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从萨斯到中共肺炎面面观

人气 1331

【大纪元2020年01月07日讯】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杨光 / 嘉宾:横河)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是不是萨斯卷土重来?当局应对和萨斯相比有无不同。当局在隐瞒什么?抓捕“散布谣言者”是要垄断谣言发布权还是阻止真相?究竟谁的谣言危害更大。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今天是我们2020年的第一期节目,我们先在这里向听众朋友道一声新年好,祝愿听众朋友们在这一年中温馨有爱、吉祥如意。

在过去的一年中,大家或多或少的是感受到了世道的艰难,有网友说如果在新的一年快乐太难,起码希望平安健康,怎么知道在12月31日武汉就突然传出来说有不明原因的肺炎流行,闹得是人心惶惶。那么到底不明原因的肺炎是萨斯卷土重来?还是鼠疫南下进一步扩散到武汉?或者是一个全新的疫病呢?我们今天就来讨论一下。

本来新年的第一期节目就应该谈一些喜庆的话题,但是毕竟人命关天,疫情既然发生了,我们也不能假装没有看见,我们觉得更早的了解真实情况对所有人都是一件好事,所以今天就选择了这个话题。

横河先生,武汉发现不明原因的肺炎,这几天闹得是人心惶惶,但是我们看到媒体报导出来的详细情况并不太多,就您了解目前最新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呢?

横河:这几天新的信息并不是很多,我看到了几个,一个是武汉有个医务人员在他们医护人员群里面发了一个检查结果是北京博奥检测机构的一个病原体筛查结果,他把测出阳性的这么多可能性的,排第一位的就是萨斯的冠状病毒。如果这是真的话,但我相信很可能是真的,那就是说萨斯的可能性很大。不过这个是一个筛查,筛查是一种简易测试,它还需要进一步检验。这是第一个信息。

第二个信息就是,香港的屯门医院收治了一名港人,他曾经到过武汉,现在是上呼吸道感染,医院里面进行了快速测试,就测试到萨斯病毒和冠状病毒。本来萨斯病毒就是冠状病毒的一种,它可能有两种测试,这两个测试都是阴性,但是这个患者不是萨斯的话,并不表示武汉的病人就不是萨斯。

第三个我觉得值得关注的就是,武汉有住在附近的人,就住在海鲜市场对面,但是他最近没有去过这个海鲜市场,也出现了发烧症状,现在在武汉的传染病医院里面,就在医院里面。这几条消息,就是武汉政府公布了这个消息以后,就是肺炎的消息以后,一些新的进展情况。

主持人:您看武汉的检测结果和香港的检测结果就是有点不一致,您觉得武汉这个疫情是萨斯卷土重来的可能性有多高?

横河:当然现在还不能肯定了,但是确实是萨斯的可能性是很大的。现在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得不到一个真实的信息,武汉的医院没有信息发布权,现在那些疑似不明原因的肺炎患者都送到了金银潭医院,这个医院是湖北省和武汉市叫作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医疗救治定点医院,也就是说突然发生疫情的都送到那里去,但有点就像是传染病医院了。

但是这个医院的宣传科科长说是医院没有对外发布信息的权力,只有武汉市卫健委可以发布,武汉市卫健委就是政府机构了,这种事情一旦到了政府机构的话,可能主要考虑的就不是医学上的问题,也不是流行病学的问题,而是考虑政治和维稳方面的问题,这就使得他们发布的信息要打很多折扣,甚至就可能是反的。

现在我觉得有几点是值得注意的,看这可能是什么病,第一个就是刚才讲的北京博奥检测机构的筛查结果,这种筛查就是指的什么呢?就是它在一个测试过程当中有几十个甚至数百个就可能的病原体排在一起,一起检测的,就是抽一次血就够了,一次检测这么多。

