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中国经济回顾之二

王赫:从史上最大黄金谜案看中共体制烂透

人气 8906

【大纪元2020年11月17日讯】8月,武汉金凰——中国第一家在美上市珠宝企业(2010年8月18日上市),被迫“自愿”退出纳斯达克,因为它被揭露封存在武汉的银行金库中的价值300亿元人民币的83吨黄金竟然是黄铜。截止目前,黄金造假的始作俑者仍未确认。

这起堪称史上最大的黄金谜案,成功捂了几个月的盖子后,还是被曝光了,引发金融圈震动。因为:其一、案情离奇。当初,在多方鉴证下(武汉金凰、保险、信托三方的十多名人士均在现场),83吨黄金被存入银行保险箱,整个过程公开且严密,且全程视频录像。现在,众目睽睽之下,黄金变黄铜

其二,融资金额巨大,涉及16家信托公司和金融机构。作为湖北最大的黄金加工厂,武汉金凰从2015年起,以“黄金质押+保单增信”的模式融资,即向信托公司和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实物黄金质押,并由中国人保财险湖北分公司提供财产保险(保单金额高达300亿元),累计获得以信托公司为主的中国金融机构贷款200亿元,案发时未到期融资额约160亿元(2020年10月全部到期)。

其三,国企人保财险参与其中,并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事后却拒赔甩锅。

黑幕深重

武汉金凰黄金谜案作为当今大陆经济乱象的一个缩影,显露出机关重重。陆媒报导曾指出两点。

第一,83吨黄金什么概念?2019年中国黄金的官方储备为1958吨,年消费量1000吨,年生产量380吨。而中国黄金产量最大的公司——紫金矿业黄金年产量约为40吨。金凰珠宝质押的黄金居然是紫金矿业年生产量的2倍。稍动点脑筋想想,就应该知道这是一个惊天的局。

第二,一位业内人士质疑:武汉金凰采购黄金的唯一渠道是上海黄金交易所,银行保险柜中质押的黄金都有上金所的发票,且发票水单和金条编号一一对应。如果这些都是真的,武汉金凰作为上金所会员,完全可以直接把自己的黄金托管在上金所账户内抵押融资,而用不着自找麻烦用“实物质押+保单增信”的非标手段融资。要知道,信托融资的资金成本要比上海黄金交易所高出一倍,200亿的融资,一年的资金成本要多出近10个亿。这是一个常识问题。到底是谁的脑子坏了?

而武汉金凰的老板贾志宏,军人出身(生于1961年11月,曾就职于武汉军区后勤部、广州军区军事研究所、广州军区后方基地指挥部),经营企业的巨额资金来源不明,据说其炒股暴富。另据《自由亚洲电台》,吹哨人翻查了武汉金凰的招股说明书,发现前中共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部长秦基伟的女儿秦畹江出资45万元,购入75万股,是第16大股东。秦畹江的丈夫和两个哥哥,都官拜中将。

这些都显示出,该案非同寻常,背后的水极深。10月25日,大纪元刊出独家报导“红三代揭武汉百亿假黄金局中局”,称一位无意中深度介入该案的“红三代”(原名伊启威)披露,陆媒曝光的武汉金凰老板贾志宏只不过是替罪羔羊,谜案真相其实是从银行金库中偷走百亿黄金;真正的幕后黑手早在东窗事发前,就已经将真黄金从武汉银行的金库中掉包,并动用了黑白两道的庞大势力,将这笔黄金运输到香港,最后由香港的黑社会和中共地下势力直接分销给中国大陆之外的买家。

大纪元调查发现,2020年2月,东莞信托最先发现了武汉金凰质押在金库中的黄金是假的。然而,该讯息虽震惊大陆金融业,却未见任何公开报导。2020年5月,业内的民生信托也检测出武汉金凰的假黄金,但当月同样未见任何公开报导。一直到6月份,据传背后有王岐山支持的《财新周刊》发文报导,百亿黄金大案才得以见光。

报导援引时政评论员朱明博士,指这起黄金谜案的背后黑手只会也只能是中共高层,因为,能够让从中央到地方几乎所有的大陆媒体,包括互联网都闭嘴;能够压制各级金融监管机构和湖北省政府;能够运输数十吨金条横穿半个中国,堂而皇之地走私到香港;能够威慑刮地三尺的中共公检法不插手金额数百亿的这起大案;甚至能够号令香港澳门所有的黑社会帮派、俯首听令做中间人;做下这百亿黄金局的黑手,势力之大可想而知。

并非孤例

本文说“并非孤例”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假黄金骗贷案,大陆时有曝光。例如,2016年5月,陕西潼关县联社发生一起2000万元质押贷款案件。结合案件情况,陕西、河南银监局组织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展全面排查,发现多名外部不法人员横跨陕西、河南两省,以纯度不足的非标准黄金做质押物,骗取19家银行业金融机构190亿元贷款。2018年2月,银监会披露,19家涉案银行业机构被罚5250万元,并处罚104名责任人。

