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王岐山再露面 释放什么信号?

人气 9346

【大纪元2020年11月19日讯】11月16日深夜,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2020创新经济论坛”发表视频讲话,引发各方关注。

这是9月以来王岐山第6次公开露面。此前,10月24日,王岐山在上海金融峰会发表视频讲话;10月19日、23日,出席“抗美援朝”70周年相关活动;9月30日,出席中共建政71周年活动;9月3日,出席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活动。

今年,王岐山第一次公开露面,是2月27日会见塞尔维亚第一副总理兼外长达契奇。第二次是4月3日出席植树活动。第三次5月中旬出席中共“两会”。此后,3个多月没露面,以至于引发王岐山是否可能被赶下台的猜测。9月以来,王岐山频频露面,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认为,王岐山再露面,释三大信号。

一、中美关系“不脱钩”

2020年,中美关系严重恶化,面临全面脱钩危险。

从中共方面来说。1至6月,三次对美国采取军事威胁行动,其中两次是核威胁:1月,中共海军舰队到中途岛美军基地附近组织大规模演习;3月,宣布在南海国际水域建成对美发射核导弹的战略核潜艇“发射阵地”;6月,宣布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完成对美精准核打击的部署。有评论认为,这是中共对美国发起新冷战。

从美国方面来说。7至11月,对中共采取四大行动:7月21日,美国责令中共驻休斯顿总领事馆72小时内关闭;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被称为“灭共宣言”的重磅演讲;10月3日,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返回美国,美中关系事实上降到代办级;4个月来,美国高密度地出台一批灭共措施。

中美关系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方面是:中共介入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中共“暗黑势力”与美国“暗黑势力”,联手阻击现任美国总统、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共同支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希望美国“变天”。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中共内部有不同声音:一方面,极左派视美国为最大、最坏的敌人,不断叫嚣跟美国斗;另一方面,也有相对平和的声音。

9月21日,在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前夕,原深圳市委书记厉有为发表《路在何方?》,提出了一系列问题。文章最后写道:“路在脚下,路在像改革开放初期那样,要下决心进行全局性、战略性重大问题的突破,从理论认知、法律制度、实际工作上的突破!”

10月10日,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袁南生发表《对新冠病毒大流行后中美关系的思考》。文章认为,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要 维稳”,要防止战略误判,尤其要防止对美国的误判,误以为美国已衰落,误以为他国可以取代美国承担全球“领导责任”;“中美关系的稳定程度同中美两国人民的福祉、同国际秩序的稳定程度成正比”。

虽然厉有为、袁南生的思考,仍在中共体制框架内,但是,他们都不希望跟美国脱钩。

王岐山一直被认为是中共内的开明派。中共改革开放初期,王岐山是青年学者中积极探索如何改革开放的代表人物之一。1979年底,王岐山等4位北京青年学者,受到时任国务院总理赵紫阳接见。1984年,王岐山积极支持并参加力促改革开放的著名的“莫干山会议”。1982至1988年,王岐山一直是赵紫阳的智囊团成员之一。2008年成为国务院副总理后,王岐山是处理中美关系的主要领导之一。

在当前中美关系面临何去何从的关键时刻,王岐山在“2020年创新经济论坛”上讲,“将坚定不移全面扩大开放”。虽然是在中共语境下讲的,仍表明了一种态度。

有人认为,王岐山是代表中共向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喊话。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因为拜登已在11月7日自行宣布胜选,美国主流媒体也都宣布拜登胜选,一些国家政要纷纷向拜登表示祝贺,拜登似乎将要入主白宫了。但是,美国总统大选的最终结果还没有出来。川普阵营关于选举舞弊的法律诉仍在进行中。如果美国最高法院最终判定川普胜选,那么,王岐山说“将坚定不移全面扩大开放”是一句空话吗?我不这么认为。

去年5月,王岐山会见美国商业人士时说,自己作为国家副主席的工作,是习近平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很显然,王岐山在“2020年创新经济论坛”上发表讲话,是习近平让他做的,他的看法,也代表习的看法。

什么看法?就是无论美国总统大选的最终结果如何,习、王都不想跟美国“脱钩”。

二、金融反腐不停步

10月24日,王岐山在上海金融峰会上发表视频讲话。其中特别谈到:“中国金融不能走投机赌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环的歧路,不能走庞氏骗局的邪路”。要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这些话无疑也是代表习近平讲的。

2015年6月,中国发生一泻千里的大股灾。从那时起,习开始金融反腐,查处了一批高官和“金融大鳄”,如明天集团创办人肖建华,华信集团董事长叶简明,华融集团董事长赖小民,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香港数字王国实际控制人车峰,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胡怀邦等。