它就是检测疾病的数量多、速度快,但是精确性比较低,就是说它可能同时有多个阳性的反应,他就把阳性反应,有阳性反应的就按它的强弱排下来,所以为什么排在第一位的就是萨斯。既然排在第一位的是萨斯,后面还有很多很多,那么它是萨斯的可能性就大了。这样子初筛以后,就把最可能的几个再进一步测试,那个测试就是面积没有这么广,但是就要精确很多,是这种情况。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就是它的严重病症在总的感染病例当中的比例有多大?在武汉公布的27病例当中,官方说有7个是重症的,占了多少比例呢?占26%,这个是比较令人担心的。

当年萨斯的死亡率,世界卫生组织在2003年7月11日公布过一个数据,这个数据就是死亡率,香港是17%、台湾是15%、新加坡是14%、加拿大是15%,你看这都比较接近,就说这个比例。为什么讲这几个呢?这是从中国大陆以外病案最多的几个地方,因为病例多到一定程度它的百分比才有意义。当然后来最后的数据有所调整,但是变化不大。唯独中国大陆死亡率最低,只有6.5%,是别人的一半都不到。

我们要考虑到我刚才讲的那几个15%左右的,这几个国家地区的医疗水平都比大陆要高,所以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大陆的数据在作假!这次因为没有死亡病例,但是从重症病例来看的话,这个情况不容乐观,这也就是为什么香港的一个专家认为可能跟萨斯的情况差不多。

另外一个就是,2003年的萨斯的病原体是一种源于猪的冠状病毒,一种变种,萨斯那个病毒是冠状病毒,原来是猪,后来传到人的,后来变成人传人。因为萨斯实际上就是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是一个症候群的描述,是一组病症的描述,后来把它变成一个病的名字。

这次即使是冠状病毒,它也不一定就是上次的那种冠状病毒,它也可能是一种新的变种,因为传播方式现在还不能确定,上一次是人传人了,这次还不能确定。当然如果说症状一模一样的话,还是可以叫萨斯的。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这个情况还是大家提高警惕为好。

主持人:我们看到媒体报导说现在医院是不让家属去探视,您觉得这是属于正常吗?

横河:我倒不是很了解现在中国大陆像这种急性传染病的情况,不让探视那就说明这个急性传染病,要就是没有确诊,要就是已经确诊了没有公布;对于医院来说的话,这个正在高峰时期,或者是正在爆发时期,为了控制的话,那不让探视还是属于比较正常的,也就说明这个情况确实比较严重的。

主持人:问题是现在医院本身又没有对外发布新闻的权力,家属再不能去探视的话,这个具体里面发生什么情况就没有人知道了。

横河:对,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中国的特殊情况,就是说当局不会给你一个真实的消息,而且当局现在也是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信誉,因为有萨斯的先例在,所以它讲什么都没有人相信,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家属去看到了病人,你也不能确定你看到什么的是情况。所以这个倒不是说不让家属去看就可以隐瞒病情的,其实家属去看了还是可以隐瞒,家属不了解情况。倒是医院不能发布信息,这个是很麻烦的事情。

主持人:还有一种说法,因为毕竟现在有不在当时这个疫病来源的那个海鲜市场,就是不在那边工作的人也有类似的症状,所以就有人说有没有可能是鼠疫南下,就是传染到武汉地区?您觉得呢?

横河:根据现在官方报导的消息来看的话,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毕竟这个病毒感染和细菌感染的差别是很大的。鼠疫是一种细菌,鼠疫杆菌嘛,它是一种细菌。而且鼠疫最麻烦的就是不知道现在在流行,在诊断上不会往那个地方想。

现在是2020年,鼠疫已经进入北京了,那也就是说全国肯定通报了,医院系统肯定通报了,传染病医院更肯定是把它作为重点的。所以说地方医院或者是武汉这个医院没有想到这一点,或者没有想到而没有做这个检测,或者各种检测误诊,这种可能性非常小。

因为这次有三个特征,就是抗生素无效、白血球不高、淋巴细胞低,这几条都符合病毒感染,而不是细菌感染。所以我觉得这个鼠疫南下的可能性,因为大家可能比较担心,我觉得可能性不是太大。

主持人:那么武汉毕竟是一个大都市,交通四面八达的,那依您的判断,现在的疫情是否已经扩散了?

