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香港议员:《蒙面法》无法解决政治问题

香港执业大律师、现任公民党党魁、香港立法会议员。(王伟明/大纪元)

人气: 106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9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为预防“秋后算”,香港抗议者即使走在炎热天气的街头上,也不得不蒙上面罩。近来传出港府可能动用《紧急法》,实施其中所谓的《蒙面法》,企图借此暴露抗议者身份。香港执业大律师、现任公民党党魁、香港立法会议员杨岳桥(Alvin Yeung)结合香港的法律背景分析指出,所谓《蒙面法》不具有执行性,无法解决香港的政治问题。

《蒙面法》执行难度大

他表示,《紧急法》于1922年由港英政府订立,1967年为平息暴动首次使用,是在没有类似《基本法》法律的前提下使用的,而今香港的《基本法》对于香港最基本的人权、集会自由、通讯自由等都有最基本保障,是其它所有法律都不能违背的。

所谓“蒙面法”只是透过《紧急法》所订立并附在其中的一个规例,杨岳桥解释,《紧急法》本身在97年之后并没有在法庭上测试过,其蒙面规例(或者是《蒙面法》)本身也是依附于未经历过的法律上,特别是未经人权挑战,能否经得起法庭考验很值得怀疑,“所以在法律上,我是会怀疑《基本法》是不是容许这个《紧急法》的出现。”

再者,《蒙面法》现实上也将面临相当大的执法难度。“法不治众,”他说,“如果你订立了《蒙面法》,你幻想香港人是不是会乖乖地都把口罩摘掉呢?未必的。而如果香港的示威者,无论是一百人也好,一千人也好,每个人都戴回口罩,那你怎么样?”他还表示,如果法律本身是一条有问题的法律的话,将无法执行。

此外,一些宗教人士、预防传染病措施等场合都需要戴口罩,“那警方怎么办?是不是将每个人都抓起来?怎么抓啊?”

《蒙面法》解决不了政治问题

杨岳桥指出,《蒙面法》在政治层面也不符合实际,“香港人会不会因为这样,突然间乖乖地都坐在家里。”“政治问题,你用法律解决,这个法律本身是基础薄弱的,就算这个法律不是有问题,这个法律就算有多完美,这也是牛头不搭马嘴的。”

他表示,香港政府无法用一个法律的工具去处理一个政治危机,“这个政治危机真正的问题就要用政治方法去解决。”

他分析,港府目前的局势已经唤醒了很多香港人,港府如果推行一条具有争议性的新法案将影响到下一代,将面临觉醒了的下一代人的阻力,“特别是我们的下一代,特别是那些现在还是中学生的那些人。”“大学、中学那一批年轻人已经都觉醒了,已经知道这个社会不能够再因循下去,已经知道制度本身是多么的不公平,多么的腐烂。”

年轻人要保护好自己 胜利会来临

此次香港的抗争浪潮,汹涌澎湃,一浪接一浪,却没有明显的领袖。杨岳桥非常赞赏这样勇敢而灵活的抗争策略——be water,他观察到在这三个多月的“反送中”运动中,香港人聪明而行动迅速,“大家都是按照形势,有如流水一样,要去东就去东,要结成冰就结成冰去强硬,要变成蒸汽去散发的都会去散发,来如潮水,可以即时出现也可以即时散去。”

尽管如此,他仍然忧虑香港的未来,特别为香港的年轻一代担忧,“很担心我们的年轻人会再受伤、流血,看到很多人被捕,我很痛心他们要经历这些事情。”

“我不希望再出现、发生在任何一个我们香港人的身上,”杨岳桥希望告诉年轻人,“要在保护自己的前提下,能够有足够的人力去等待胜利的来临。”

他同时呼吁,在香港以外关心香港的美国人,希望他们跟身边的朋友,特别是对香港有误解的人讲解香港的实际情况,将香港的真相广泛传播出去。如果能够认同,就不妨去跟国会议员、参议员讲,呼吁美国国会支持《人权与民主法案》,以此帮助香港人。

出生在香港的杨岳桥,更希望香港能够拥有该有的自由和民主,“我们也不是要求中共去给一些本来他们不应该给的东西,我们只不过是要求一套真正的,当初1984年承诺香港人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基本法》所写的东西,包括本来07、08年可以有双普选,强硬地被延迟了,延迟到今天,究竟你想等到什么时候呢?其实我也只不过是要求要回本来你答应过我的东西,我也不会多要,我只是要一些本来香港人应得的东西。”他说。#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9-09-16 12: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