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惠林:共产末日预言

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密尔顿·弗利曼(M. Friedman)与其夫人(右)在中华经济研究院欢迎会与中经究院院长蒋硕杰(左一)和于宗先副院长(左二)谈话。(中华经济研究院提供)

人气: 36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1月16日讯】“国宝级经济学家”于宗先院士于2019年8月3日离世,直到9月16日家属才透露消息,而一切后事都已办理完毕。诸多门生故旧在婉惜之余,觉得有必要办个追思纪念会。

在编制追思文集时,发现于院士在1952年8月12日晚写就的一首新诗,很值得再予以曝光。这首题为〈末日〉的“预言诗”是这样写着:

序幕

真理敲响了史魔的丧钟
破乱的血色镰刀旗
从半空里摔下来
带着哭丧的神情

赤色上帝卡尔·马克思
在伦敦的海格特坟地失踪
野狗含着恩格斯的骨头
得意地穿过巴门城

天安门外那幅史魔的巨画
脑袋和四肢分了家
红场上那座列宁铸像
跌落在地上不说一句话……

塔斯社的喉咙喑哑
不再做撒谎的喇叭
真理报说了一句实话
“赤色的末日来到啦!”

反抗

墨西哥的暖流
冲破了波罗的海东岸的堤防
太平洋的风暴
撕开了共产帝国的胸膛

受麻醉的中国大陆
从噩梦里唤起
被奴役的西伯利亚
挣脱掉极权统治的绳缰

人类的十字军复活了
重燃起自由的火把
反抗的铁骑、愤怒的行列
挺进在正义的旗帜下

中华儿女冲进了北平城
集中营的囚徒轰动了欧亚
莫斯科在烈火里喊叫
哈哈,克林姆宫快要倒坍

结尾

战抖呵 约瑟夫·史达林
两手抓紧自己的头发
胡须底下露出两颗獠牙
无力地喊着:“列宁同志,我将作什么?”

毛泽东害着痉挛,蓬头散发
金日成遍体鳞伤,满脸痕疤
胡志明像条丧家的犬
他们一个个横倒在史魔的身下

狂风暴雨的队伍攻来
克林姆宫轰轰的倒坍
全世界一致的决议:
把疯狂的史魔拖上绞架

新的世纪诞生
到处开放着自由的奇葩
苦难的人类哟
安心创造你的幸福吧!

很明显的,于院士在六十七年前就预测苏共将倒台,喊出“赤色的末日来到啦!”他在2004年6月撰写《我的学思历程》一文中,特别提到这首诗,并认为到1980年,他所预言的事竟一一应验了,他举诗中“塔斯社的喉咙喑哑,不再做撤谎的喇叭;真理报说了一句实话:‘赤色的末日来到啦!’”这一段作为印证。

是的,1980年代有所谓的“苏东波”,指的是苏联、东欧、波兰都放弃共产,倒向自由经济,连中共中国都在邓小平的“放权让利”政策下,渐进地向自由经济靠拢,而1989年柏林墙倒塌、1991年苏联瓦解,更让世人都认定共产主义已被唾弃。

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利曼(M.Friedman)在1993年2月为其《资本主义与自由》(Capitalism and Freedom)中文版所特别写的序文,就这样写着:“最大的行为变革,发生在原本是共产主义的国家,包括苏联和其卫星国以及中共。那些国家试图以自由市场取代中央集权控制,来获取最大可能的利益,处于西半球的我们对这些发展深感得意。共产主义瓦解后我们相信,我们正在进行的任何事情都是正确的。其实不然,似乎我们正努力走向五十年前的共产主义国家之形态,而共产主义国家却努力走向七十五年前我们所处的国家之形态。”

他的意思是:共产国家正放弃中央集权,而西方国家却走向中央集权。由1993年迄今的历史演变,弗利曼对西方国家的观察是对的,但对共产国家的观察却是错的。毕竟,当前全世界都被共产主义渗透了,是以左派、社会主义作为包装,由美国总统川普一再呼吁大家一起打击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已可见一斑。

究其实情,1980年代全球掀起自由经济潮流,东欧、东德、苏联的共产政权固然倒台,中共却借着“放权让利”开小门的政策,让世人以为他们真的会借着经济自由化,进而冲击政治自由化,何况已有台湾和智利等成功例子。没想到中共以“具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为幌子,大搞权贵资本主义、流氓黑道似的“掠夺经济”蚕食鲸吞全球资源,在共产党老大哥的控制强压下,威逼利诱全球资金,吸血壮大自己之后进而掠夺、占领全世界。还好的是,如今“红色渗透”几乎已是全球共识,各国也都想方设法防堵,“共产末日”真的是倒数计时了呢!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20-01-16 8: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