横河:还是一个信息不通的,就是得不到真实信息的最麻烦的地方。香港有一例,就是去过武汉以后出现肺部症状嘛,他已经排除了这个萨斯和冠状病毒了。这件事情我觉得是值得说一下的。因为香港这个病人是12月31日入院的,然后就是1月1日或者是1月2日这个初步快速检验结果已经出来了,就排除了萨斯。

而这个病情原发地武汉它是30号就发文件了,反而到现在官方没有公布任何检测结果。这个是非常不寻常的,就是说如果他们考虑到了是肺部的急性感染的话,而且是病毒感染的话,那么第一个就应该检测萨斯。而且用排除的方法,就是快速检验可以排除,因为这个如果是阴性就是阴性了,只是说假阳性比较多。到现在没有公布,这就很不寻常。

因为如果在武汉的话,你不管是萨斯还是鼠疫还是其它什么病,它用快速检测的话应该有结果了,就初步结果应该有了。香港能宣布,武汉就也应该可以宣布;香港排除了萨斯,不表示武汉可以排除萨斯,所以现在的问题似乎是当局还在隐瞒什么。

主持人:当年这个萨斯就是因为政府隐瞒疫情导致民众不知情,而很多人就无辜被感染。那么这一次,武汉政府我们看到它发红头文件的时间是不是属于比较快的?那在这之后,武汉至政府它又马上关闭了相关的这个海鲜市场。那您觉得从这个操作来看,政府是不是接受了萨斯的教训呢?

横河:我不觉得政府接受了萨斯的教训。虽然说文件,你讲的文件是30号晚上发的,但是那个时候已经有27个病例了,而且我们不知道这27个病例是真是假,说不定更多。但是什么时候出现病例的?它并没有公布。这一点很重要。就是对于像急性传染病,最重要的是查到的第一例,就第一例在什么地方、怎么发生的?因为查到这个以后,你就知道这个病的源头在哪里,甚至可以查到传播途径是什么。

当局现在没有公布,那就是很大的问题了。它只有两个可能性,一个就是它在隐瞒;再一个就是真的不知道。这两点都不是好现象。我觉得有必要现在回顾一下萨斯当时的情况来做个比较。

世卫组织认为萨斯的源头是在广东顺德,最早认为是2002年11月16日爆发的;而第一例的报告案例是2002年12月15日在河源市。到了2002年12月底的时候,这个疫情的消息就开始在网络上流传了。中共当局当时就立即封杀了关于这个疫情的讨论,所有论坛有关的消息一概封杀。当时还有用户就是因为讨论,当时就用了这个名词叫“非典型肺炎”,用了这个词以后讨论这个疫情,账号就被封掉的,就当时还有。

到了1月份的时候,广东已经出现了医护人员感染了,这在中山市。到了1月下旬的时候,广东省卫生厅报告当中用的这个名词跟现在一模一样──不明原因肺炎。到了2月份,官方一直在淡化这个所谓的非典。因为封锁消息,所以国内国外都没有防范。这样的话呢,一直到2月下旬传到香港和越南。这才有世卫组织驻河内的医生向世卫组织做了报告,后来这个医生也死了。是越南先报告的,就是说中国是一直在隐瞒。

到了3月中旬的时候,萨斯就传到世界很多国家了。中共还在自夸说是怎么样有效的措施处理广东非典,还把世卫组织搬出来,说不是自夸的,是世卫组织在夸它。一直到4月上旬,中共当局还在坚持说疫情控制得很好,叫大家都到中国去旅游,没问题。这就直接导致了4月中旬以后有几个非常严重的感染源,就是没有被及时诊断和隔离嘛,就感染了很多人,到了4月中下旬以后就发生大规模的爆发。