第二层意思,中国经济“增长奇迹”的背后,有一桩桩巧取豪夺的案件、难以计数的受害人,巨额财富被暗黑势力掠夺,正义无处伸张。

著名的陕西千亿矿权案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2006年到2019年间,陕西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赵发琦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之间进行了旷日持久的合同违约诉讼,事涉陕西北部榆林横山县榆横矿区北区面积339.2平方公里、地质储量15.68亿吨、可开采量10.98亿吨的波罗井田价值千亿的矿权归属。此案在最高人民法院审理过程中发生二审案卷丢失,且包括周强在内的多位院领导涉嫌干涉案件审理,经前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崔永元于2018年底爆料后,迅速引发社会舆论广泛关注。2019年2月22日,中共中央政法委牵头组成多部门联合调查组,对此案二审卷宗丢失等情况展开调查,竟认定案卷丢失为负责该案件审理的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助理审判员王林清为发泄对单位的不满故意所为。一时舆论大哗。

巧取豪夺的两大途径

其一,掠夺国有资产。这方面的案例很多,本文仅举一个例子:鲁能事件。2006年下半年,中国最大的几家电力公司之一、全国电力系统最大职工持股企业鲁能集团悄然改制,完成私有化。2007年1月8日,《财经》杂志刊发调查报导《谁的鲁能》一文披露,两家被称为“绝密中的绝密”的公司,以37.3亿元的价格,买下了账本净值738.05亿元(有报导说鲁能的实际价值高达1100亿元,甚至更高)的鲁能集团91.6%股权,导致七百多亿国有资产的流失。报导中没有直接点出神秘商人的名字,但提到了一位神秘的“曾姓公子”,舆论通过解读相关报导细节,均判定山东鲁能收购案的实际收购人,是曾庆红之子曾伟和他的朋友赵君士。

其二,掠夺民企。今年七月,青海省前政协委员、民营企业家王瑞琴以亲身经历告诉世人,中国民营企业家面临的真实处境。

王瑞琴于1997年成立中美合资东湖公司,成为当时青海省招商引资的重点项目之一。她所经营的东湖宾馆园林式酒店临河造景,2001年7月开业后,月营业收入近100万元,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商务宾馆。但政府修建兰青高速路,“前后(宾馆)关了三年,损失很多,光利息就三千万,各种损失加起来一个亿。”“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政府很野蛮,他施工野蛮、管理野蛮,从不考虑商家蒙受大量的损失,让你自生自灭。”受到无法开业的影响,2007年宾馆因无力偿还贷款,被青海银行告上法庭。“我当时才贷了3600万,他判了2000万的利息,利息罚息各1000万,这就不公平。”“银行什么方案都不接受,财产、别墅抵押都不接受,只接受现金一次付,就是为了刁难,刁难的目的就是要钱。”在官司过程中,有人暗示王瑞琴只要给青海银行承办人员回扣,这事就能解决。王拒绝, “我本身是受害者,而且我是基督徒,我为什么要拿钱行贿?”此案打到最高法院,前后拖延了15年,不了了之。

一桩漫长的官司,让王瑞琴体会到民企的“新三座大山”,即金融歧视、司法不公和政府行为不规范。她说:“中国企业界其实特别多怨言,不敢说又没法说,关起门来,我们企业界的人在一起,每个人都有一本血泪史,每一个人都经历过政府百般刁难,刁难的程度超乎你的想像。”

结语

本文前述爆料武汉金凰黄金谜案的红三代伊启威,称自己算是中共的既得利益者,但他不屑甚至厌恶自己在中共体制内的成长经历,很矛盾。一方面厌恶这种生活,但又摆脱不了,想赚钱、捞钱。他父亲曾在银行业担任高管,2016年受“反腐”运动牵连而入狱去世。这一次,伊启威说自己清楚地认识到,中共这个制度是错的。他决定站出来,做些正确的事,例如揭开今年曝光的百亿黄金局背后更加糜烂不堪的黑幕和真相。

民营企业家王瑞琴亦认为,这个体制已经腐败到家,已经烂透了,官员的升迁都是靠花钱,各级干部上任后,就是一个字‘钱’,就是捞钱。”“而民营企业面对的现实就是痛苦,关起门来都是牢骚,背后都是骂娘,骂这些官员。”

她说,“中国不民主化,民营企业就没有明天,永远是待宰的羔羊,永远是被割的韭菜。”她呼吁民企,“我们应该更多地站出来,对所有推动中国民主化事业的人们和机构,给予他们更多的支持。”

信哉斯言!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金凰集团数十亿违约涉8家信托 质押黄金生变
涉集体造假?金凰珠宝爆质押83吨假黄金诈贷
金言:金凤凰变黑天鹅 百亿假黄金惊天骗局
金言:国储玉米变筛糠 现实版天下粮仓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邱香果“消失”引爆加国舆论
【时事纵横】七一风声鹤唳 中共发灭门威胁
【远见快评】董经纬传闻VS习宣誓 中纪委恐吓
【新闻看点】炒顾顺章叛党 中共将对谁下手?
【微视频】2021中共维稳 异议人士毛左齐抓(上)
【秦鹏直播】美发警告 中共百亿大外宣为何惨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