其中,最大的“金融大鳄”是肖建华。据《新财富》2013年第4期报道,至2017年6月底,肖建华的明天系控、参股金融机构资产总规模高达3万亿。国内任何一位首富都无法与之相比。2018年,世界首富贝索斯个人净资产138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8888亿元,不到明天系资产的1/3。

2006年,中国大陆出现首个P2P网络借贷(Peer-to-Peer Lending)平台。2015年,P2P平台呈爆炸性增长,最多时达6000多家,催生一批“暴发户”。2018年6月,大陆出现P2P平台大规模倒闭事件,不少老板卷款“跑路”,产生一大批“金融难民”。

上述高官、“金融大鳄”、P2P平台老板,都是或走“投机赌博的歪路”,或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环的歧路”,或走“庞氏骗局的邪路”,在极短时间内暴富的。他们像吸血鬼一样,或利用内幕信息,或利用监管漏洞,或与监管官员勾结,将吸血管伸向全国各地,养肥了极少数人中共权贵家族,害惨了无数平民百姓。

在“中共国”,金融业是最赚钱的行业之一,长期掌控在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暗黑势力”手中。2015年的大股灾,被认为是江、曾发动企图置习近平于死地的“金融政变”。上面提到的肖建华等,都是江、曾在金融市场“圈钱”的“白手套”。

10月24日,王岐山在上海金融峰会上话音刚落,中共“民营企业家”马云立即发表了一个与之针锋相对的讲话,声称:“中国没有系统性金融风险”。“过去16年,蚂蚁金服一直围绕着绿色、可持续和普惠发展。如果绿色、可持续和普惠包容的金融是错误的话,我们将一错再错,一错到底”。

这是公然跟王岐山,也是跟习近平叫板。马云实际控制的蚂蚁集团,原定11月5日在上海、香港同步上市,上演全球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IPO盛宴(首次公开发行)。11月3日,被习近平紧急叫停。

蚂蚁集团上市前,仅散户申购就创3万亿美元记录,总市值或可达2.1万亿元人民币(约3,130亿美元)。如果蚂蚁集团成功上市,马云将成为继肖建华之后中共最大的“金融巨头”。

马云的阿里巴巴有江泽民孙子江志成的股份,蚂蚁金服,江志成也有份。而马云收购的香港《南华早报》,背后真正的老板是曾庆红。

如果没有江泽民、曾庆红这样有权有势的人鼎力支持,根本不可能有马云的“金融帝国”。

蚂蚁集团上市,从申请到获批,仅用了36天,如此神速,没有超级权力在背后支持,是不可想像的。本该非常低调的马云,10月24日,在上海金融峰会上,突然反常的高调,大有故意跟习、王“对着干”的架式。习、王很可能立即联想到5年前的“金融政变”。

习从2015年开始金融反腐,至今“金融政变”风险仍没消除。王岐山的接连露面,很可能与习将继续推进金融反腐有关。

三、与江、曾内斗白热化

2020年,是习近平上台8年来面临最大危机的一年。习最大的政治对手江、曾一直在汇聚海内外反习势力,把习架到火上烤。

为防止有人搞“政变”,习在巩固军权(枪杆子)的同时,再次在政法领域发起大清洗,目的是将长期掌控在江、曾亲信手中的政法大权(刀把子)夺到手。

4月以来,习抓捕了江、曾政法系统的4大“政治打手”——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重庆市公安局长邓恢林,上海市公安局龚道安,江苏省政法书记王立科。查办了北京市政法委原常务副书记李伟,原内蒙古公安厅长马明,原江苏省副检察长严明,原吉林省高级法院副院长吕洪民等一批政法官员。

江、曾提拔重用的一批政法高官被审判,如曾当过陕西省政法委书记的赵正永,因受贿7.17亿元,被判死缓;曾庆红“江西帮”的重要成员、华融集团董事长赖小民,因受贿17.88亿元,出庭受审。另有湖北省高级法院副院长张忠斌上吊自杀,司法部政治部主任冯力军据传跳楼自杀。

今年,美国对一批践踏人权的中共政法官员实施制裁,包括新疆政法委原书记朱海仑,公安厅长王明山,公安厅原党委书记霍留军,中共驻香港国安公署署长郑雁雄,副署长李江舟,香港律政司长郑若骅,保安局长李家超,警务处长邓炳强等。

美国制裁的最高级别的官员,是中共政治局委员、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陈虽不是政法官员,被制裁的原因,却与政法工作有直接关系。因为陈是副国级,属于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列,对陈的制裁所产生的冲击力更大。10月26日至29日,中共在北京召开五中全会,陈缺席。11月16日至17日,中共在北京召开“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工作会议”,陈再次缺席。