如果说在1月份、2月份的时候就不去自己吹牛说是控制多好,而是及时向世卫组织、全国各个医院、还有向民众通报的话,那么后来引发大规模爆发的那几个病例是可以不出现,或者是马上就被诊断的。那时候就是诊断的时候医生想不到这是萨斯,医生不知道,就说根本就内部都没有通报。当时就没有诊断出来,就导致了又接触了很多人就爆发的。

就是说本来真的是有可能控制流行的,结果就是因为封锁消息。因为这种封锁消息吧,它还真不一定是有计划的封锁,就是说作为中共当局和它整个官僚系统吧,出自本能的就在封锁消息,每个人都是这样,每个部门都是这样。

所以说我就不相信这十多年来社会大环境没有变的情况下,而是大环境越来越紧的情况下,它就能在这一个部门,就独立这个部门就变成一个像民主自由的国家向人民负责的这种态度,就会培养出一代这样的卫生人员和政府的宣传部门的人员,我不认为会这样。

主持人:那我们现在确实也看到了在互联网上,就说在社交媒体上封锁消息的迹象,因为武汉它宣布它抓了8个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疫情消息的人,它的理由是说他们散布谣言。

横河:对,中共抓这个所谓散布谣言者嘛,倒是它的典型做法。上一次在萨斯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抓了很多人,还真的是抓了人甚至有判了的。所以有的网民就说治不了萨斯还治不了你们?那中共就是这样的。

现在问题是就从中共抓人的这个情况来看,什么是谣言?对于中共当局来说,只要不是官方正式发布的都是谣言。刚才讲了,医院不能发布,只有卫健委可以。为什么呢?是因为医院能够允许它发的话,医院发的就是一个真消息。要经过卫健委的修改和审查,卫健委发出来的就有一部分是假消息了。

刚才讲了,官方发布的主要是出于政治和维稳考虑,而不是出于医学考虑,所以它的可信度要比网民发出来的消息低太多。因为网民还真的没有造谣的动机,只是担心自己的健康而已。

还有一个就是,为什么中共卫生部门发布的消息不可信?无论在香港、台湾、还是美国,卫生部门发布的消息都是可信的,即使香港都比大陆可信。因为香港虽然被中共渗透了,但是香港还没有完全沦陷,还没有完全沦陷,就是一些专业部门在和他们自己专业有关的东西方面,它还是有可信度的。

就是说即使这几个地区,它的消息后来证明是错的,它也不是有意的,就是至少当时的权威部门,他能够得到的,和他对这个事情的理解的情况,它是真实的。虽然他们也是政府部门,但它疾病就是疾病,它没有政治因素,没有维稳因素。其实民众要求并不高,就是你实事求是就可以了,民众需要的就是这个,但是中共是不会这么做的。

刚才讲萨斯的时候,讲了中共的官方封锁消息,封锁病情和疫情。我们这里可以看到的是中共实际上是两手,它一个手在封锁、一个手是在散布谣言;光封锁还不行,它还散布谣言。官方拥有绝对的资源,所以官方谣言的危害是最大的,因为它用行政命令的方式把谣言散布出去。

这里我再举个例子,就是“非典”这个名称,这个名称其实是非常不科学的,世界卫生组织没有用过这个词。它先是在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情况下,就定名为“非典”。所谓“非典”就是非典型病炎,就是不是典型的就是非典。

因为非典最多的就是衣原体感染,所以在2003年3月25日的时候,就是当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和香港大学的微生物系已经宣布了,说是这个病原体来自猪的冠状病毒,这3月25日的事情,到了3月31日,就是美国已经宣布了,中国宣布了另外一个,而且是工程院院士洪涛,他宣布成功分离了非典的致病源,是一种新变异的衣原体。他非要跟人家不一样。那这个不一样就是政治因素了,就是说他不把它弄成没法治疗的病毒,而变成一种可以治疗的衣原体。

更有甚者是4月4日的时候,中国疾病预防中心宣布说他也认可了洪涛的说法,就是是变种衣原体是这次非典的病源,而且他宣布马上就要公布新的特效药的成果。他宣布测试了10种医治非典的新特效药,显示其中6种有效。这是怎么测试出来的呢?因为衣原体是可以用抗生素治疗的,而萨斯是病毒感染引起的,抗生素是无效的。也就是说他宣布的6种治疗非典的特效药是无效的。但是至今都没有人出来说明一下,当时的测试是怎么编造出来的?因为它是治不了的,你怎么会说是测试有效呢?

