被中共洗脑、对反送中不太了解,以至海外香港年轻人在当地声援反送中时、时常遭大陆人谩骂,黄之锋表示,香港的反送中运动能带给大陆民众许多启示。

他说,香港年轻人面对一国两制的崩溃,而大陆年轻人被中共封锁真相,同时被虚假的新闻宣传洗脑,他希望大陆朋友能够了解香港人争取的民主、自由、人权都是普世价值。“我们也会努力争取,希望有一天中国大陆也能成为民主自由的地方。”“只要中国大陆的朋友看看台湾有民主选举、政党轮替及选举制度,(就会知道)其实这些都是非常可贵,应该珍惜的体制。”

访德掀香港热 黄之锋盼大陆民众也获民主自由

9月9日,黄之锋再飞往德国。他在访德期间,向议员和公众说明了香港争取民主自由的运动,并呼吁德国政府和民众进一步关注并支持。黄之锋在记者会上表示,“一国两制”已成为过去,基于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港人的政治和经济自由度也与欧洲息息相关。香港是自由世界抵抗中共独裁统治的桥头堡,香港是新冷战下的柏林。

9月12日,虽然黄之锋已离德赴美,但他的照片仍充满了德国各类报纸的头版或内页。资料照。(大纪元)

黄之锋向媒体描述了香港警察的暴力行为,谴责林郑月娥纵容警察的暴力行径,呼吁德国政府要把人权作为条件列入和中共的贸易谈判,希望德国向英国学习,实施欧洲议会的决议,停止向香港出售警察用武器,比如子弹、喷水设备等。

他还说,希望有一天大陆民众也能享受到民主、自由与人权。30年前柏林墙被民众推倒,他期盼不久的将来,中共封锁信息的防火墙也会被解体。

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9月12日公开驳斥中共对他会见黄之锋的指责。马斯表示,他今后还会与中国的人权律师、人权斗士会面,默克尔总理出访北京时,也会与人权律师和人权斗士会面。

访美推动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黄之锋于9月12日下午抵达纽约,他在机场接受《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的独家采访时表示,他此行的目的是推动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并且希望美国不要再出口任何催泪弹和橡胶子弹给香港警察。

黄之锋9月12日下午抵达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他在机场接受《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他此行将推动美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并将在国会发言。(黄小堂/大纪元)

9月13日中秋节,他在哥伦比亚大学进行演讲,主题为“香港反送中抗争运动-来自蒙面运动的声音”,讨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香港抗议活动。9月17日,他与香港歌手、民主活动人士何韵诗一起在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发言,并与美国重要立法决策机构领导人见面。

黄之锋13日在脸书发文,香港反送中运动进入9月,大家关心焦点集中在美国国会能否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目前支持法案的议员联署人数已经升至43人,反映香港问题渐渐成为美国国会关注的议题,这是所有为香港未来、为下一代的人权民主自由而奋斗的香港人所付出的努力。

黄之锋呼吁国际齐抗中共 关注香港民主运动

黄之锋在脸书上发文说,为了令香港信息在英文社群中传递,现在他经营推特的时间比脸书还多。对于许多外国记者来说,对于香港的历史、制度和脉络并不容易瞬间理解。他必须简明扼要地讲述香港,争取他们的同情和支持。对不太熟悉香港情况的传媒,他会用极简单口号:“withdraw the bill,stop police brutality,free election(撤回送中条例,停止警察暴行,自由选举)”,用几秒钟的时间让对方明白示威者的诉求。

除了面向媒体以外,黄之锋和香港众志还依靠海量的外访和会见外国政治人物,讲述香港故事。他采取的策略是尽量争取跨党派的支持。

据黄之锋透露,去年众志外访十几个国家,今年计划外访近20次。他已完全不相信那一套“中国经济崛起、人民富强、中产崛起就(能使中国转型为)民主体制”的论述。

他认为,(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不代表香港就有民主,制裁机制亦未必会启用,但通过法案起码提供方法抓紧中共及港府的要害,亦可以增加示威者一方的筹码,推进民主运动。

本文首发于《真相中国》周刊 2019.九月号/第9期 #

责任编辑:何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