美国对上述官员的制裁,涉及这些官员及其家属子女都不能去美国,其转移到美国的资产都将被冻结,并禁止在美国进行交易,禁止利用美国控制的国际支付系统SWIFT存款、转账、买卖股票、基金等一切交易活动。这些落实到个人的具体的实实在在的制裁措施,对中南海各方势力,必将产生重大影响,并加剧中南海内斗。

9月22日,红二代、中国著名地产商、曾经与王岐山关系密切的任志强,被判刑18年。10月2日,原中央巡视组组长、王岐山曾经的大秘董宏被查。

这两件事在国内外引发的反响非同寻常。10月8日,美国公民力量副主席韩连潮在推特上转发一则爆料称,董宏在官场上的份量顶三个孙力军,董宏被拿下,说明中共内部将要出大事,中南海恐怕会地动山摇。还有人讲,习可能拿下王岐山,当年的林彪事件可能重演等。

在习近平的第一个任期内,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协助习反腐打虎,从江、曾手中夺权,立下汗马功劳。王因此成为江、曾最痛恨的人之一。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前,江、曾人马在海外对王岐山发起猛烈攻击,阻止王连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这个目标达到了。但是,2018年3月,王却成了国家副主席。3年多来,江、曾一直在“离间”习、王。这个“离间计”起到了一定作用。一段时间内,王基本靠边站了。

但是,2020年江、曾人马对习发起一轮又一轮攻击。“习近平必须下台”的声音,在全世界喊得震天响。特别是10月,海外传出“江泽民、曾庆红、孟建柱出手了”,正联合美国倒习。这些消息传到国内,肯定会引起习的高度警惕。3年多来,习也一直在观察,王岐山非常低调、内敛,并没对习构成任何威胁。

9月以来,王岐山频频露面,特别是近期接连在两个重要会议上发表讲话,表明:习、王关系不仅没有破裂,而且,习在几乎无人可用的情况下,不得不借重“老臣”王岐山,共同应对江、曾的攻势。

习若顺天行,绝处可逢生

目前,从国际上说,美国“暗黑势力”正联合全球“暗黑势力”,企图把川普赶下台;从国内来说,中共“暗黑势力”的总代表江、曾,正汇聚所有反习势力,企图把习赶下台。

围绕美国总统大选发生的斗争,是美国历史上乃至人类历史上,一场惊心动魄的善恶大战、正邪大战、神魔大战。川普站在善的、正的、神的一边,最后的结局早已注定:川普必胜。

习、王与江、曾之间的斗争,有双重性质:一是中共内斗。这是由中共“假、恶、斗”的本质决定的,几十年来,中共一直在进行你死我活的斗争。二是正邪之战。2013年至2017年,王岐山协助习反腐打虎,虽然是为了从江、曾手中夺权,但是,他们查办的440个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没有一个是冤枉的。这件事是值得充分肯定的。当时,习近平心存“头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这一念,因而,得到神助。2018至2020年,习查办的一批江、曾提拔重用的严重腐败分子,也没有一个是冤枉的。

说江、曾是中共“暗黑势力”的总代表,是因为他们是中国内政外交的总祸根。其最邪恶之事是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被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江、曾欠下的血债实在太多太大,注定他们只会按最邪恶的思想思考并行动。川普胜选后,他们将继续反美,在国内他们将继续千方百计把习赶下台。

对习近平来说,唯一正确的选择是:对外,跟以川普总统为代表的美国政府搞好关系;对内,抓捕江、曾,解体中共。

中共十九前,老天爷给过习正确选择的机会,但是,习白白错失了;结果,3年来,习一直生活以江、曾为首的“暗黑势力”制造的“政变”阴云下。今天,习再次面临正确选择的机会,很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

希望习珍惜上天赐予的最后一次拯救自身于危难、拯救中华民族于危难的宝贵机会。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王友群:中共将遭遇比“十灾”更大的灭顶之灾
王友群:红二代四分五裂 习近平为谁保江山?
王友群:王岐山将被打倒?林彪事件将重演?
王赫:从史上最大黄金谜案看中共体制烂透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中澳开打贸易战 澳“核弹”在手
【十字路口】Dominion母公司收巨款 中共操控?
【重播】鲍威尔林伍德乔州新闻发布会
【微视频】巴尔说什么?美联社断章取义下结论
【重播】白宫发言人麦肯纳尼新闻发布会
【横河直播】宾州案上诉最高法 林鲍联手战乔州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