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吳惠林:共產末日預言

197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密爾頓·弗利曼(M. Friedman)與其夫人(右)在中華經濟研究院歡迎會與中經究院院長蔣碩傑(左一)和于宗先副院長(左二)談話。(中華經濟研究院提供)

人氣: 360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1月16日訊】「國寶級經濟學家」于宗先院士於2019年8月3日離世,直到9月16日家屬才透露消息,而一切後事都已辦理完畢。諸多門生故舊在婉惜之餘,覺得有必要辦個追思紀念會。

在編製追思文集時,發現于院士在1952年8月12日晚寫就的一首新詩,很值得再予以曝光。這首題為〈末日〉的「預言詩」是這樣寫著:

序幕

真理敲響了史魔的喪鐘
破亂的血色鐮刀旗
從半空裡摔下來
帶著哭喪的神情

赤色上帝卡爾·馬克思
在倫敦的海格特墳地失蹤
野狗含著恩格斯的骨頭
得意地穿過巴門城

天安門外那幅史魔的巨畫
腦袋和四肢分了家
紅場上那座列寧鑄像
跌落在地上不說一句話……

塔斯社的喉嚨瘖啞
不再做撒謊的喇叭
真理報說了一句實話
「赤色的末日來到啦!」

反抗

墨西哥的暖流
沖破了波羅的海東岸的堤防
太平洋的風暴
撕開了共產帝國的胸膛

受麻醉的中國大陸
從噩夢裡喚起
被奴役的西伯利亞
掙脫掉極權統治的繩韁

人類的十字軍復活了
重燃起自由的火把
反抗的鐵騎、憤怒的行列
挺進在正義的旗幟下

中華兒女衝進了北平城
集中營的囚徒轟動了歐亞
莫斯科在烈火裡喊叫
哈哈,克林姆宮快要倒坍

結尾

戰抖呵 約瑟夫·史達林
兩手抓緊自己的頭髮
鬍鬚底下露出兩顆獠牙
無力地喊著:「列寧同志,我將作什麼?」

毛澤東害著痙攣,蓬頭散髮
金日成遍體鱗傷,滿臉痕疤
胡志明像條喪家的犬
他們一個個橫倒在史魔的身下

狂風暴雨的隊伍攻來
克林姆宮轟轟的倒坍
全世界一致的決議:
把瘋狂的史魔拖上絞架

新的世紀誕生
到處開放著自由的奇葩
苦難的人類喲
安心創造你的幸福吧!

很明顯的,于院士在六十七年前就預測蘇共將倒台,喊出「赤色的末日來到啦!」他在2004年6月撰寫《我的學思歷程》一文中,特別提到這首詩,並認為到1980年,他所預言的事竟一一應驗了,他舉詩中「塔斯社的喉嚨瘖啞,不再做撤謊的喇叭;真理報說了一句實話:『赤色的末日來到啦!』」這一段作為印證。

是的,1980年代有所謂的「蘇東波」,指的是蘇聯、東歐、波蘭都放棄共產,倒向自由經濟,連中共中國都在鄧小平的「放權讓利」政策下,漸進地向自由經濟靠攏,而1989年柏林牆倒塌、1991年蘇聯瓦解,更讓世人都認定共產主義已被唾棄。

197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弗利曼(M.Friedman)在1993年2月為其《資本主義與自由》(Capitalism and Freedom)中文版所特別寫的序文,就這樣寫著:「最大的行為變革,發生在原本是共產主義的國家,包括蘇聯和其衛星國以及中共。那些國家試圖以自由市場取代中央集權控制,來獲取最大可能的利益,處於西半球的我們對這些發展深感得意。共產主義瓦解後我們相信,我們正在進行的任何事情都是正確的。其實不然,似乎我們正努力走向五十年前的共產主義國家之形態,而共產主義國家卻努力走向七十五年前我們所處的國家之形態。」

他的意思是:共產國家正放棄中央集權,而西方國家卻走向中央集權。由1993年迄今的歷史演變,弗利曼對西方國家的觀察是對的,但對共產國家的觀察卻是錯的。畢竟,當前全世界都被共產主義滲透了,是以左派、社會主義作為包裝,由美國總統川普一再呼籲大家一起打擊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已可見一斑。

究其實情,1980年代全球掀起自由經濟潮流,東歐、東德、蘇聯的共產政權固然倒台,中共卻藉著「放權讓利」開小門的政策,讓世人以為他們真的會藉著經濟自由化,進而衝擊政治自由化,何況已有台灣和智利等成功例子。沒想到中共以「具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為幌子,大搞權貴資本主義、流氓黑道似的「掠奪經濟」蠶食鯨吞全球資源,在共產黨老大哥的控制強壓下,威逼利誘全球資金,吸血壯大自己之後進而掠奪、占領全世界。還好的是,如今「紅色滲透」幾乎已是全球共識,各國也都想方設法防堵,「共產末日」真的是倒數計時了呢!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20-01-16 8: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