同样荒唐的是,就是3月31日的时候,疾控中心声称说,非典的病源虽然目前还不明确,但是总结前一段时间的防治工作,在这个基础上制定了一个防制技术方案,这个方案叫什么呢?叫非典型肺炎防治技术方案。连病因都不明白,治疗还无效,居然就能出来一个防治的技术,而且向全国推广,这是要出人命的事情啊。

现在讲的是2003年的时候的事情。它现在抓了8个谣言散布者,就是他们散布的真的是谣言的话,也没有任何危害。而2003年萨斯的经验告诉我们,中共当局刻意制造的谣言,那是要死很多人的。所以相比一下我们就知道,中共当局造的谣危害更大。

主持人:那现在的媒体报导说是目前还没有发现人传人的迹象,那这个算是一个好消息吗?

横河:我说这个谈不上好消息啦,就是即使是真的话,也只能说这个坏消息没有那么坏而已。现在的问题是究竟是不是人传人,是怎么传播的,按照官方公布的27例,他说多数是来自同一个海鲜市场的人。那么有三种可能性,第一种可能性就是人传人,如果是人传人的话,那当然是一个最坏的消息。因为很多疾病传染病是在动物间流传的,它不传人。

一般是出现变异以后,就变成可以感染人了,但是感染以后也不一定会人传人。就是感染以后,在人体可能会发生又一次突变;那么第二次突变以后,可能就可以传人了,人传人了,那就会在人群当中快速传播。

你像这个腺鼠疫,这是另外一回事,腺鼠疫一般是鼠传给人的;但是肺鼠疫就人传人了。那么萨斯似乎就是猪的冠状病毒出了一个变异,这个变异就能够人传人了,大概是这种情况。那么这是第一种。

第二种是同一个动物源的传染,就是说这27个人都被同一个动物感染了,如果是同一个动物源感染的话,那就说明这个传染性很高,就是说一个动物可以感染那么多人。虽然它也不是个好消息,但至少要容易控制一些。因为如果这个动物消失了,又不会人传人的话,那么就不会有新的人的病例出现了,而这个动物它哪怕自然死亡,就不会再传了,所以这可能是最好的情况。

还有一种就是有多个动物源,就是这27个人是被不同的动物感染的,如果说是多个动物源感染的话,那情况也是很糟糕的。因为它说明什么呢?很可能在动物当中已经流行了,动物当中有很多流行,又出现了一个动物感染人的变种,这样的话,就很多动物都传染的话,才会从不同的动物传给人,是这种可能性。但是这个要比人传人的还是要好控制一些,就是说你只要阻止人跟动物接触就可以了。

最怕的一种情况就是动物传了以后,在人体里面突变成了可以人传人的变种,禽流感很多就是这样发生的。就是说当局现在说没有人传人,那么听过了就可以,因为自己的健康你还得自己当心,谁要到今天还信中共讲的话,那只能说是自己负责了。

主持人:好,那这次节目的时间已经到了,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转自希望之声广播电台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在中国发现的类萨斯病毒 恐感染人类
萨斯喀彻温省取消亚省车牌禁令
雷克萨斯UX的全新体验
哈里森温泉夏日之旅 6月萨斯克奇节庆典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中共在美600机构 小拜登重磅录音
【西岸观察】大选最后一周 川普民调首超拜登
【十字路口】小拜登录音泄与中共间谍合作
【珍言真语】黄伟国:港八大学遭赤化 分三类型
【纽约调查】美国选战白热化 恐持续到明年1月
【有冇搞错】拜登中国生意危害美国安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